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都市 > 折竹碎玉 > 第 30 章 你有心仪之人吗?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来关系和睦()?(),

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

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の.の?()?(),

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来看重他的才能()?(),

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来关系和睦()?(),

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

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

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来看重他的才能()?(),

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_?_??()?(),

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

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

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来看重他的才能()?(),

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

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

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

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来看重他的才能()?(),

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の.の‰()?(),

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

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

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来看重他的才能()?(),

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来关系和睦,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想看深碧色写的《折竹碎玉》第 30 章 你有心仪之人吗?吗?请记住.的域名[(.)]????????

()?()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来看重他的才能,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来关系和睦,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本作者深碧色提醒您最全的《折竹碎玉》尽在[],域名[(.)]▋▲▋????▋

()?()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来看重他的才能,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来关系和睦()?(),

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

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

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

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崔循与谢昭算不得知交,但这些年来关系和睦,也算好友。

换而言之,崔循从没什么知交。

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如谢昭这样能偶尔一聚,品茶对弈的,已经算得上亲近。

但这些时日,他回避萧窈,也连带着不大想见谢昭。

建邺世家子弟繁多,谢昭已是其中佼佼者。

重光帝向来看重他的才能,有意扶持;而阳羡长公主与谢家有故交,看在她的份上,谢氏也不会苛待萧窈。

若无意外,谢昭会是萧窈将来的夫婿。

当日在栖霞学宫,他亲眼所见,两人有说有笑,同去赏花。

那如今又算什么?

在崔循一贯的认知中,此举已称得上“轻浮()?()”

他对着萧窈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无法顺水推舟、装聋作哑,这才将谢昭拖出来问她。

萧窈并未因此慌张,只怔了下,闷声笑道:“背后议论旁人,怕是不好。()?()”

崔循神色寡淡,欲起身离开。

萧窈幽幽叹了口气:“少卿又当不得赘婿,还不准我肖想旁人吗?()?()”

“公主既明白,如今是在做什么?17()17?17。?。?17()?()”

崔循顿了顿,“你当真想要效仿阳羡长公主?”

阳羡长公主是宣帝嫡出公主,母亲孝惠皇后出自河东裴氏,她的出身不可谓不尊贵。

这些年受诟病,全然是因她离经叛道的行事。

虽说崔夫人与长公主算是故交,但崔循对这位实在谈不上了解,也并不在意她如何。

只是见萧窈似有此意,忍不住皱眉。

萧窈道:“那又如何?我终归年少,便是轻狂些,也不足为奇吧。”

崔循没想到自己昔日那句“年少轻狂”,能被她这样轻佻地拆解开,噎了下。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王四娘子惹我不高兴,就泼她酒;想看绿梅,就答应谢昭的邀约;你方才为我解围,罚了王旸,我心中便欢喜……”

萧窈纤细的手指抚过他腕上的血脉,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又看向崔循那张隐忍克制的脸,慢悠悠问:“你呢?你如今在想什么呢?”

崔循无法宣之于口。

肌肤相接之处,有难以言喻的酥麻蔓延开,通身的血仿佛都热了些。他只觉嗓子哑得厉害,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她嫣红的唇上。

如果先前那场荒唐的梦还能刻意回避,眼下却不得不承认,他被萧窈勾起了隐秘的、本不该有的欲|望。

可只有毫无自制力的人,才会被欲|望所操控。

崔循向来鄙夷这等人,也不会放任自己如此。

他闭了闭眼,拂开萧窈的手,冷声提醒:“臣在想,公主若是再在此耗下去,与你有约的人是否会等得着急。”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萧窈为免过犹不及,也怕萧棠等久了担忧,到底还是站直了身子。

正欲出门,却又被崔循叫住。

崔循点了点方才被她随手撂在小几上的面具,言简意赅道:“戴上。”

王旸虽不认得她,可今日华灯宴,总有曾见过她的人。若是被看到,怕是不好解释。

萧窈反应过来,将那半张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边系系带边向崔循道:“那就劳烦‘阿兄’送我下船了。”

崔循眼皮一跳。

在萧窈再次唤他“阿兄”之时,生硬地打断了她:“莫要如此称呼。”

“我只是想,做戏应当做全套才好。”萧窈嘀咕了句。

虽不明白他为何这般介意这个称呼,但下船之时,瞥见几乎是被仆役抬到轿上的王旸,便顾不得计较这点反常。

萧窈幸灾乐祸:“他这样,不会是出事了吧?”

崔循瞥了眼,不言不语。

船下等候的青禾见萧窈终于露面,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连忙跑到她面前,脚下还磕绊了下:“女郎可还好?”

“不是都说了吗?不必担忧。”萧窈扶了她一把,偏过头看向崔循,“那我便走啦。”

崔循垂了眼,吩咐候在一侧的松风:“你走一趟,送她赴约。”

因萧窈带着面具,松风起初并没意识到这是哪位,是听了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大为震惊。

明明前几日在学宫,自家公子仿佛已经放下。

怎么转眼间就又搅在一处?

但震惊归震惊,他并不敢置喙,只得诺诺应下。

到约定的地点时,画舫停驻许久,萧棠已经快坐不住,将要遣人去问她的消息。

“阿姐可算是来了,”萧棠由衷地松了口气,“可是路上出什么事耽搁了?”

萧窈已然饿的饥肠辘辘,咬了口糕点咽下,才面不改色地扯谎:“没什么要紧的。路上贪看热闹误了时辰,叫你这般担忧,是我不好。”

王旸的纠缠,说了只会令萧棠担忧后怕;至于崔循,她说不明白,也没必要讲这些。

索性一句带过。

萧棠不疑有他,笑道:“阿姐无碍就好。”

画舫徐徐,水声潺潺,两岸灯火如繁星,有婉转悠扬的萧声散在风中。

萧窈起起伏伏的情绪逐渐安定,酒饮得多了些,索性裹着大氅仰面躺倒。脑子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萧棠也不再顾忌仪态,学着萧窈的模样,在她身侧躺下。片刻后,忽而叹了口气:“阿父说,此番回去便要为我定亲了。”

萧窈一听,便知道她八成醉了。

她脸皮薄,若还清醒,必定无法这样自若地提及自己的亲事。

萧窈侧身看向她,笑问:“阿棠有喜欢的郎君吗?”

萧棠愣了好一会儿,摇摇头:“他出身寒微,阿父不会允准。”

萧棠已是东阳王的儿女中极受疼爱的,若非如此,东阳王此番来建邺,也不会允她跟来。

但这种宽纵仅限于此。

婚姻大事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萧窈并没追问,只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鬓发。

“阿姐呢?”萧棠小声问道,“你有心仪之人吗?”

萧窈道:“没有。”

萧窈若有喜欢的人,必定藏不住。

因她实在算不得是个矜持的女郎,会时常找借口去寻他,一来二去,怕是早就人尽皆知。

她也不会藏。

待事情传到重光帝耳中,便顺理成章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挑好夫婿,不用他老人家费心了。

可并没有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决意,要用这桩虚无缥缈的亲事换些切实的利益回来。-

王旸好好地来赴自家的宴,最后却这般狼狈地被抬回去,崔循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令松风送萧窈离开后,便又遣了人去王家,向他那位姑母讲明原委。

但崔循也清楚,这事并没那么容易翻篇。

第二日,最先遭殃的是崔夫人。

她昨夜观灯受寒,晨起只觉身体不适,及至见了抹泪的小姑子,听她哭了几句,就更觉头昏脑涨。

“云舒,你且先别着急着哭,将事情说明白才好。琢玉若当真有什么不是,待他回来,我自当训斥他。”

她含了片薄荷,勉强打起精神,从崔云舒的哭诉中理出些头绪后,面露惊讶:“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崔云舒拈着手帕,按了按眼角,“阿旸纵有错处,到底是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弟,琢玉怎能为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这般罚他!”

“阿旸昨夜吐了一宿,医师看过,说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只怕命都去了半条,若是留下什么病根,今后要我怎么办……”

崔夫人抚着心口,吩咐道:“去请公子回来。”

她实在受不住这架势,只安抚,未曾与崔云舒争辩,心中却觉着古怪。

她知道崔循心中未必喜欢这个表弟,但他无论何时总能将事情做得周全,面子上的事情从不出错,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实在不像他会做的。

仆役未曾去多久,便折返回话:“长公子已经回来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崔云舒又开始落泪,崔夫人扶了扶额,问他:“阿旸被灌酒,是你令人做的?”

崔循颔首:“是。”

崔夫人噎了下,疑惑道:“究竟为何?”

“我昨夜应当已经遣人到王家,将事情原委同姑母说清楚了。”

“王旸行事无状,口出恶语,我既为兄长,理应约束。”崔循波澜不惊道,“何况喝酒一事,也是他自己选的。”

“琢玉,你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宁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你表弟。”崔云舒哭诉,“分明是那贱婢蓄意勾引阿旸在前,又信口雌黄污蔑……”

一直以来,崔循待她都算敬重。

若遇着什么事,夫家那边不便料理的,她只需回崔氏抹抹眼泪,崔循都会办得妥当周全。

可这回,她对上的只有冰冷的目光。

崔循淡淡道:“姑母以为,我是个分不清是非的蠢人?”

崔云舒头回在他这里碰钉子,愣了愣,求助似的看向崔夫人。

崔夫人喘了口气,只得打圆场:“琢玉……”

“母亲身体不适,应当歇息,姑母还是改日再来探望为好。”崔循吩咐,“送客。”

众人齐齐愣了一瞬。

南雁就没见过这架势,一时间没敢动。

还是崔夫人身边老资历的傅母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了崔云舒,赔笑道:“正是如此。夫人昨夜受了风寒,如今须得静静休息才好,您想必也哭累了,也先回去歇歇吧……”

崔云舒走到一半,终于反应过来,涨红了脸。

甩开傅母的手,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崔夫人无奈:“怕是要去找你阿翁告状了。”

崔循只道:“不该令此事扰了母亲清净,是我的疏忽。”

“你,”崔夫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便叹道,“阿旸平素行事是混账,但他身上到底也流着崔家的血,如此折腾他,还是过了些。”

崔循道:“祖父若要训斥,我领受就是。”

“你姑母先前总念叨着,阿旸只是年纪轻,心性不定,待他日成亲便渐渐改了……”崔夫人头昏脑胀,随口道,“可方才,又为亲事同我诉苦许久。”

崔循听出端倪,问道:“我怎不知,王家要为九郎定亲。”

崔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怔了下,面露迟疑。

崔循并未催促,只静静地看着她。

“我亦是方才得知,”崔夫人揉搓着指间那片薄荷,叹了口气,“罢了,你迟早总会知晓。”

“王家有意为九郎聘公主为妻。”

若萧窈未曾与王氏有过结,这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可年前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亲事怎么看都透着股怪异。

崔夫人觑着他的反应,随即道:“你姑母倒是并不情愿……”

崔循面色沉静如水:“他原也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

循(睁眼):睡觉。

循(闭眼):“阿兄”

*

ps:作息混乱下午睡过去了,更得晚了点,这章留言发30个红包吧

我一定努力攒点存稿orz

感谢在2024-07-0723:00:20~2024-07-0821: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风归处、2764612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不理包子14瓶;铃音予梦12瓶;小天使呀2瓶;香橙儿、粉底液抹不匀、何所冬暖、60320317、鸡汤小馄饨、挽风挽月、愉悦笑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