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玄幻 > 宋公明立志传 > 第74章此中必有蹊跷

佐久间又道:“吾等绿林好汉,皆是赳赳武者,这总瓢把子自然也要在手底下见真章,不过若只单打独斗,一勇之夫尔,智者所不取。吾等志在天下、眼观四海,不可不精习战阵,统御虎贲。”

随后佐久间大略说明推选、或者不如说争夺陇右绿林总瓢把子的办法。此法分作两段,先比个人武力,凡各山寨头领级皆可出战,捉对厮杀,除步战还是马战需双方商议确定外,别无任何规则,喜欢空手也罢,善用暗器也罢,一无不可,死伤勿论。次比战阵冲杀,以山寨为单位,各率五百喽啰,真刀真枪的作战。两段比赛的胜者,便为陇右绿林之盟主、总瓢把子。若是两段胜者不是一家,还要再行加赛,至于加赛的内容则到时再议。

平胸(?)而论,佐久间提出的这个比法,却也颇有道理。个人武力对应武力值,战阵冲杀对应统御值,正是一个有理想、有奋斗目标的山贼头子应该具备的素质,至于死伤勿论也是正理,毕竟大家都是刀头上舔血的好汉,有今天没明天的亡命之徒,别说这是比武争盟主,就是自家山寨里较量枪棒,一个失手,缺胳膊断腿也是寻常事,难道还要学那娘娘腔,用什么木刀木剑,或是去了枪头蘸石灰不成?

不过我却不能让佐久间遂了心意。尽管不知道织田信长在幕后有什么鬼点子,但佐久间在这个场合提出这种建议,难免给人一种“群虎争食”的阴谋意味,想要挑拨陇右群豪自相残杀,为他进军陇右扫清道路。我略一沉思,便打定了主意。

使了个眼色,左近会意,便昂然起身道:“不妥,不妥,此举大大的不妥!”

这已是我这边第二次打断主办方的发言了,佐久间盛政面色不善,转头森然道:“不敢请教贵头领,哪里不妥?”

左近从容道:“刀枪无眼,战阵无情,在座的都是陇右绿林精英,麾下皆为精锐之师、虎狼之士,战力非凡,训练不易,所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这些虎贲之士伤亡一人都是极大的损失,各位大王皆有古名将之姿,自然懂得体恤麾下。若是如玄鬼大人所言,用在了争雄天下,那也叫得其所哉,若是自相残杀么,窃为智者所不取。”

岛左近一席话说得冠冕堂皇,各家头领都微微点头,若有所思。其实这帮土匪烂人,懂得什么体恤士兵、爱兵如子?还不是要打便打,要骂便骂,各种的作威作福,特别是流民军,更是日常的拿手下当炮灰,无情至极。只是此情此景,却无人不承认自家是爱兵如子的,否则便做不成古来名将了也!

这些人也知道,身逢乱世,手下的喽啰便是安身立命之本,况且带来赴会的,确确实实是手里的精锐,也舍不得无缘无故便消耗掉。有些头脑灵活些的如青牛、白马、黑羊几位大王,已经略有警醒,开始琢磨五鬼寨方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佐久间盛政黑着脸道:“依你之见,又该如何?”

左近掸掸战袍,不慌不忙道:“依在下之见,却也简单。手下喽啰,出手不知轻重,难免死伤,我等头领,却都是武艺高强,自能点到为止,不如就诸位头领们分个高下好了。至于捉对厮杀,太过麻烦,拖延日久,我看大可不必,不如各家头领就在这朱雀坪上,混战一场,最后站着的那个就是赢家,岂不爽利?”

左近这个提议,一大半是为了给龙虎山捣乱,一小半也是为了我。在场十六家山寨,基本都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的,流民军四大金刚虽然曾同帐为臣,也早已拆伙,青牛白马黑羊三人可能还有些香火之情,跟分金太子张金锁可是彻底掰了的。

而十六家山寨中,梁山系就有四家,想想一片混战之中,有四分之一都是我的人马,或明或暗、上下其手,这样子要是还不赢,我也就别在绿林道上混了。

我令左近提出这个方案,原也没打算就能通过,满拟佐久间盛政也要提出异议,双方再拉锯几个回合,总之他有来言我有去语,一顿瞎搅和,不可让他如愿就是了。哪知佐久间盛政听过之后,与青鬼、赤鬼低声商议几句,又看了看各寨头领都在议论纷纷,大半也表示赞同——这当然少不了吕方郭盛、李衮项充、欧鹏邓飞等人随声附和推波助澜——这厮思考片刻,居然答应了下来,不过又说要整顿场地,各位头领也要养精蓄锐,因此将比武日期定在三日后,辰时三刻举行。

转回自家营地,岛左近道:“主公,此中必有蹊跷。”

我点头道:“不错,我也觉得,对方答应得太爽快了,让人觉得他们其实并不在意似的,事有反常必为妖啊。哦对了,左近啊,你看我黑天寨中众位统领,都是兄弟相称,亲如一家,你也不用总是主公主公的,没得这般生份,我与你和庆次意气相投,虽不必定要结拜,走那个形式,实在就如兄弟一般,若不嫌弃,便称我一声哥哥罢了。”

左近哈哈一笑:“公明哥哥既如此说,小弟敢不从命!”

他伸手取过桌上的茶具,慢慢冲起茶来,一边思索道:“在下……小弟本以为,对方是借此机会挑动陇右绿林自相残杀,故而大唱反调,又提出头领混战,实在是个馊主意,对方竟然答应下来,说明这场比斗不是他们的目标,或者说,不是主要目标。不过……”

他将冲好的茶双手奉给我一杯:“实在捉摸不透,他们的真正目标是什么。公明哥哥,要不要再从山寨调些人马,再把吴用军师请来?”

“不可!”我断然道,“这番已带了二十几个弟兄,又有孙立兄弟领兵在后接应,人手足够了。山寨是我根本,不容有失,不可再抽调人马。再说比武就在三日之后,也来不及。吴用军师么?”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眼下信息不全,便是神仙也推算不得,并非左近你的问题,吴用军师来了也是一样。”

左近本也只是以防万一,便不再坚持,只是还要把细些,请了我的元帅令,去安排众兄弟轮流带班守夜,加倍警惕,还特意安排人在驾驶舱中,用大屏幕巡视营地四周。

我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便叫来戴宗,让他去欧鹏邓飞那边,叫兄弟们依次前来厮见。

这一组人马,共有梁山兄弟六人,明面上五员头领,乃是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铁笛仙马麟、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暗地里,却依着马麟之计,使病大虫薛永带领五七百人随后接应,这便显出马麟颇有些智谋,不是蛮勇莽撞之辈。

薛永尚在群山之外,暂时见不到。我令五人前来相见,自然是为了拿人物卡,提升己方阵营的实力。这五人都是地煞,每人3点自由点,总共也不过十五点,而且我现在武力值裸装79,统御值70,都已不能提升,只能拿来加在智谋或政治上,对实力直接的提升有限。

不过对这五人来说,开启了天赋神通,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特别是欧鹏和邓飞,都是七十以上武力,天赋神通一个是翻云鹞子,一个是火焰狮子,都是有利于个人战的属性,对战力的提升立竿见影。

不过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见的独角龙邹润,我独坐房中,抬手将天灵盖一拍,一道手指粗细的紫光喷薄而出,随即在头顶展开一道天幕,虽困在房中,只有丈许方圆,却给人幽深辽远之感,仿佛无边无垠,仿佛亘古长存,更有百十颗星辰点缀其上,或为金色,或为银色,好似一张紫色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又好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文,述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玄奥至理。

这百十颗星辰之中,已有接近一半被点亮,散发出金银两色星光,细如发丝、其亮无比,如百川归海一般汇聚到一颗金色大星之上,这颗大星原本比其他星辰都大一圈,接受了这几十颗星辰放射来的星光,顿时又涨大了一些,金光四射,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在这颗大星周围,又有三颗青色小星环绕,宛如行星一般旋转,每颗小星之上,各有一尊小小神像,宝相庄严,端然趺坐。

这便是我身为梁山大头领、众星之主的天赋神通:天罡地煞星罗网!

数十道星光接引,我顿觉体内力量节节上升,好像有一股岩浆在胸膛中燃烧、沸腾、喷涌、爆裂,忍不住低吼一声,双拳对击,两手上已分别使出了天狗流星拳·吞日和天狗流星拳·蚀月,不过原本只是发出微弱黑光的拳法,现在却紫光大盛,双拳相击,两团紫光纠缠在一起,好像两头紫色怪兽互相扭结、绞缠,威力大了数倍。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二技能,星神永动机:可从已建立连接的武将获得力量,得到的力量与武将本身实力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

我自开启天赋神通以来,尚没有过应用的机会,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其效果,只觉得实力爆棚、信心也爆棚,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得!

我散去紫光,仰观星图,随意选了一道星光,伸出右手屈指一弹,只见那道星光一阵波动,散发出阵阵五色光晕,与之相连的一颗金色小星上,亦吐出道道光波,光波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高大魁梧,金环束发,依稀是武二郎的样子。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一技能,星罗棋布:借助星罗网,可随时感应到已建立连接的武将状态。

但见武二一手执壶,一手托杯,自斟自饮,三杯之后,忽的将杯壶掷去,两手一翻,二指如钳,猛然崩出,双腿如在云中,飘忽不知左右,却是打出了一套“醉八仙”拳法,刚猛处风雷骤击,灵巧处鬼神莫测,如痴如醉、似梦似幻,十二万分精妙。

我看了片刻,又换了一道星光轻弹,这次是一颗银色小星,光波中亦有一道模糊身影,却是在一棵大树上,枝叶丛中潜伏。我看了一会,方辨出是时迁亲自在营地外放哨。

再换了一道星光,这次光线波动的时间长了许多,似乎在慢慢建立连接一般,随后出现的光波图像也灰暗模糊了许多,好像高清时代又看回录像带,还是看过一百多遍已经消磁的十八手货一般。

“这好像是山寨之中,不是此间……咦,此人长发及腰,看背影是个女子。唔……顾大嫂腰身不会这么细,孙二娘腿不会这么长,这岂不是我三娘妹妹……哇呀呀,三娘这是要沐浴么?非礼勿视,罪过、罪过,不过三娘的身材真是好生……这该死的图像能不能清楚一点……真是好生大呀!”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眼下信息不全,便是神仙也推算不得,并非左近你的问题,吴用军师来了也是一样。”

左近本也只是以防万一,便不再坚持,只是还要把细些,请了我的元帅令,去安排众兄弟轮流带班守夜,加倍警惕,还特意安排人在驾驶舱中,用大屏幕巡视营地四周。

我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便叫来戴宗,让他去欧鹏邓飞那边,叫兄弟们依次前来厮见。

这一组人马,共有梁山兄弟六人,明面上五员头领,乃是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铁笛仙马麟、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暗地里,却依着马麟之计,使病大虫薛永带领五七百人随后接应,这便显出马麟颇有些智谋,不是蛮勇莽撞之辈。

薛永尚在群山之外,暂时见不到。我令五人前来相见,自然是为了拿人物卡,提升己方阵营的实力。这五人都是地煞,每人3点自由点,总共也不过十五点,而且我现在武力值裸装79,统御值70,都已不能提升,只能拿来加在智谋或政治上,对实力直接的提升有限。

不过对这五人来说,开启了天赋神通,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特别是欧鹏和邓飞,都是七十以上武力,天赋神通一个是翻云鹞子,一个是火焰狮子,都是有利于个人战的属性,对战力的提升立竿见影。

不过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见的独角龙邹润,我独坐房中,抬手将天灵盖一拍,一道手指粗细的紫光喷薄而出,随即在头顶展开一道天幕,虽困在房中,只有丈许方圆,却给人幽深辽远之感,仿佛无边无垠,仿佛亘古长存,更有百十颗星辰点缀其上,或为金色,或为银色,好似一张紫色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又好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文,述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玄奥至理。

这百十颗星辰之中,已有接近一半被点亮,散发出金银两色星光,细如发丝、其亮无比,如百川归海一般汇聚到一颗金色大星之上,这颗大星原本比其他星辰都大一圈,接受了这几十颗星辰放射来的星光,顿时又涨大了一些,金光四射,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在这颗大星周围,又有三颗青色小星环绕,宛如行星一般旋转,每颗小星之上,各有一尊小小神像,宝相庄严,端然趺坐。

这便是我身为梁山大头领、众星之主的天赋神通:天罡地煞星罗网!

数十道星光接引,我顿觉体内力量节节上升,好像有一股岩浆在胸膛中燃烧、沸腾、喷涌、爆裂,忍不住低吼一声,双拳对击,两手上已分别使出了天狗流星拳·吞日和天狗流星拳·蚀月,不过原本只是发出微弱黑光的拳法,现在却紫光大盛,双拳相击,两团紫光纠缠在一起,好像两头紫色怪兽互相扭结、绞缠,威力大了数倍。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二技能,星神永动机:可从已建立连接的武将获得力量,得到的力量与武将本身实力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

我自开启天赋神通以来,尚没有过应用的机会,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其效果,只觉得实力爆棚、信心也爆棚,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得!

我散去紫光,仰观星图,随意选了一道星光,伸出右手屈指一弹,只见那道星光一阵波动,散发出阵阵五色光晕,与之相连的一颗金色小星上,亦吐出道道光波,光波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高大魁梧,金环束发,依稀是武二郎的样子。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一技能,星罗棋布:借助星罗网,可随时感应到已建立连接的武将状态。

但见武二一手执壶,一手托杯,自斟自饮,三杯之后,忽的将杯壶掷去,两手一翻,二指如钳,猛然崩出,双腿如在云中,飘忽不知左右,却是打出了一套“醉八仙”拳法,刚猛处风雷骤击,灵巧处鬼神莫测,如痴如醉、似梦似幻,十二万分精妙。

我看了片刻,又换了一道星光轻弹,这次是一颗银色小星,光波中亦有一道模糊身影,却是在一棵大树上,枝叶丛中潜伏。我看了一会,方辨出是时迁亲自在营地外放哨。

再换了一道星光,这次光线波动的时间长了许多,似乎在慢慢建立连接一般,随后出现的光波图像也灰暗模糊了许多,好像高清时代又看回录像带,还是看过一百多遍已经消磁的十八手货一般。

“这好像是山寨之中,不是此间……咦,此人长发及腰,看背影是个女子。唔……顾大嫂腰身不会这么细,孙二娘腿不会这么长,这岂不是我三娘妹妹……哇呀呀,三娘这是要沐浴么?非礼勿视,罪过、罪过,不过三娘的身材真是好生……这该死的图像能不能清楚一点……真是好生大呀!”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眼下信息不全,便是神仙也推算不得,并非左近你的问题,吴用军师来了也是一样。”

左近本也只是以防万一,便不再坚持,只是还要把细些,请了我的元帅令,去安排众兄弟轮流带班守夜,加倍警惕,还特意安排人在驾驶舱中,用大屏幕巡视营地四周。

我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便叫来戴宗,让他去欧鹏邓飞那边,叫兄弟们依次前来厮见。

这一组人马,共有梁山兄弟六人,明面上五员头领,乃是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铁笛仙马麟、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暗地里,却依着马麟之计,使病大虫薛永带领五七百人随后接应,这便显出马麟颇有些智谋,不是蛮勇莽撞之辈。

薛永尚在群山之外,暂时见不到。我令五人前来相见,自然是为了拿人物卡,提升己方阵营的实力。这五人都是地煞,每人3点自由点,总共也不过十五点,而且我现在武力值裸装79,统御值70,都已不能提升,只能拿来加在智谋或政治上,对实力直接的提升有限。

不过对这五人来说,开启了天赋神通,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特别是欧鹏和邓飞,都是七十以上武力,天赋神通一个是翻云鹞子,一个是火焰狮子,都是有利于个人战的属性,对战力的提升立竿见影。

不过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见的独角龙邹润,我独坐房中,抬手将天灵盖一拍,一道手指粗细的紫光喷薄而出,随即在头顶展开一道天幕,虽困在房中,只有丈许方圆,却给人幽深辽远之感,仿佛无边无垠,仿佛亘古长存,更有百十颗星辰点缀其上,或为金色,或为银色,好似一张紫色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又好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文,述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玄奥至理。

这百十颗星辰之中,已有接近一半被点亮,散发出金银两色星光,细如发丝、其亮无比,如百川归海一般汇聚到一颗金色大星之上,这颗大星原本比其他星辰都大一圈,接受了这几十颗星辰放射来的星光,顿时又涨大了一些,金光四射,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在这颗大星周围,又有三颗青色小星环绕,宛如行星一般旋转,每颗小星之上,各有一尊小小神像,宝相庄严,端然趺坐。

这便是我身为梁山大头领、众星之主的天赋神通:天罡地煞星罗网!

数十道星光接引,我顿觉体内力量节节上升,好像有一股岩浆在胸膛中燃烧、沸腾、喷涌、爆裂,忍不住低吼一声,双拳对击,两手上已分别使出了天狗流星拳·吞日和天狗流星拳·蚀月,不过原本只是发出微弱黑光的拳法,现在却紫光大盛,双拳相击,两团紫光纠缠在一起,好像两头紫色怪兽互相扭结、绞缠,威力大了数倍。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二技能,星神永动机:可从已建立连接的武将获得力量,得到的力量与武将本身实力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

我自开启天赋神通以来,尚没有过应用的机会,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其效果,只觉得实力爆棚、信心也爆棚,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得!

我散去紫光,仰观星图,随意选了一道星光,伸出右手屈指一弹,只见那道星光一阵波动,散发出阵阵五色光晕,与之相连的一颗金色小星上,亦吐出道道光波,光波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高大魁梧,金环束发,依稀是武二郎的样子。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一技能,星罗棋布:借助星罗网,可随时感应到已建立连接的武将状态。

但见武二一手执壶,一手托杯,自斟自饮,三杯之后,忽的将杯壶掷去,两手一翻,二指如钳,猛然崩出,双腿如在云中,飘忽不知左右,却是打出了一套“醉八仙”拳法,刚猛处风雷骤击,灵巧处鬼神莫测,如痴如醉、似梦似幻,十二万分精妙。

我看了片刻,又换了一道星光轻弹,这次是一颗银色小星,光波中亦有一道模糊身影,却是在一棵大树上,枝叶丛中潜伏。我看了一会,方辨出是时迁亲自在营地外放哨。

再换了一道星光,这次光线波动的时间长了许多,似乎在慢慢建立连接一般,随后出现的光波图像也灰暗模糊了许多,好像高清时代又看回录像带,还是看过一百多遍已经消磁的十八手货一般。

“这好像是山寨之中,不是此间……咦,此人长发及腰,看背影是个女子。唔……顾大嫂腰身不会这么细,孙二娘腿不会这么长,这岂不是我三娘妹妹……哇呀呀,三娘这是要沐浴么?非礼勿视,罪过、罪过,不过三娘的身材真是好生……这该死的图像能不能清楚一点……真是好生大呀!”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眼下信息不全,便是神仙也推算不得,并非左近你的问题,吴用军师来了也是一样。”

左近本也只是以防万一,便不再坚持,只是还要把细些,请了我的元帅令,去安排众兄弟轮流带班守夜,加倍警惕,还特意安排人在驾驶舱中,用大屏幕巡视营地四周。

我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便叫来戴宗,让他去欧鹏邓飞那边,叫兄弟们依次前来厮见。

这一组人马,共有梁山兄弟六人,明面上五员头领,乃是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铁笛仙马麟、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暗地里,却依着马麟之计,使病大虫薛永带领五七百人随后接应,这便显出马麟颇有些智谋,不是蛮勇莽撞之辈。

薛永尚在群山之外,暂时见不到。我令五人前来相见,自然是为了拿人物卡,提升己方阵营的实力。这五人都是地煞,每人3点自由点,总共也不过十五点,而且我现在武力值裸装79,统御值70,都已不能提升,只能拿来加在智谋或政治上,对实力直接的提升有限。

不过对这五人来说,开启了天赋神通,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特别是欧鹏和邓飞,都是七十以上武力,天赋神通一个是翻云鹞子,一个是火焰狮子,都是有利于个人战的属性,对战力的提升立竿见影。

不过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见的独角龙邹润,我独坐房中,抬手将天灵盖一拍,一道手指粗细的紫光喷薄而出,随即在头顶展开一道天幕,虽困在房中,只有丈许方圆,却给人幽深辽远之感,仿佛无边无垠,仿佛亘古长存,更有百十颗星辰点缀其上,或为金色,或为银色,好似一张紫色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又好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文,述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玄奥至理。

这百十颗星辰之中,已有接近一半被点亮,散发出金银两色星光,细如发丝、其亮无比,如百川归海一般汇聚到一颗金色大星之上,这颗大星原本比其他星辰都大一圈,接受了这几十颗星辰放射来的星光,顿时又涨大了一些,金光四射,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在这颗大星周围,又有三颗青色小星环绕,宛如行星一般旋转,每颗小星之上,各有一尊小小神像,宝相庄严,端然趺坐。

这便是我身为梁山大头领、众星之主的天赋神通:天罡地煞星罗网!

数十道星光接引,我顿觉体内力量节节上升,好像有一股岩浆在胸膛中燃烧、沸腾、喷涌、爆裂,忍不住低吼一声,双拳对击,两手上已分别使出了天狗流星拳·吞日和天狗流星拳·蚀月,不过原本只是发出微弱黑光的拳法,现在却紫光大盛,双拳相击,两团紫光纠缠在一起,好像两头紫色怪兽互相扭结、绞缠,威力大了数倍。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二技能,星神永动机:可从已建立连接的武将获得力量,得到的力量与武将本身实力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

我自开启天赋神通以来,尚没有过应用的机会,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其效果,只觉得实力爆棚、信心也爆棚,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得!

我散去紫光,仰观星图,随意选了一道星光,伸出右手屈指一弹,只见那道星光一阵波动,散发出阵阵五色光晕,与之相连的一颗金色小星上,亦吐出道道光波,光波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高大魁梧,金环束发,依稀是武二郎的样子。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一技能,星罗棋布:借助星罗网,可随时感应到已建立连接的武将状态。

但见武二一手执壶,一手托杯,自斟自饮,三杯之后,忽的将杯壶掷去,两手一翻,二指如钳,猛然崩出,双腿如在云中,飘忽不知左右,却是打出了一套“醉八仙”拳法,刚猛处风雷骤击,灵巧处鬼神莫测,如痴如醉、似梦似幻,十二万分精妙。

我看了片刻,又换了一道星光轻弹,这次是一颗银色小星,光波中亦有一道模糊身影,却是在一棵大树上,枝叶丛中潜伏。我看了一会,方辨出是时迁亲自在营地外放哨。

再换了一道星光,这次光线波动的时间长了许多,似乎在慢慢建立连接一般,随后出现的光波图像也灰暗模糊了许多,好像高清时代又看回录像带,还是看过一百多遍已经消磁的十八手货一般。

“这好像是山寨之中,不是此间……咦,此人长发及腰,看背影是个女子。唔……顾大嫂腰身不会这么细,孙二娘腿不会这么长,这岂不是我三娘妹妹……哇呀呀,三娘这是要沐浴么?非礼勿视,罪过、罪过,不过三娘的身材真是好生……这该死的图像能不能清楚一点……真是好生大呀!”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眼下信息不全,便是神仙也推算不得,并非左近你的问题,吴用军师来了也是一样。”

左近本也只是以防万一,便不再坚持,只是还要把细些,请了我的元帅令,去安排众兄弟轮流带班守夜,加倍警惕,还特意安排人在驾驶舱中,用大屏幕巡视营地四周。

我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便叫来戴宗,让他去欧鹏邓飞那边,叫兄弟们依次前来厮见。

这一组人马,共有梁山兄弟六人,明面上五员头领,乃是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铁笛仙马麟、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暗地里,却依着马麟之计,使病大虫薛永带领五七百人随后接应,这便显出马麟颇有些智谋,不是蛮勇莽撞之辈。

薛永尚在群山之外,暂时见不到。我令五人前来相见,自然是为了拿人物卡,提升己方阵营的实力。这五人都是地煞,每人3点自由点,总共也不过十五点,而且我现在武力值裸装79,统御值70,都已不能提升,只能拿来加在智谋或政治上,对实力直接的提升有限。

不过对这五人来说,开启了天赋神通,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特别是欧鹏和邓飞,都是七十以上武力,天赋神通一个是翻云鹞子,一个是火焰狮子,都是有利于个人战的属性,对战力的提升立竿见影。

不过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见的独角龙邹润,我独坐房中,抬手将天灵盖一拍,一道手指粗细的紫光喷薄而出,随即在头顶展开一道天幕,虽困在房中,只有丈许方圆,却给人幽深辽远之感,仿佛无边无垠,仿佛亘古长存,更有百十颗星辰点缀其上,或为金色,或为银色,好似一张紫色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又好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文,述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玄奥至理。

这百十颗星辰之中,已有接近一半被点亮,散发出金银两色星光,细如发丝、其亮无比,如百川归海一般汇聚到一颗金色大星之上,这颗大星原本比其他星辰都大一圈,接受了这几十颗星辰放射来的星光,顿时又涨大了一些,金光四射,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在这颗大星周围,又有三颗青色小星环绕,宛如行星一般旋转,每颗小星之上,各有一尊小小神像,宝相庄严,端然趺坐。

这便是我身为梁山大头领、众星之主的天赋神通:天罡地煞星罗网!

数十道星光接引,我顿觉体内力量节节上升,好像有一股岩浆在胸膛中燃烧、沸腾、喷涌、爆裂,忍不住低吼一声,双拳对击,两手上已分别使出了天狗流星拳·吞日和天狗流星拳·蚀月,不过原本只是发出微弱黑光的拳法,现在却紫光大盛,双拳相击,两团紫光纠缠在一起,好像两头紫色怪兽互相扭结、绞缠,威力大了数倍。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二技能,星神永动机:可从已建立连接的武将获得力量,得到的力量与武将本身实力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

我自开启天赋神通以来,尚没有过应用的机会,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其效果,只觉得实力爆棚、信心也爆棚,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得!

我散去紫光,仰观星图,随意选了一道星光,伸出右手屈指一弹,只见那道星光一阵波动,散发出阵阵五色光晕,与之相连的一颗金色小星上,亦吐出道道光波,光波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高大魁梧,金环束发,依稀是武二郎的样子。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一技能,星罗棋布:借助星罗网,可随时感应到已建立连接的武将状态。

但见武二一手执壶,一手托杯,自斟自饮,三杯之后,忽的将杯壶掷去,两手一翻,二指如钳,猛然崩出,双腿如在云中,飘忽不知左右,却是打出了一套“醉八仙”拳法,刚猛处风雷骤击,灵巧处鬼神莫测,如痴如醉、似梦似幻,十二万分精妙。

我看了片刻,又换了一道星光轻弹,这次是一颗银色小星,光波中亦有一道模糊身影,却是在一棵大树上,枝叶丛中潜伏。我看了一会,方辨出是时迁亲自在营地外放哨。

再换了一道星光,这次光线波动的时间长了许多,似乎在慢慢建立连接一般,随后出现的光波图像也灰暗模糊了许多,好像高清时代又看回录像带,还是看过一百多遍已经消磁的十八手货一般。

“这好像是山寨之中,不是此间……咦,此人长发及腰,看背影是个女子。唔……顾大嫂腰身不会这么细,孙二娘腿不会这么长,这岂不是我三娘妹妹……哇呀呀,三娘这是要沐浴么?非礼勿视,罪过、罪过,不过三娘的身材真是好生……这该死的图像能不能清楚一点……真是好生大呀!”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眼下信息不全,便是神仙也推算不得,并非左近你的问题,吴用军师来了也是一样。”

左近本也只是以防万一,便不再坚持,只是还要把细些,请了我的元帅令,去安排众兄弟轮流带班守夜,加倍警惕,还特意安排人在驾驶舱中,用大屏幕巡视营地四周。

我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便叫来戴宗,让他去欧鹏邓飞那边,叫兄弟们依次前来厮见。

这一组人马,共有梁山兄弟六人,明面上五员头领,乃是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铁笛仙马麟、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暗地里,却依着马麟之计,使病大虫薛永带领五七百人随后接应,这便显出马麟颇有些智谋,不是蛮勇莽撞之辈。

薛永尚在群山之外,暂时见不到。我令五人前来相见,自然是为了拿人物卡,提升己方阵营的实力。这五人都是地煞,每人3点自由点,总共也不过十五点,而且我现在武力值裸装79,统御值70,都已不能提升,只能拿来加在智谋或政治上,对实力直接的提升有限。

不过对这五人来说,开启了天赋神通,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特别是欧鹏和邓飞,都是七十以上武力,天赋神通一个是翻云鹞子,一个是火焰狮子,都是有利于个人战的属性,对战力的提升立竿见影。

不过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见的独角龙邹润,我独坐房中,抬手将天灵盖一拍,一道手指粗细的紫光喷薄而出,随即在头顶展开一道天幕,虽困在房中,只有丈许方圆,却给人幽深辽远之感,仿佛无边无垠,仿佛亘古长存,更有百十颗星辰点缀其上,或为金色,或为银色,好似一张紫色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又好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文,述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玄奥至理。

这百十颗星辰之中,已有接近一半被点亮,散发出金银两色星光,细如发丝、其亮无比,如百川归海一般汇聚到一颗金色大星之上,这颗大星原本比其他星辰都大一圈,接受了这几十颗星辰放射来的星光,顿时又涨大了一些,金光四射,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在这颗大星周围,又有三颗青色小星环绕,宛如行星一般旋转,每颗小星之上,各有一尊小小神像,宝相庄严,端然趺坐。

这便是我身为梁山大头领、众星之主的天赋神通:天罡地煞星罗网!

数十道星光接引,我顿觉体内力量节节上升,好像有一股岩浆在胸膛中燃烧、沸腾、喷涌、爆裂,忍不住低吼一声,双拳对击,两手上已分别使出了天狗流星拳·吞日和天狗流星拳·蚀月,不过原本只是发出微弱黑光的拳法,现在却紫光大盛,双拳相击,两团紫光纠缠在一起,好像两头紫色怪兽互相扭结、绞缠,威力大了数倍。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二技能,星神永动机:可从已建立连接的武将获得力量,得到的力量与武将本身实力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

我自开启天赋神通以来,尚没有过应用的机会,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其效果,只觉得实力爆棚、信心也爆棚,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得!

我散去紫光,仰观星图,随意选了一道星光,伸出右手屈指一弹,只见那道星光一阵波动,散发出阵阵五色光晕,与之相连的一颗金色小星上,亦吐出道道光波,光波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高大魁梧,金环束发,依稀是武二郎的样子。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一技能,星罗棋布:借助星罗网,可随时感应到已建立连接的武将状态。

但见武二一手执壶,一手托杯,自斟自饮,三杯之后,忽的将杯壶掷去,两手一翻,二指如钳,猛然崩出,双腿如在云中,飘忽不知左右,却是打出了一套“醉八仙”拳法,刚猛处风雷骤击,灵巧处鬼神莫测,如痴如醉、似梦似幻,十二万分精妙。

我看了片刻,又换了一道星光轻弹,这次是一颗银色小星,光波中亦有一道模糊身影,却是在一棵大树上,枝叶丛中潜伏。我看了一会,方辨出是时迁亲自在营地外放哨。

再换了一道星光,这次光线波动的时间长了许多,似乎在慢慢建立连接一般,随后出现的光波图像也灰暗模糊了许多,好像高清时代又看回录像带,还是看过一百多遍已经消磁的十八手货一般。

“这好像是山寨之中,不是此间……咦,此人长发及腰,看背影是个女子。唔……顾大嫂腰身不会这么细,孙二娘腿不会这么长,这岂不是我三娘妹妹……哇呀呀,三娘这是要沐浴么?非礼勿视,罪过、罪过,不过三娘的身材真是好生……这该死的图像能不能清楚一点……真是好生大呀!”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眼下信息不全,便是神仙也推算不得,并非左近你的问题,吴用军师来了也是一样。”

左近本也只是以防万一,便不再坚持,只是还要把细些,请了我的元帅令,去安排众兄弟轮流带班守夜,加倍警惕,还特意安排人在驾驶舱中,用大屏幕巡视营地四周。

我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便叫来戴宗,让他去欧鹏邓飞那边,叫兄弟们依次前来厮见。

这一组人马,共有梁山兄弟六人,明面上五员头领,乃是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铁笛仙马麟、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暗地里,却依着马麟之计,使病大虫薛永带领五七百人随后接应,这便显出马麟颇有些智谋,不是蛮勇莽撞之辈。

薛永尚在群山之外,暂时见不到。我令五人前来相见,自然是为了拿人物卡,提升己方阵营的实力。这五人都是地煞,每人3点自由点,总共也不过十五点,而且我现在武力值裸装79,统御值70,都已不能提升,只能拿来加在智谋或政治上,对实力直接的提升有限。

不过对这五人来说,开启了天赋神通,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特别是欧鹏和邓飞,都是七十以上武力,天赋神通一个是翻云鹞子,一个是火焰狮子,都是有利于个人战的属性,对战力的提升立竿见影。

不过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见的独角龙邹润,我独坐房中,抬手将天灵盖一拍,一道手指粗细的紫光喷薄而出,随即在头顶展开一道天幕,虽困在房中,只有丈许方圆,却给人幽深辽远之感,仿佛无边无垠,仿佛亘古长存,更有百十颗星辰点缀其上,或为金色,或为银色,好似一张紫色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又好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文,述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玄奥至理。

这百十颗星辰之中,已有接近一半被点亮,散发出金银两色星光,细如发丝、其亮无比,如百川归海一般汇聚到一颗金色大星之上,这颗大星原本比其他星辰都大一圈,接受了这几十颗星辰放射来的星光,顿时又涨大了一些,金光四射,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在这颗大星周围,又有三颗青色小星环绕,宛如行星一般旋转,每颗小星之上,各有一尊小小神像,宝相庄严,端然趺坐。

这便是我身为梁山大头领、众星之主的天赋神通:天罡地煞星罗网!

数十道星光接引,我顿觉体内力量节节上升,好像有一股岩浆在胸膛中燃烧、沸腾、喷涌、爆裂,忍不住低吼一声,双拳对击,两手上已分别使出了天狗流星拳·吞日和天狗流星拳·蚀月,不过原本只是发出微弱黑光的拳法,现在却紫光大盛,双拳相击,两团紫光纠缠在一起,好像两头紫色怪兽互相扭结、绞缠,威力大了数倍。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二技能,星神永动机:可从已建立连接的武将获得力量,得到的力量与武将本身实力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

我自开启天赋神通以来,尚没有过应用的机会,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其效果,只觉得实力爆棚、信心也爆棚,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得!

我散去紫光,仰观星图,随意选了一道星光,伸出右手屈指一弹,只见那道星光一阵波动,散发出阵阵五色光晕,与之相连的一颗金色小星上,亦吐出道道光波,光波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高大魁梧,金环束发,依稀是武二郎的样子。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一技能,星罗棋布:借助星罗网,可随时感应到已建立连接的武将状态。

但见武二一手执壶,一手托杯,自斟自饮,三杯之后,忽的将杯壶掷去,两手一翻,二指如钳,猛然崩出,双腿如在云中,飘忽不知左右,却是打出了一套“醉八仙”拳法,刚猛处风雷骤击,灵巧处鬼神莫测,如痴如醉、似梦似幻,十二万分精妙。

我看了片刻,又换了一道星光轻弹,这次是一颗银色小星,光波中亦有一道模糊身影,却是在一棵大树上,枝叶丛中潜伏。我看了一会,方辨出是时迁亲自在营地外放哨。

再换了一道星光,这次光线波动的时间长了许多,似乎在慢慢建立连接一般,随后出现的光波图像也灰暗模糊了许多,好像高清时代又看回录像带,还是看过一百多遍已经消磁的十八手货一般。

“这好像是山寨之中,不是此间……咦,此人长发及腰,看背影是个女子。唔……顾大嫂腰身不会这么细,孙二娘腿不会这么长,这岂不是我三娘妹妹……哇呀呀,三娘这是要沐浴么?非礼勿视,罪过、罪过,不过三娘的身材真是好生……这该死的图像能不能清楚一点……真是好生大呀!”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眼下信息不全,便是神仙也推算不得,并非左近你的问题,吴用军师来了也是一样。”

左近本也只是以防万一,便不再坚持,只是还要把细些,请了我的元帅令,去安排众兄弟轮流带班守夜,加倍警惕,还特意安排人在驾驶舱中,用大屏幕巡视营地四周。

我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有些不托底,便叫来戴宗,让他去欧鹏邓飞那边,叫兄弟们依次前来厮见。

这一组人马,共有梁山兄弟六人,明面上五员头领,乃是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铁笛仙马麟、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暗地里,却依着马麟之计,使病大虫薛永带领五七百人随后接应,这便显出马麟颇有些智谋,不是蛮勇莽撞之辈。

薛永尚在群山之外,暂时见不到。我令五人前来相见,自然是为了拿人物卡,提升己方阵营的实力。这五人都是地煞,每人3点自由点,总共也不过十五点,而且我现在武力值裸装79,统御值70,都已不能提升,只能拿来加在智谋或政治上,对实力直接的提升有限。

不过对这五人来说,开启了天赋神通,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特别是欧鹏和邓飞,都是七十以上武力,天赋神通一个是翻云鹞子,一个是火焰狮子,都是有利于个人战的属性,对战力的提升立竿见影。

不过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参见的独角龙邹润,我独坐房中,抬手将天灵盖一拍,一道手指粗细的紫光喷薄而出,随即在头顶展开一道天幕,虽困在房中,只有丈许方圆,却给人幽深辽远之感,仿佛无边无垠,仿佛亘古长存,更有百十颗星辰点缀其上,或为金色,或为银色,好似一张紫色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又好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文,述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玄奥至理。

这百十颗星辰之中,已有接近一半被点亮,散发出金银两色星光,细如发丝、其亮无比,如百川归海一般汇聚到一颗金色大星之上,这颗大星原本比其他星辰都大一圈,接受了这几十颗星辰放射来的星光,顿时又涨大了一些,金光四射,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在这颗大星周围,又有三颗青色小星环绕,宛如行星一般旋转,每颗小星之上,各有一尊小小神像,宝相庄严,端然趺坐。

这便是我身为梁山大头领、众星之主的天赋神通:天罡地煞星罗网!

数十道星光接引,我顿觉体内力量节节上升,好像有一股岩浆在胸膛中燃烧、沸腾、喷涌、爆裂,忍不住低吼一声,双拳对击,两手上已分别使出了天狗流星拳·吞日和天狗流星拳·蚀月,不过原本只是发出微弱黑光的拳法,现在却紫光大盛,双拳相击,两团紫光纠缠在一起,好像两头紫色怪兽互相扭结、绞缠,威力大了数倍。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二技能,星神永动机:可从已建立连接的武将获得力量,得到的力量与武将本身实力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

我自开启天赋神通以来,尚没有过应用的机会,这还是头一回感受其效果,只觉得实力爆棚、信心也爆棚,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得!

我散去紫光,仰观星图,随意选了一道星光,伸出右手屈指一弹,只见那道星光一阵波动,散发出阵阵五色光晕,与之相连的一颗金色小星上,亦吐出道道光波,光波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高大魁梧,金环束发,依稀是武二郎的样子。

天罡地煞星罗网,第一技能,星罗棋布:借助星罗网,可随时感应到已建立连接的武将状态。

但见武二一手执壶,一手托杯,自斟自饮,三杯之后,忽的将杯壶掷去,两手一翻,二指如钳,猛然崩出,双腿如在云中,飘忽不知左右,却是打出了一套“醉八仙”拳法,刚猛处风雷骤击,灵巧处鬼神莫测,如痴如醉、似梦似幻,十二万分精妙。

我看了片刻,又换了一道星光轻弹,这次是一颗银色小星,光波中亦有一道模糊身影,却是在一棵大树上,枝叶丛中潜伏。我看了一会,方辨出是时迁亲自在营地外放哨。

再换了一道星光,这次光线波动的时间长了许多,似乎在慢慢建立连接一般,随后出现的光波图像也灰暗模糊了许多,好像高清时代又看回录像带,还是看过一百多遍已经消磁的十八手货一般。

“这好像是山寨之中,不是此间……咦,此人长发及腰,看背影是个女子。唔……顾大嫂腰身不会这么细,孙二娘腿不会这么长,这岂不是我三娘妹妹……哇呀呀,三娘这是要沐浴么?非礼勿视,罪过、罪过,不过三娘的身材真是好生……这该死的图像能不能清楚一点……真是好生大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