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其他 > 崩坏原神,欢迎来到问答空间 > 第163章 旅行者荧败北

“你在为这种软弱的攻击道歉吗?”阿蕾奇诺看着琳妮特和菲米尼,他们的一举一动几乎都看在眼里,这种小把戏对身为一个【父亲】来说如同过家家一般。

旅行者荧见势不妙赶忙拿起无锋剑冲上去帮忙,阿蕾奇诺见此也不想打了,随手一挥将琳妮特和菲米尼抛开。

随后将一旁的赤月镰刀召回来,紧接着赤月镰刀化成一团烬火汇聚在阿蕾奇诺手上,将这股强大的力量注入地面。

无数锋利的血刺从地上突出来,将前来支援的旅行者荧,和林尼三兄妹全部来个群体控制,使他们动弹不得,这招血潮赤宴的范围很大,如果不是阿蕾奇诺刻意控制力道,恐怕就连场外观看的壁炉之家的人都差点被波及到。

阿蕾奇诺起身看向场外的壁炉之家的孩子们,手中凝聚一把赤月镰刀,缓缓向她们走过来。

那些人见【父亲】朝他们走过来,全部吓得瘫坐在地上,动都不敢动,菲约尔和南特伊护住比较小的两个孩子,试图安慰两个孩子不要害怕,但就连自己面对这样的局面都害怕得瑟瑟发抖,没法为孩子带来勇气。

林尼还想出声试图想让【仆人】手下留情“父亲大人!!”

然而阿蕾奇诺并没有停下来,她已经下定决心,背叛者的命运早已经注定……

【白希儿】“真的要杀了那些人吗?”

【黑希儿】“真没想到,四打一居然还打不过。”

【林尼】“没办法,父亲她实在是太强了,竭尽所有都拿父亲大人没有丝毫用处。”

【阿蕾奇诺】“至少你们能让我使出这样的形态,已经很不错了。”

【舰长】“事实证明,你爸爸永远都是你爸爸。”

【可莉】“荣誉骑士姐姐,林尼哥哥,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派蒙】“加油啊旅行者荧!动起来啊!”

【琪亚娜】“话说回来派蒙你躲到哪里去了?我好像没看到你哎。”

【派蒙】“这,这种场面我肯定躲得远远的,在那边不是很容易被波及到嘛。”

【达达利亚】“说起来旅行者荧你之前跟我打的时候也是用这把普普通通的无锋剑,怎么到枫丹了还是用这把?不打算换个新的吗?”

【旅行者荧】“无锋剑可是爷的神器!我曾经好歹也是拿它拳打愚人众执行官,脚踢风魔龙特瓦林,调戏奔狼领哈士奇,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丢弃呢。”

【派蒙】“我感觉你飘了,你这句话要是被那个奔狼领的狼王听到的话估计会带着十万匹狼来找你谈人生真理。”

【温迪】“毕竟他也是有小脾气的,身为狼王,居然被人称之为哈士奇……噗哈哈,抱歉我没忍住……那个……安德留斯应该不在直播间吧?”

【雷泽】“不知道,我曾经问过,它似乎对此并不了解,不知现在有没有加入进来?”

【旅行者荧】“那就好。”

【特瓦林】“没事,我有空会跟它聊一下这个直播间里发生的事情的。”

视频继续,眼看阿蕾奇诺马上就要走到那些【背叛者】面前,旅行者荧拼尽全力挣脱束缚,迅速的挡在阿蕾奇诺身前,与她对峙。

阿蕾奇诺“挣脱了吗……”

阿蕾奇诺见此也只是轻轻一笑,“看来你比预期中的要强一些。”

随即阿蕾奇诺激发类似写轮眼技能,眼里直面旅行者荧,旅行者荧直接被陷入了幻境当中。

在她的视角里,阿蕾奇诺身后出现了极其诡异的黑红色月亮,她吓得直冒冷汗“黑红色的……月亮……”

当旅行者荧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身体动不了……”她的身上早已被阿蕾奇诺用血丝束缚着,这一次,旅行者荧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阿蕾奇诺一个闪现来到旅行者荧面前,强大的气势震慑全场,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旅行者荧】“卧槽,要死要死要死!派蒙救一下啊!”

【派蒙】“这这,我也没办法啊旅行者荧……”

【舰长】“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旅行者荧】“是什么?”

【舰长】“你们提瓦特不是能使用什么元素力战斗吗,更何况旅行者荧你甚至可以不需要神之眼也可以使用元素力,那么刚刚的战斗中你怎么不使用?反而却是一直用普通攻击?”

【胡桃】“对哦,舰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旅行者荧你不是可以使用元素力吗?”

【达达利亚】“之前在璃月的时候朋友你就可以使用岩和风两种元素了。”

【钟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视频里的旅行者荧可以使用的元素有风,岩,雷,草,水五种元素。”

【旅行者荧】“啊这……可能中间删减了一些片段吧,我怎么可能有元素力而不去使用呢。”

画面里,旅行者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蕾奇诺向她伸出极度危险的手,却无能为力。

下一秒,画面恢复正常,阿蕾奇诺只是简单的拍了一下旅行者荧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不过,还不足以战胜我。”

最后阿蕾奇诺从旅行者荧的身旁走过去,旅行者荧也终于勉强喘过气来。

【派蒙】“呼……吓死我了,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娜维娅】“原来【仆人】并没有打算下死手啊。”

【旅行者荧】“感谢【仆人】手下留情。”

【阿蕾奇诺】“毕竟还不能让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们见血,不是么。”

【雷电芽衣】“但你刚刚已经把那些孩子们吓得不轻。”

【爱莉希雅(乐土)】“我就知道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很仁慈的,我相信你等会儿一定会放过那些犯了点错误的孩子们的。”

【阿蕾奇诺】“哼,谁知道呢……”

画面里,阿蕾奇诺也解除了变身,回归原来的形态,走到了菲约尔他们面前“到此为止,难得有客人来,我也不想闹到无法收场的程度。”

派蒙见战斗结束了也回到了旅行者荧的身边,林尼受的伤比较严重些,在那边不停的咳嗽着“咳,咳。”

琳妮特担心道“哥哥,你还好吗?”

菲米尼“林尼……”

阿蕾奇诺“按照约定,作为这场决斗的胜者,我将继续完成处刑。”

……

在她的视角里,阿蕾奇诺身后出现了极其诡异的黑红色月亮,她吓得直冒冷汗“黑红色的……月亮……”

当旅行者荧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身体动不了……”她的身上早已被阿蕾奇诺用血丝束缚着,这一次,旅行者荧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阿蕾奇诺一个闪现来到旅行者荧面前,强大的气势震慑全场,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旅行者荧】“卧槽,要死要死要死!派蒙救一下啊!”

【派蒙】“这这,我也没办法啊旅行者荧……”

【舰长】“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旅行者荧】“是什么?”

【舰长】“你们提瓦特不是能使用什么元素力战斗吗,更何况旅行者荧你甚至可以不需要神之眼也可以使用元素力,那么刚刚的战斗中你怎么不使用?反而却是一直用普通攻击?”

【胡桃】“对哦,舰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旅行者荧你不是可以使用元素力吗?”

【达达利亚】“之前在璃月的时候朋友你就可以使用岩和风两种元素了。”

【钟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视频里的旅行者荧可以使用的元素有风,岩,雷,草,水五种元素。”

【旅行者荧】“啊这……可能中间删减了一些片段吧,我怎么可能有元素力而不去使用呢。”

画面里,旅行者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蕾奇诺向她伸出极度危险的手,却无能为力。

下一秒,画面恢复正常,阿蕾奇诺只是简单的拍了一下旅行者荧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不过,还不足以战胜我。”

最后阿蕾奇诺从旅行者荧的身旁走过去,旅行者荧也终于勉强喘过气来。

【派蒙】“呼……吓死我了,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娜维娅】“原来【仆人】并没有打算下死手啊。”

【旅行者荧】“感谢【仆人】手下留情。”

【阿蕾奇诺】“毕竟还不能让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们见血,不是么。”

【雷电芽衣】“但你刚刚已经把那些孩子们吓得不轻。”

【爱莉希雅(乐土)】“我就知道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很仁慈的,我相信你等会儿一定会放过那些犯了点错误的孩子们的。”

【阿蕾奇诺】“哼,谁知道呢……”

画面里,阿蕾奇诺也解除了变身,回归原来的形态,走到了菲约尔他们面前“到此为止,难得有客人来,我也不想闹到无法收场的程度。”

派蒙见战斗结束了也回到了旅行者荧的身边,林尼受的伤比较严重些,在那边不停的咳嗽着“咳,咳。”

琳妮特担心道“哥哥,你还好吗?”

菲米尼“林尼……”

阿蕾奇诺“按照约定,作为这场决斗的胜者,我将继续完成处刑。”

……

在她的视角里,阿蕾奇诺身后出现了极其诡异的黑红色月亮,她吓得直冒冷汗“黑红色的……月亮……”

当旅行者荧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身体动不了……”她的身上早已被阿蕾奇诺用血丝束缚着,这一次,旅行者荧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阿蕾奇诺一个闪现来到旅行者荧面前,强大的气势震慑全场,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旅行者荧】“卧槽,要死要死要死!派蒙救一下啊!”

【派蒙】“这这,我也没办法啊旅行者荧……”

【舰长】“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旅行者荧】“是什么?”

【舰长】“你们提瓦特不是能使用什么元素力战斗吗,更何况旅行者荧你甚至可以不需要神之眼也可以使用元素力,那么刚刚的战斗中你怎么不使用?反而却是一直用普通攻击?”

【胡桃】“对哦,舰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旅行者荧你不是可以使用元素力吗?”

【达达利亚】“之前在璃月的时候朋友你就可以使用岩和风两种元素了。”

【钟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视频里的旅行者荧可以使用的元素有风,岩,雷,草,水五种元素。”

【旅行者荧】“啊这……可能中间删减了一些片段吧,我怎么可能有元素力而不去使用呢。”

画面里,旅行者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蕾奇诺向她伸出极度危险的手,却无能为力。

下一秒,画面恢复正常,阿蕾奇诺只是简单的拍了一下旅行者荧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不过,还不足以战胜我。”

最后阿蕾奇诺从旅行者荧的身旁走过去,旅行者荧也终于勉强喘过气来。

【派蒙】“呼……吓死我了,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娜维娅】“原来【仆人】并没有打算下死手啊。”

【旅行者荧】“感谢【仆人】手下留情。”

【阿蕾奇诺】“毕竟还不能让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们见血,不是么。”

【雷电芽衣】“但你刚刚已经把那些孩子们吓得不轻。”

【爱莉希雅(乐土)】“我就知道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很仁慈的,我相信你等会儿一定会放过那些犯了点错误的孩子们的。”

【阿蕾奇诺】“哼,谁知道呢……”

画面里,阿蕾奇诺也解除了变身,回归原来的形态,走到了菲约尔他们面前“到此为止,难得有客人来,我也不想闹到无法收场的程度。”

派蒙见战斗结束了也回到了旅行者荧的身边,林尼受的伤比较严重些,在那边不停的咳嗽着“咳,咳。”

琳妮特担心道“哥哥,你还好吗?”

菲米尼“林尼……”

阿蕾奇诺“按照约定,作为这场决斗的胜者,我将继续完成处刑。”

……

在她的视角里,阿蕾奇诺身后出现了极其诡异的黑红色月亮,她吓得直冒冷汗“黑红色的……月亮……”

当旅行者荧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身体动不了……”她的身上早已被阿蕾奇诺用血丝束缚着,这一次,旅行者荧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阿蕾奇诺一个闪现来到旅行者荧面前,强大的气势震慑全场,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旅行者荧】“卧槽,要死要死要死!派蒙救一下啊!”

【派蒙】“这这,我也没办法啊旅行者荧……”

【舰长】“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旅行者荧】“是什么?”

【舰长】“你们提瓦特不是能使用什么元素力战斗吗,更何况旅行者荧你甚至可以不需要神之眼也可以使用元素力,那么刚刚的战斗中你怎么不使用?反而却是一直用普通攻击?”

【胡桃】“对哦,舰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旅行者荧你不是可以使用元素力吗?”

【达达利亚】“之前在璃月的时候朋友你就可以使用岩和风两种元素了。”

【钟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视频里的旅行者荧可以使用的元素有风,岩,雷,草,水五种元素。”

【旅行者荧】“啊这……可能中间删减了一些片段吧,我怎么可能有元素力而不去使用呢。”

画面里,旅行者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蕾奇诺向她伸出极度危险的手,却无能为力。

下一秒,画面恢复正常,阿蕾奇诺只是简单的拍了一下旅行者荧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不过,还不足以战胜我。”

最后阿蕾奇诺从旅行者荧的身旁走过去,旅行者荧也终于勉强喘过气来。

【派蒙】“呼……吓死我了,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娜维娅】“原来【仆人】并没有打算下死手啊。”

【旅行者荧】“感谢【仆人】手下留情。”

【阿蕾奇诺】“毕竟还不能让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们见血,不是么。”

【雷电芽衣】“但你刚刚已经把那些孩子们吓得不轻。”

【爱莉希雅(乐土)】“我就知道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很仁慈的,我相信你等会儿一定会放过那些犯了点错误的孩子们的。”

【阿蕾奇诺】“哼,谁知道呢……”

画面里,阿蕾奇诺也解除了变身,回归原来的形态,走到了菲约尔他们面前“到此为止,难得有客人来,我也不想闹到无法收场的程度。”

派蒙见战斗结束了也回到了旅行者荧的身边,林尼受的伤比较严重些,在那边不停的咳嗽着“咳,咳。”

琳妮特担心道“哥哥,你还好吗?”

菲米尼“林尼……”

阿蕾奇诺“按照约定,作为这场决斗的胜者,我将继续完成处刑。”

……

在她的视角里,阿蕾奇诺身后出现了极其诡异的黑红色月亮,她吓得直冒冷汗“黑红色的……月亮……”

当旅行者荧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身体动不了……”她的身上早已被阿蕾奇诺用血丝束缚着,这一次,旅行者荧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阿蕾奇诺一个闪现来到旅行者荧面前,强大的气势震慑全场,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旅行者荧】“卧槽,要死要死要死!派蒙救一下啊!”

【派蒙】“这这,我也没办法啊旅行者荧……”

【舰长】“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旅行者荧】“是什么?”

【舰长】“你们提瓦特不是能使用什么元素力战斗吗,更何况旅行者荧你甚至可以不需要神之眼也可以使用元素力,那么刚刚的战斗中你怎么不使用?反而却是一直用普通攻击?”

【胡桃】“对哦,舰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旅行者荧你不是可以使用元素力吗?”

【达达利亚】“之前在璃月的时候朋友你就可以使用岩和风两种元素了。”

【钟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视频里的旅行者荧可以使用的元素有风,岩,雷,草,水五种元素。”

【旅行者荧】“啊这……可能中间删减了一些片段吧,我怎么可能有元素力而不去使用呢。”

画面里,旅行者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蕾奇诺向她伸出极度危险的手,却无能为力。

下一秒,画面恢复正常,阿蕾奇诺只是简单的拍了一下旅行者荧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不过,还不足以战胜我。”

最后阿蕾奇诺从旅行者荧的身旁走过去,旅行者荧也终于勉强喘过气来。

【派蒙】“呼……吓死我了,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娜维娅】“原来【仆人】并没有打算下死手啊。”

【旅行者荧】“感谢【仆人】手下留情。”

【阿蕾奇诺】“毕竟还不能让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们见血,不是么。”

【雷电芽衣】“但你刚刚已经把那些孩子们吓得不轻。”

【爱莉希雅(乐土)】“我就知道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很仁慈的,我相信你等会儿一定会放过那些犯了点错误的孩子们的。”

【阿蕾奇诺】“哼,谁知道呢……”

画面里,阿蕾奇诺也解除了变身,回归原来的形态,走到了菲约尔他们面前“到此为止,难得有客人来,我也不想闹到无法收场的程度。”

派蒙见战斗结束了也回到了旅行者荧的身边,林尼受的伤比较严重些,在那边不停的咳嗽着“咳,咳。”

琳妮特担心道“哥哥,你还好吗?”

菲米尼“林尼……”

阿蕾奇诺“按照约定,作为这场决斗的胜者,我将继续完成处刑。”

……

在她的视角里,阿蕾奇诺身后出现了极其诡异的黑红色月亮,她吓得直冒冷汗“黑红色的……月亮……”

当旅行者荧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身体动不了……”她的身上早已被阿蕾奇诺用血丝束缚着,这一次,旅行者荧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阿蕾奇诺一个闪现来到旅行者荧面前,强大的气势震慑全场,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旅行者荧】“卧槽,要死要死要死!派蒙救一下啊!”

【派蒙】“这这,我也没办法啊旅行者荧……”

【舰长】“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旅行者荧】“是什么?”

【舰长】“你们提瓦特不是能使用什么元素力战斗吗,更何况旅行者荧你甚至可以不需要神之眼也可以使用元素力,那么刚刚的战斗中你怎么不使用?反而却是一直用普通攻击?”

【胡桃】“对哦,舰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旅行者荧你不是可以使用元素力吗?”

【达达利亚】“之前在璃月的时候朋友你就可以使用岩和风两种元素了。”

【钟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视频里的旅行者荧可以使用的元素有风,岩,雷,草,水五种元素。”

【旅行者荧】“啊这……可能中间删减了一些片段吧,我怎么可能有元素力而不去使用呢。”

画面里,旅行者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蕾奇诺向她伸出极度危险的手,却无能为力。

下一秒,画面恢复正常,阿蕾奇诺只是简单的拍了一下旅行者荧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不过,还不足以战胜我。”

最后阿蕾奇诺从旅行者荧的身旁走过去,旅行者荧也终于勉强喘过气来。

【派蒙】“呼……吓死我了,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娜维娅】“原来【仆人】并没有打算下死手啊。”

【旅行者荧】“感谢【仆人】手下留情。”

【阿蕾奇诺】“毕竟还不能让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们见血,不是么。”

【雷电芽衣】“但你刚刚已经把那些孩子们吓得不轻。”

【爱莉希雅(乐土)】“我就知道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很仁慈的,我相信你等会儿一定会放过那些犯了点错误的孩子们的。”

【阿蕾奇诺】“哼,谁知道呢……”

画面里,阿蕾奇诺也解除了变身,回归原来的形态,走到了菲约尔他们面前“到此为止,难得有客人来,我也不想闹到无法收场的程度。”

派蒙见战斗结束了也回到了旅行者荧的身边,林尼受的伤比较严重些,在那边不停的咳嗽着“咳,咳。”

琳妮特担心道“哥哥,你还好吗?”

菲米尼“林尼……”

阿蕾奇诺“按照约定,作为这场决斗的胜者,我将继续完成处刑。”

……

在她的视角里,阿蕾奇诺身后出现了极其诡异的黑红色月亮,她吓得直冒冷汗“黑红色的……月亮……”

当旅行者荧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身体动不了……”她的身上早已被阿蕾奇诺用血丝束缚着,这一次,旅行者荧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阿蕾奇诺一个闪现来到旅行者荧面前,强大的气势震慑全场,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旅行者荧】“卧槽,要死要死要死!派蒙救一下啊!”

【派蒙】“这这,我也没办法啊旅行者荧……”

【舰长】“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旅行者荧】“是什么?”

【舰长】“你们提瓦特不是能使用什么元素力战斗吗,更何况旅行者荧你甚至可以不需要神之眼也可以使用元素力,那么刚刚的战斗中你怎么不使用?反而却是一直用普通攻击?”

【胡桃】“对哦,舰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旅行者荧你不是可以使用元素力吗?”

【达达利亚】“之前在璃月的时候朋友你就可以使用岩和风两种元素了。”

【钟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视频里的旅行者荧可以使用的元素有风,岩,雷,草,水五种元素。”

【旅行者荧】“啊这……可能中间删减了一些片段吧,我怎么可能有元素力而不去使用呢。”

画面里,旅行者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蕾奇诺向她伸出极度危险的手,却无能为力。

下一秒,画面恢复正常,阿蕾奇诺只是简单的拍了一下旅行者荧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不过,还不足以战胜我。”

最后阿蕾奇诺从旅行者荧的身旁走过去,旅行者荧也终于勉强喘过气来。

【派蒙】“呼……吓死我了,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娜维娅】“原来【仆人】并没有打算下死手啊。”

【旅行者荧】“感谢【仆人】手下留情。”

【阿蕾奇诺】“毕竟还不能让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们见血,不是么。”

【雷电芽衣】“但你刚刚已经把那些孩子们吓得不轻。”

【爱莉希雅(乐土)】“我就知道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很仁慈的,我相信你等会儿一定会放过那些犯了点错误的孩子们的。”

【阿蕾奇诺】“哼,谁知道呢……”

画面里,阿蕾奇诺也解除了变身,回归原来的形态,走到了菲约尔他们面前“到此为止,难得有客人来,我也不想闹到无法收场的程度。”

派蒙见战斗结束了也回到了旅行者荧的身边,林尼受的伤比较严重些,在那边不停的咳嗽着“咳,咳。”

琳妮特担心道“哥哥,你还好吗?”

菲米尼“林尼……”

阿蕾奇诺“按照约定,作为这场决斗的胜者,我将继续完成处刑。”

……

在她的视角里,阿蕾奇诺身后出现了极其诡异的黑红色月亮,她吓得直冒冷汗“黑红色的……月亮……”

当旅行者荧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身体动不了……”她的身上早已被阿蕾奇诺用血丝束缚着,这一次,旅行者荧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阿蕾奇诺一个闪现来到旅行者荧面前,强大的气势震慑全场,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

【旅行者荧】“卧槽,要死要死要死!派蒙救一下啊!”

【派蒙】“这这,我也没办法啊旅行者荧……”

【舰长】“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旅行者荧】“是什么?”

【舰长】“你们提瓦特不是能使用什么元素力战斗吗,更何况旅行者荧你甚至可以不需要神之眼也可以使用元素力,那么刚刚的战斗中你怎么不使用?反而却是一直用普通攻击?”

【胡桃】“对哦,舰长你不说我都忘了,旅行者荧你不是可以使用元素力吗?”

【达达利亚】“之前在璃月的时候朋友你就可以使用岩和风两种元素了。”

【钟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视频里的旅行者荧可以使用的元素有风,岩,雷,草,水五种元素。”

【旅行者荧】“啊这……可能中间删减了一些片段吧,我怎么可能有元素力而不去使用呢。”

画面里,旅行者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蕾奇诺向她伸出极度危险的手,却无能为力。

下一秒,画面恢复正常,阿蕾奇诺只是简单的拍了一下旅行者荧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不过,还不足以战胜我。”

最后阿蕾奇诺从旅行者荧的身旁走过去,旅行者荧也终于勉强喘过气来。

【派蒙】“呼……吓死我了,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娜维娅】“原来【仆人】并没有打算下死手啊。”

【旅行者荧】“感谢【仆人】手下留情。”

【阿蕾奇诺】“毕竟还不能让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们见血,不是么。”

【雷电芽衣】“但你刚刚已经把那些孩子们吓得不轻。”

【爱莉希雅(乐土)】“我就知道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很仁慈的,我相信你等会儿一定会放过那些犯了点错误的孩子们的。”

【阿蕾奇诺】“哼,谁知道呢……”

画面里,阿蕾奇诺也解除了变身,回归原来的形态,走到了菲约尔他们面前“到此为止,难得有客人来,我也不想闹到无法收场的程度。”

派蒙见战斗结束了也回到了旅行者荧的身边,林尼受的伤比较严重些,在那边不停的咳嗽着“咳,咳。”

琳妮特担心道“哥哥,你还好吗?”

菲米尼“林尼……”

阿蕾奇诺“按照约定,作为这场决斗的胜者,我将继续完成处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