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玄幻 > 与猎手同行 > 第131章 入虎穴

严谨,临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一位拥有十几年一线经验的老刑警,却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想抓的凶手就在自己身边。

12月12日

临江市公安局

“由于王汝杰承担了王大龙死后的一切罪名,再加上王大龙、唐朗这两个重要嫌疑人死亡,证据链难以完整,所以韦任意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严谨向局长齐国东汇报道。

“仁义医疗中心已经被市里要求暂停营业了,估计取缔也就是年前年后的事,虽然没有证据逮捕韦任意,但是没有了那些医生的帮助,这个犯罪链条算是被彻底斩断了。”齐国东说道。

“但是,还有一个人没有抓到。”严谨说道。

“什么人?”齐国东问道。

“‘医生’”严谨说道,“就是那个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小丁。”

“你都说了不知道他到底存不存在。”齐国东翻着案卷说道:“案卷我都仔细看过了,二号手术室除了唐朗和另一个到二号手术室取供体器官的护士的脚印,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人出现的证据。而且,根据一号手术室医生的交代,他们达到仁义医疗中心手术室的更衣室时唐朗就已经到了,但是没有看到他人,而手术开始后,他又突然出现。根据法医的报告,受害者林丰的死亡时间是12月1日的上午8点,那时候那些医生已经到了,但是唐朗却消失。另外我翻遍了案件,除了这些证人的证词,有没有一件物证证明这个小丁存在过,或者说除了唐朗,还有人见过这个人吗?整个临江市的医院,医学院都查了,还是没有。”齐国东起身把案卷递给严谨,“所以啊,你就不要纠结了,也许这个人根本就是唐朗杜撰出来的。”

严谨点点头,只能是希望如此。沉思了片刻之后,严谨问道:“齐局,要不要对韦任意进行传唤?”

局长齐国东摇了摇头,“现在的证据没有能够证明他涉案的。况且,案发当天他本人都不在临江。”

“但是这么大的案子,绝不是这个王汝杰能够有能力协调的。”严谨严肃地说道。

“没错。”齐国东点点头说道。

“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询问一下这个韦任意。”严谨说道。

“你想怎么做?”齐国东问道。

“我想直接传唤他。”严谨坚定地说道。

齐国东看着严谨,思考了片刻,面带疑虑地说道:“虽然我们有权力传唤他,但是如果他拒不配合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明白,但是我还是想试试。”严谨说道。

“好。”齐国东目光坚定地看着严谨说道,“总要试一试才能知道。”

“那我现在就去签,明天就去传唤他。”严谨说道。

12月13日 阴

韦氏大厦

严谨带着一队的人员来到韦氏大厦楼下,由他和一队队长贺磊以及汪洋、沈晨四人进入韦氏大厦,向韦氏大厦的一楼的前台接待人员说明来意并出示传唤令。然而让严谨没想到的是,韦任意拒绝了严谨的传唤,却同意了与他单独会面,地点就在韦氏大厦顶楼,韦任意的办公室。韦任意的拒绝在严谨的意料之中,毕竟他们没有权力在没有证据得情况下直接抓捕一名人大代表,但是他也没有料到韦任意会同意单独会见自己。既然自己来了,那就绝不能空手而归。他命令其他人回车里等候,自己去见韦任意。

“严警官,这边请。”前台接待小姐引着严谨来到韦任意的专用高速电梯,电梯直通韦氏大厦的顶楼。电梯门一打开,便有两名身穿职业装的女泥鳅等在了门口。

“严警官,请。”陪同严谨坐电梯的前台接待小姐,一手按着电梯开门键,然后弯腰示意严谨出电梯。严谨微微点了点头,走出了电梯。两名在门口等待的女秘书中较年长的一人上前一步,伸出手说道:“严队长,您好。”

“你好。”严谨伸手回道。

“董事长,已经在等您了。”她说着,另一名较年轻的女秘书已经打开了韦任意办公室的门。年长的女秘书退半步侧身让开路,微笑着对严谨说道:“严队长,请。”严谨点头示意,然后径直走进了韦任意的办公室。

严谨一进门就看到韦任意办公室门对面数面硕大的玻璃落地窗,窗外已经下起小雨,玻璃上的水花映的窗外的景色更加朦胧。严谨转头向左望去,看到一个人影正坐在办公桌后,只是屋内略显昏暗的光线,让严谨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从身形上大致判断,此人是韦任意。

“董事长,需要给您开灯吗?”女秘书问道。

韦任意点了点头,他将目光转向严谨,他语气虚弱地说道:“严队长,你远道而来,恕我不能远迎了。”

严谨迈步走到韦任意的办公桌前,只见他右手放在办公桌上,左胳膊肘支撑在椅子的扶手上,虽然作为董事长的威严仍在,但是他消瘦面容、苍白脸色,似乎让人觉得他命不久矣。“韦董事长。”

“请坐吧。”韦任意悄悄抬手示意道。

严谨坐到面前的椅子上,随后女秘书便端来了一杯茶水,放到了他的面前。韦任意摆摆手,示意女秘书出去。女秘书弯腰、点点头,快步退出了办公室,并关上了门。

“韦董事长,您的身体似乎……”严谨试探性的问道。

“咳咳……咳!”严谨的话还没说完,韦任意便咳了起来。他摇了摇头,语气虚弱又略带敌意地说道:“你带了这么一大队人来,不会是就为了关心的身体吧?”

“自然不是。”严谨微笑着说道。随后他收起笑容盯着韦任意说道:“这个月初,我们在韦氏集团旗下的仁义医疗中心破获了一起杀人案,抓获涉案人员40余名,其中一人名叫王汝杰的,是韦氏集团医疗部的副总经理,可以说是你们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

“我知道,你是在这栋楼的楼下带走的他。”韦任意淡淡地说道。

“所以,我想问问韦董事长,你的集团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难道什么也不知道吗?”严谨问道。

“不知道,咳咳咳……”韦任意低头看着桌面说道。他用力喘着粗气,片刻以后,稍有缓解他才缓缓抬起头看着严谨说道:“我最近已经很少过问集团的事了。医疗部出事没几天,我就见过你们齐局长,他问过我关于案情的事。我跟他解释过了,我最近一直在外地看病,已经很少过问集团的事了。”

“这个我听齐局长说过了。”严谨点点头说道,“我听说你之前做过肝脏移植手术。”

“没错,不过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韦任意说道。

“可是,我们没有在临江市的任何有肝移植资质的医疗机构找到你的手术记录,不知道韦董事长是在哪里做的手术?”

韦任意微微一笑,说道:“就在我们集团的医院。”

“仁义医疗中心?”严谨疑惑的问道。

“没错。”韦任意笑着说道:“那时还不叫仁义医疗中心,还是叫……城北区中医医院。我是医院的第一例肝移植手术患者。”

“哦?”严谨好奇地说道,“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当时还是挺凶险的。”韦任意嘴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当时,国内开展器官移植手术的并不多,能做手术的医生就更少了,基本都是从国外请专家。所以我这个手术也算是开省内的先河了。”

“我听说是唐朗教授给你做的手术。”严谨说道。

听到严谨说唐朗,韦任意提高了警惕,但他依然淡淡地说道:“没错,当时唐朗也是刚刚开展这项手术,实际上他也没做过几例,所以我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看了河东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资料,唐朗是2004年国庆节以后才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严谨说道。

“没错,截止到给我做手术的时候。”韦任意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他一共也才做了五例。”

“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五例。”严谨摸着下巴沉思道,“也不错了。”

“哼!是半年多。”韦任意冷笑着说道,“我记得他给我做手术的时候正好是五一,那时候他做手术的五个病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勇气。”

听到韦任意的话,严谨想到了三一四连环杀人案的一号死者,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正是2005年5-6月,与韦任意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基本吻合。严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的手术是肝脏移植,对吧?”

“没错。”韦任意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每天熬夜,喝酒,抽烟。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挣钱。没想到钱挣到了,身体却垮了。”韦任意看着眼前的金蟾说道:“年轻的时候拿命挣钱,等年纪大了又用钱买命。”他抬头看着严谨,说教般的说道:“所以啊,严队长,工作有时候没必要那么拼,没有什么事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候过于追求完美,反而是过犹不及。所以我们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就是这个到了。”

“中庸之道?”严谨笑着说道,“对你们这些商人来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警察来说真相大于一切。”严谨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些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能放下仇恨的话,我倒不介意中庸一下。”

“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真相。”韦任意说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严谨说道。

“哼,你还是太年轻啊,经历的风雨还不够。”韦任意说道。

“就是经历了再多风雨,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严谨说道。

“你的初心是什么?”韦任意不屑地问道。

“用尽一切手段,送那些人渣下地狱。”严谨说道。

“嗯?”韦任意直视着严谨的双眼,不由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严谨也看着韦任意笑了起来。“小丁到底是什么人?”严谨突然收住笑声问道。

韦任意没有想到严谨会突然问到小丁。“小丁?”他愣了一下,深呼吸后缓缓得说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多么优秀?”严谨追问道。

“能够跟年轻时的唐朗媲美。”韦任意赞叹道,“不,他比唐朗更优秀。”韦任意说到这里,眉毛自然的上扬,脸上满是喜悦,这是一种长辈对自家晚辈的赞扬。

“哦?看来韦董事长对他的评价很高啊。”严谨说道。

“不算高,只是实事求是。”韦任意说道。

“能跟我说说,你跟小丁接触的过程中,对他的印象吗?”严谨问道。

韦任意仰起头,笑着看着窗外云层中漏出的缕缕阳光说道:“小丁,他……”突然他收起了笑容,片刻以后,他转头看向严谨,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了唐朗对他的一些评价。”

“是吗?”严谨笑着说道。虽然韦任意矢口否认,但是严谨还是确信,他一定见过小丁。“仁义医疗中心停业,唐朗死亡,不知道你下次肝脏移植该找谁?”严谨说道。

“我的肝脏很好……哦咳咳咳……咳咳,不需要再移植。”韦任意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不知道,您现在的病是什么?”严谨问道。

“只是普通感冒,最近集团是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去看。”韦任意说道。

“董事长。”刚刚的女秘书再次打开了门,“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韦任意说完,看向严谨。

“那我就不打扰了。”严谨起身,转头看向窗外,雨已停,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外面的江面上。“看来今天下午是个好天气。”说完严谨转身向外走去。

车外刑侦支队一队的警员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严队不会让韦任意扣了吧?”刘阳急躁的说道。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韦任意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一个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长给害了。”老刘说道。

“那怎么这么久啊?”刘阳,盯着韦氏大厦的大门说道。

“兴许严队发现了指控韦任意的证据。”汪洋说道。

“啊?那不更危险,万一韦任意铤而走险?”刘阳转头看向车内的其他三人,“要不咱们冲进去吧?”

“你歇会吧。”沈晨看着刘阳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韦任意是怎么认识唐朗的吗?”老刘看着三人,明知故问道。

“不是因为做手术,唐朗是他的医生吗?”沈晨说道。

“嗯——”老刘摇摇头,“他跟唐朗是情敌,唐朗的老婆是韦任意的前女友。”

“什么!”三人惊呼道,“这么狗血啊?”

“啊!我也是听他们在酒桌上说的,原本……”说到八卦,老刘又兴奋了起来。

“严队出来了。”汪洋说着打开了车门,其他几人也没有心情听刘老讲八卦,也开门下了车。

“严队,怎么样?”贺磊迎在前面说道。

“回去再说。”严谨说道。严谨走到车前,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对贺磊说道:“留下两个人。”

贺磊看着严谨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道:“明白。”

“我听说是唐朗教授给你做的手术。”严谨说道。

听到严谨说唐朗,韦任意提高了警惕,但他依然淡淡地说道:“没错,当时唐朗也是刚刚开展这项手术,实际上他也没做过几例,所以我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看了河东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资料,唐朗是2004年国庆节以后才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严谨说道。

“没错,截止到给我做手术的时候。”韦任意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他一共也才做了五例。”

“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五例。”严谨摸着下巴沉思道,“也不错了。”

“哼!是半年多。”韦任意冷笑着说道,“我记得他给我做手术的时候正好是五一,那时候他做手术的五个病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勇气。”

听到韦任意的话,严谨想到了三一四连环杀人案的一号死者,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正是2005年5-6月,与韦任意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基本吻合。严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的手术是肝脏移植,对吧?”

“没错。”韦任意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每天熬夜,喝酒,抽烟。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挣钱。没想到钱挣到了,身体却垮了。”韦任意看着眼前的金蟾说道:“年轻的时候拿命挣钱,等年纪大了又用钱买命。”他抬头看着严谨,说教般的说道:“所以啊,严队长,工作有时候没必要那么拼,没有什么事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候过于追求完美,反而是过犹不及。所以我们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就是这个到了。”

“中庸之道?”严谨笑着说道,“对你们这些商人来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警察来说真相大于一切。”严谨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些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能放下仇恨的话,我倒不介意中庸一下。”

“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真相。”韦任意说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严谨说道。

“哼,你还是太年轻啊,经历的风雨还不够。”韦任意说道。

“就是经历了再多风雨,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严谨说道。

“你的初心是什么?”韦任意不屑地问道。

“用尽一切手段,送那些人渣下地狱。”严谨说道。

“嗯?”韦任意直视着严谨的双眼,不由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严谨也看着韦任意笑了起来。“小丁到底是什么人?”严谨突然收住笑声问道。

韦任意没有想到严谨会突然问到小丁。“小丁?”他愣了一下,深呼吸后缓缓得说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多么优秀?”严谨追问道。

“能够跟年轻时的唐朗媲美。”韦任意赞叹道,“不,他比唐朗更优秀。”韦任意说到这里,眉毛自然的上扬,脸上满是喜悦,这是一种长辈对自家晚辈的赞扬。

“哦?看来韦董事长对他的评价很高啊。”严谨说道。

“不算高,只是实事求是。”韦任意说道。

“能跟我说说,你跟小丁接触的过程中,对他的印象吗?”严谨问道。

韦任意仰起头,笑着看着窗外云层中漏出的缕缕阳光说道:“小丁,他……”突然他收起了笑容,片刻以后,他转头看向严谨,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了唐朗对他的一些评价。”

“是吗?”严谨笑着说道。虽然韦任意矢口否认,但是严谨还是确信,他一定见过小丁。“仁义医疗中心停业,唐朗死亡,不知道你下次肝脏移植该找谁?”严谨说道。

“我的肝脏很好……哦咳咳咳……咳咳,不需要再移植。”韦任意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不知道,您现在的病是什么?”严谨问道。

“只是普通感冒,最近集团是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去看。”韦任意说道。

“董事长。”刚刚的女秘书再次打开了门,“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韦任意说完,看向严谨。

“那我就不打扰了。”严谨起身,转头看向窗外,雨已停,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外面的江面上。“看来今天下午是个好天气。”说完严谨转身向外走去。

车外刑侦支队一队的警员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严队不会让韦任意扣了吧?”刘阳急躁的说道。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韦任意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一个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长给害了。”老刘说道。

“那怎么这么久啊?”刘阳,盯着韦氏大厦的大门说道。

“兴许严队发现了指控韦任意的证据。”汪洋说道。

“啊?那不更危险,万一韦任意铤而走险?”刘阳转头看向车内的其他三人,“要不咱们冲进去吧?”

“你歇会吧。”沈晨看着刘阳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韦任意是怎么认识唐朗的吗?”老刘看着三人,明知故问道。

“不是因为做手术,唐朗是他的医生吗?”沈晨说道。

“嗯——”老刘摇摇头,“他跟唐朗是情敌,唐朗的老婆是韦任意的前女友。”

“什么!”三人惊呼道,“这么狗血啊?”

“啊!我也是听他们在酒桌上说的,原本……”说到八卦,老刘又兴奋了起来。

“严队出来了。”汪洋说着打开了车门,其他几人也没有心情听刘老讲八卦,也开门下了车。

“严队,怎么样?”贺磊迎在前面说道。

“回去再说。”严谨说道。严谨走到车前,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对贺磊说道:“留下两个人。”

贺磊看着严谨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道:“明白。”

“我听说是唐朗教授给你做的手术。”严谨说道。

听到严谨说唐朗,韦任意提高了警惕,但他依然淡淡地说道:“没错,当时唐朗也是刚刚开展这项手术,实际上他也没做过几例,所以我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看了河东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资料,唐朗是2004年国庆节以后才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严谨说道。

“没错,截止到给我做手术的时候。”韦任意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他一共也才做了五例。”

“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五例。”严谨摸着下巴沉思道,“也不错了。”

“哼!是半年多。”韦任意冷笑着说道,“我记得他给我做手术的时候正好是五一,那时候他做手术的五个病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勇气。”

听到韦任意的话,严谨想到了三一四连环杀人案的一号死者,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正是2005年5-6月,与韦任意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基本吻合。严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的手术是肝脏移植,对吧?”

“没错。”韦任意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每天熬夜,喝酒,抽烟。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挣钱。没想到钱挣到了,身体却垮了。”韦任意看着眼前的金蟾说道:“年轻的时候拿命挣钱,等年纪大了又用钱买命。”他抬头看着严谨,说教般的说道:“所以啊,严队长,工作有时候没必要那么拼,没有什么事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候过于追求完美,反而是过犹不及。所以我们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就是这个到了。”

“中庸之道?”严谨笑着说道,“对你们这些商人来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警察来说真相大于一切。”严谨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些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能放下仇恨的话,我倒不介意中庸一下。”

“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真相。”韦任意说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严谨说道。

“哼,你还是太年轻啊,经历的风雨还不够。”韦任意说道。

“就是经历了再多风雨,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严谨说道。

“你的初心是什么?”韦任意不屑地问道。

“用尽一切手段,送那些人渣下地狱。”严谨说道。

“嗯?”韦任意直视着严谨的双眼,不由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严谨也看着韦任意笑了起来。“小丁到底是什么人?”严谨突然收住笑声问道。

韦任意没有想到严谨会突然问到小丁。“小丁?”他愣了一下,深呼吸后缓缓得说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多么优秀?”严谨追问道。

“能够跟年轻时的唐朗媲美。”韦任意赞叹道,“不,他比唐朗更优秀。”韦任意说到这里,眉毛自然的上扬,脸上满是喜悦,这是一种长辈对自家晚辈的赞扬。

“哦?看来韦董事长对他的评价很高啊。”严谨说道。

“不算高,只是实事求是。”韦任意说道。

“能跟我说说,你跟小丁接触的过程中,对他的印象吗?”严谨问道。

韦任意仰起头,笑着看着窗外云层中漏出的缕缕阳光说道:“小丁,他……”突然他收起了笑容,片刻以后,他转头看向严谨,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了唐朗对他的一些评价。”

“是吗?”严谨笑着说道。虽然韦任意矢口否认,但是严谨还是确信,他一定见过小丁。“仁义医疗中心停业,唐朗死亡,不知道你下次肝脏移植该找谁?”严谨说道。

“我的肝脏很好……哦咳咳咳……咳咳,不需要再移植。”韦任意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不知道,您现在的病是什么?”严谨问道。

“只是普通感冒,最近集团是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去看。”韦任意说道。

“董事长。”刚刚的女秘书再次打开了门,“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韦任意说完,看向严谨。

“那我就不打扰了。”严谨起身,转头看向窗外,雨已停,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外面的江面上。“看来今天下午是个好天气。”说完严谨转身向外走去。

车外刑侦支队一队的警员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严队不会让韦任意扣了吧?”刘阳急躁的说道。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韦任意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一个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长给害了。”老刘说道。

“那怎么这么久啊?”刘阳,盯着韦氏大厦的大门说道。

“兴许严队发现了指控韦任意的证据。”汪洋说道。

“啊?那不更危险,万一韦任意铤而走险?”刘阳转头看向车内的其他三人,“要不咱们冲进去吧?”

“你歇会吧。”沈晨看着刘阳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韦任意是怎么认识唐朗的吗?”老刘看着三人,明知故问道。

“不是因为做手术,唐朗是他的医生吗?”沈晨说道。

“嗯——”老刘摇摇头,“他跟唐朗是情敌,唐朗的老婆是韦任意的前女友。”

“什么!”三人惊呼道,“这么狗血啊?”

“啊!我也是听他们在酒桌上说的,原本……”说到八卦,老刘又兴奋了起来。

“严队出来了。”汪洋说着打开了车门,其他几人也没有心情听刘老讲八卦,也开门下了车。

“严队,怎么样?”贺磊迎在前面说道。

“回去再说。”严谨说道。严谨走到车前,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对贺磊说道:“留下两个人。”

贺磊看着严谨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道:“明白。”

“我听说是唐朗教授给你做的手术。”严谨说道。

听到严谨说唐朗,韦任意提高了警惕,但他依然淡淡地说道:“没错,当时唐朗也是刚刚开展这项手术,实际上他也没做过几例,所以我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看了河东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资料,唐朗是2004年国庆节以后才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严谨说道。

“没错,截止到给我做手术的时候。”韦任意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他一共也才做了五例。”

“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五例。”严谨摸着下巴沉思道,“也不错了。”

“哼!是半年多。”韦任意冷笑着说道,“我记得他给我做手术的时候正好是五一,那时候他做手术的五个病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勇气。”

听到韦任意的话,严谨想到了三一四连环杀人案的一号死者,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正是2005年5-6月,与韦任意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基本吻合。严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的手术是肝脏移植,对吧?”

“没错。”韦任意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每天熬夜,喝酒,抽烟。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挣钱。没想到钱挣到了,身体却垮了。”韦任意看着眼前的金蟾说道:“年轻的时候拿命挣钱,等年纪大了又用钱买命。”他抬头看着严谨,说教般的说道:“所以啊,严队长,工作有时候没必要那么拼,没有什么事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候过于追求完美,反而是过犹不及。所以我们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就是这个到了。”

“中庸之道?”严谨笑着说道,“对你们这些商人来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警察来说真相大于一切。”严谨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些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能放下仇恨的话,我倒不介意中庸一下。”

“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真相。”韦任意说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严谨说道。

“哼,你还是太年轻啊,经历的风雨还不够。”韦任意说道。

“就是经历了再多风雨,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严谨说道。

“你的初心是什么?”韦任意不屑地问道。

“用尽一切手段,送那些人渣下地狱。”严谨说道。

“嗯?”韦任意直视着严谨的双眼,不由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严谨也看着韦任意笑了起来。“小丁到底是什么人?”严谨突然收住笑声问道。

韦任意没有想到严谨会突然问到小丁。“小丁?”他愣了一下,深呼吸后缓缓得说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多么优秀?”严谨追问道。

“能够跟年轻时的唐朗媲美。”韦任意赞叹道,“不,他比唐朗更优秀。”韦任意说到这里,眉毛自然的上扬,脸上满是喜悦,这是一种长辈对自家晚辈的赞扬。

“哦?看来韦董事长对他的评价很高啊。”严谨说道。

“不算高,只是实事求是。”韦任意说道。

“能跟我说说,你跟小丁接触的过程中,对他的印象吗?”严谨问道。

韦任意仰起头,笑着看着窗外云层中漏出的缕缕阳光说道:“小丁,他……”突然他收起了笑容,片刻以后,他转头看向严谨,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了唐朗对他的一些评价。”

“是吗?”严谨笑着说道。虽然韦任意矢口否认,但是严谨还是确信,他一定见过小丁。“仁义医疗中心停业,唐朗死亡,不知道你下次肝脏移植该找谁?”严谨说道。

“我的肝脏很好……哦咳咳咳……咳咳,不需要再移植。”韦任意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不知道,您现在的病是什么?”严谨问道。

“只是普通感冒,最近集团是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去看。”韦任意说道。

“董事长。”刚刚的女秘书再次打开了门,“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韦任意说完,看向严谨。

“那我就不打扰了。”严谨起身,转头看向窗外,雨已停,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外面的江面上。“看来今天下午是个好天气。”说完严谨转身向外走去。

车外刑侦支队一队的警员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严队不会让韦任意扣了吧?”刘阳急躁的说道。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韦任意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一个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长给害了。”老刘说道。

“那怎么这么久啊?”刘阳,盯着韦氏大厦的大门说道。

“兴许严队发现了指控韦任意的证据。”汪洋说道。

“啊?那不更危险,万一韦任意铤而走险?”刘阳转头看向车内的其他三人,“要不咱们冲进去吧?”

“你歇会吧。”沈晨看着刘阳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韦任意是怎么认识唐朗的吗?”老刘看着三人,明知故问道。

“不是因为做手术,唐朗是他的医生吗?”沈晨说道。

“嗯——”老刘摇摇头,“他跟唐朗是情敌,唐朗的老婆是韦任意的前女友。”

“什么!”三人惊呼道,“这么狗血啊?”

“啊!我也是听他们在酒桌上说的,原本……”说到八卦,老刘又兴奋了起来。

“严队出来了。”汪洋说着打开了车门,其他几人也没有心情听刘老讲八卦,也开门下了车。

“严队,怎么样?”贺磊迎在前面说道。

“回去再说。”严谨说道。严谨走到车前,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对贺磊说道:“留下两个人。”

贺磊看着严谨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道:“明白。”

“我听说是唐朗教授给你做的手术。”严谨说道。

听到严谨说唐朗,韦任意提高了警惕,但他依然淡淡地说道:“没错,当时唐朗也是刚刚开展这项手术,实际上他也没做过几例,所以我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看了河东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资料,唐朗是2004年国庆节以后才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严谨说道。

“没错,截止到给我做手术的时候。”韦任意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他一共也才做了五例。”

“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五例。”严谨摸着下巴沉思道,“也不错了。”

“哼!是半年多。”韦任意冷笑着说道,“我记得他给我做手术的时候正好是五一,那时候他做手术的五个病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勇气。”

听到韦任意的话,严谨想到了三一四连环杀人案的一号死者,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正是2005年5-6月,与韦任意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基本吻合。严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的手术是肝脏移植,对吧?”

“没错。”韦任意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每天熬夜,喝酒,抽烟。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挣钱。没想到钱挣到了,身体却垮了。”韦任意看着眼前的金蟾说道:“年轻的时候拿命挣钱,等年纪大了又用钱买命。”他抬头看着严谨,说教般的说道:“所以啊,严队长,工作有时候没必要那么拼,没有什么事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候过于追求完美,反而是过犹不及。所以我们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就是这个到了。”

“中庸之道?”严谨笑着说道,“对你们这些商人来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警察来说真相大于一切。”严谨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些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能放下仇恨的话,我倒不介意中庸一下。”

“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真相。”韦任意说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严谨说道。

“哼,你还是太年轻啊,经历的风雨还不够。”韦任意说道。

“就是经历了再多风雨,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严谨说道。

“你的初心是什么?”韦任意不屑地问道。

“用尽一切手段,送那些人渣下地狱。”严谨说道。

“嗯?”韦任意直视着严谨的双眼,不由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严谨也看着韦任意笑了起来。“小丁到底是什么人?”严谨突然收住笑声问道。

韦任意没有想到严谨会突然问到小丁。“小丁?”他愣了一下,深呼吸后缓缓得说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多么优秀?”严谨追问道。

“能够跟年轻时的唐朗媲美。”韦任意赞叹道,“不,他比唐朗更优秀。”韦任意说到这里,眉毛自然的上扬,脸上满是喜悦,这是一种长辈对自家晚辈的赞扬。

“哦?看来韦董事长对他的评价很高啊。”严谨说道。

“不算高,只是实事求是。”韦任意说道。

“能跟我说说,你跟小丁接触的过程中,对他的印象吗?”严谨问道。

韦任意仰起头,笑着看着窗外云层中漏出的缕缕阳光说道:“小丁,他……”突然他收起了笑容,片刻以后,他转头看向严谨,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了唐朗对他的一些评价。”

“是吗?”严谨笑着说道。虽然韦任意矢口否认,但是严谨还是确信,他一定见过小丁。“仁义医疗中心停业,唐朗死亡,不知道你下次肝脏移植该找谁?”严谨说道。

“我的肝脏很好……哦咳咳咳……咳咳,不需要再移植。”韦任意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不知道,您现在的病是什么?”严谨问道。

“只是普通感冒,最近集团是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去看。”韦任意说道。

“董事长。”刚刚的女秘书再次打开了门,“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韦任意说完,看向严谨。

“那我就不打扰了。”严谨起身,转头看向窗外,雨已停,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外面的江面上。“看来今天下午是个好天气。”说完严谨转身向外走去。

车外刑侦支队一队的警员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严队不会让韦任意扣了吧?”刘阳急躁的说道。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韦任意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一个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长给害了。”老刘说道。

“那怎么这么久啊?”刘阳,盯着韦氏大厦的大门说道。

“兴许严队发现了指控韦任意的证据。”汪洋说道。

“啊?那不更危险,万一韦任意铤而走险?”刘阳转头看向车内的其他三人,“要不咱们冲进去吧?”

“你歇会吧。”沈晨看着刘阳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韦任意是怎么认识唐朗的吗?”老刘看着三人,明知故问道。

“不是因为做手术,唐朗是他的医生吗?”沈晨说道。

“嗯——”老刘摇摇头,“他跟唐朗是情敌,唐朗的老婆是韦任意的前女友。”

“什么!”三人惊呼道,“这么狗血啊?”

“啊!我也是听他们在酒桌上说的,原本……”说到八卦,老刘又兴奋了起来。

“严队出来了。”汪洋说着打开了车门,其他几人也没有心情听刘老讲八卦,也开门下了车。

“严队,怎么样?”贺磊迎在前面说道。

“回去再说。”严谨说道。严谨走到车前,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对贺磊说道:“留下两个人。”

贺磊看着严谨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道:“明白。”

“我听说是唐朗教授给你做的手术。”严谨说道。

听到严谨说唐朗,韦任意提高了警惕,但他依然淡淡地说道:“没错,当时唐朗也是刚刚开展这项手术,实际上他也没做过几例,所以我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看了河东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资料,唐朗是2004年国庆节以后才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严谨说道。

“没错,截止到给我做手术的时候。”韦任意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他一共也才做了五例。”

“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五例。”严谨摸着下巴沉思道,“也不错了。”

“哼!是半年多。”韦任意冷笑着说道,“我记得他给我做手术的时候正好是五一,那时候他做手术的五个病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勇气。”

听到韦任意的话,严谨想到了三一四连环杀人案的一号死者,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正是2005年5-6月,与韦任意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基本吻合。严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的手术是肝脏移植,对吧?”

“没错。”韦任意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每天熬夜,喝酒,抽烟。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挣钱。没想到钱挣到了,身体却垮了。”韦任意看着眼前的金蟾说道:“年轻的时候拿命挣钱,等年纪大了又用钱买命。”他抬头看着严谨,说教般的说道:“所以啊,严队长,工作有时候没必要那么拼,没有什么事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候过于追求完美,反而是过犹不及。所以我们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就是这个到了。”

“中庸之道?”严谨笑着说道,“对你们这些商人来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警察来说真相大于一切。”严谨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些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能放下仇恨的话,我倒不介意中庸一下。”

“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真相。”韦任意说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严谨说道。

“哼,你还是太年轻啊,经历的风雨还不够。”韦任意说道。

“就是经历了再多风雨,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严谨说道。

“你的初心是什么?”韦任意不屑地问道。

“用尽一切手段,送那些人渣下地狱。”严谨说道。

“嗯?”韦任意直视着严谨的双眼,不由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严谨也看着韦任意笑了起来。“小丁到底是什么人?”严谨突然收住笑声问道。

韦任意没有想到严谨会突然问到小丁。“小丁?”他愣了一下,深呼吸后缓缓得说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多么优秀?”严谨追问道。

“能够跟年轻时的唐朗媲美。”韦任意赞叹道,“不,他比唐朗更优秀。”韦任意说到这里,眉毛自然的上扬,脸上满是喜悦,这是一种长辈对自家晚辈的赞扬。

“哦?看来韦董事长对他的评价很高啊。”严谨说道。

“不算高,只是实事求是。”韦任意说道。

“能跟我说说,你跟小丁接触的过程中,对他的印象吗?”严谨问道。

韦任意仰起头,笑着看着窗外云层中漏出的缕缕阳光说道:“小丁,他……”突然他收起了笑容,片刻以后,他转头看向严谨,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了唐朗对他的一些评价。”

“是吗?”严谨笑着说道。虽然韦任意矢口否认,但是严谨还是确信,他一定见过小丁。“仁义医疗中心停业,唐朗死亡,不知道你下次肝脏移植该找谁?”严谨说道。

“我的肝脏很好……哦咳咳咳……咳咳,不需要再移植。”韦任意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不知道,您现在的病是什么?”严谨问道。

“只是普通感冒,最近集团是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去看。”韦任意说道。

“董事长。”刚刚的女秘书再次打开了门,“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韦任意说完,看向严谨。

“那我就不打扰了。”严谨起身,转头看向窗外,雨已停,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外面的江面上。“看来今天下午是个好天气。”说完严谨转身向外走去。

车外刑侦支队一队的警员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严队不会让韦任意扣了吧?”刘阳急躁的说道。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韦任意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一个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长给害了。”老刘说道。

“那怎么这么久啊?”刘阳,盯着韦氏大厦的大门说道。

“兴许严队发现了指控韦任意的证据。”汪洋说道。

“啊?那不更危险,万一韦任意铤而走险?”刘阳转头看向车内的其他三人,“要不咱们冲进去吧?”

“你歇会吧。”沈晨看着刘阳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韦任意是怎么认识唐朗的吗?”老刘看着三人,明知故问道。

“不是因为做手术,唐朗是他的医生吗?”沈晨说道。

“嗯——”老刘摇摇头,“他跟唐朗是情敌,唐朗的老婆是韦任意的前女友。”

“什么!”三人惊呼道,“这么狗血啊?”

“啊!我也是听他们在酒桌上说的,原本……”说到八卦,老刘又兴奋了起来。

“严队出来了。”汪洋说着打开了车门,其他几人也没有心情听刘老讲八卦,也开门下了车。

“严队,怎么样?”贺磊迎在前面说道。

“回去再说。”严谨说道。严谨走到车前,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对贺磊说道:“留下两个人。”

贺磊看着严谨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道:“明白。”

“我听说是唐朗教授给你做的手术。”严谨说道。

听到严谨说唐朗,韦任意提高了警惕,但他依然淡淡地说道:“没错,当时唐朗也是刚刚开展这项手术,实际上他也没做过几例,所以我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看了河东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资料,唐朗是2004年国庆节以后才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严谨说道。

“没错,截止到给我做手术的时候。”韦任意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他一共也才做了五例。”

“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五例。”严谨摸着下巴沉思道,“也不错了。”

“哼!是半年多。”韦任意冷笑着说道,“我记得他给我做手术的时候正好是五一,那时候他做手术的五个病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勇气。”

听到韦任意的话,严谨想到了三一四连环杀人案的一号死者,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正是2005年5-6月,与韦任意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基本吻合。严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的手术是肝脏移植,对吧?”

“没错。”韦任意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每天熬夜,喝酒,抽烟。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挣钱。没想到钱挣到了,身体却垮了。”韦任意看着眼前的金蟾说道:“年轻的时候拿命挣钱,等年纪大了又用钱买命。”他抬头看着严谨,说教般的说道:“所以啊,严队长,工作有时候没必要那么拼,没有什么事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候过于追求完美,反而是过犹不及。所以我们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就是这个到了。”

“中庸之道?”严谨笑着说道,“对你们这些商人来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警察来说真相大于一切。”严谨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些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能放下仇恨的话,我倒不介意中庸一下。”

“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真相。”韦任意说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严谨说道。

“哼,你还是太年轻啊,经历的风雨还不够。”韦任意说道。

“就是经历了再多风雨,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严谨说道。

“你的初心是什么?”韦任意不屑地问道。

“用尽一切手段,送那些人渣下地狱。”严谨说道。

“嗯?”韦任意直视着严谨的双眼,不由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严谨也看着韦任意笑了起来。“小丁到底是什么人?”严谨突然收住笑声问道。

韦任意没有想到严谨会突然问到小丁。“小丁?”他愣了一下,深呼吸后缓缓得说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多么优秀?”严谨追问道。

“能够跟年轻时的唐朗媲美。”韦任意赞叹道,“不,他比唐朗更优秀。”韦任意说到这里,眉毛自然的上扬,脸上满是喜悦,这是一种长辈对自家晚辈的赞扬。

“哦?看来韦董事长对他的评价很高啊。”严谨说道。

“不算高,只是实事求是。”韦任意说道。

“能跟我说说,你跟小丁接触的过程中,对他的印象吗?”严谨问道。

韦任意仰起头,笑着看着窗外云层中漏出的缕缕阳光说道:“小丁,他……”突然他收起了笑容,片刻以后,他转头看向严谨,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了唐朗对他的一些评价。”

“是吗?”严谨笑着说道。虽然韦任意矢口否认,但是严谨还是确信,他一定见过小丁。“仁义医疗中心停业,唐朗死亡,不知道你下次肝脏移植该找谁?”严谨说道。

“我的肝脏很好……哦咳咳咳……咳咳,不需要再移植。”韦任意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不知道,您现在的病是什么?”严谨问道。

“只是普通感冒,最近集团是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去看。”韦任意说道。

“董事长。”刚刚的女秘书再次打开了门,“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韦任意说完,看向严谨。

“那我就不打扰了。”严谨起身,转头看向窗外,雨已停,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外面的江面上。“看来今天下午是个好天气。”说完严谨转身向外走去。

车外刑侦支队一队的警员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严队不会让韦任意扣了吧?”刘阳急躁的说道。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韦任意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一个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长给害了。”老刘说道。

“那怎么这么久啊?”刘阳,盯着韦氏大厦的大门说道。

“兴许严队发现了指控韦任意的证据。”汪洋说道。

“啊?那不更危险,万一韦任意铤而走险?”刘阳转头看向车内的其他三人,“要不咱们冲进去吧?”

“你歇会吧。”沈晨看着刘阳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韦任意是怎么认识唐朗的吗?”老刘看着三人,明知故问道。

“不是因为做手术,唐朗是他的医生吗?”沈晨说道。

“嗯——”老刘摇摇头,“他跟唐朗是情敌,唐朗的老婆是韦任意的前女友。”

“什么!”三人惊呼道,“这么狗血啊?”

“啊!我也是听他们在酒桌上说的,原本……”说到八卦,老刘又兴奋了起来。

“严队出来了。”汪洋说着打开了车门,其他几人也没有心情听刘老讲八卦,也开门下了车。

“严队,怎么样?”贺磊迎在前面说道。

“回去再说。”严谨说道。严谨走到车前,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对贺磊说道:“留下两个人。”

贺磊看着严谨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道:“明白。”

“我听说是唐朗教授给你做的手术。”严谨说道。

听到严谨说唐朗,韦任意提高了警惕,但他依然淡淡地说道:“没错,当时唐朗也是刚刚开展这项手术,实际上他也没做过几例,所以我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看了河东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资料,唐朗是2004年国庆节以后才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严谨说道。

“没错,截止到给我做手术的时候。”韦任意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他一共也才做了五例。”

“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五例。”严谨摸着下巴沉思道,“也不错了。”

“哼!是半年多。”韦任意冷笑着说道,“我记得他给我做手术的时候正好是五一,那时候他做手术的五个病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勇气。”

听到韦任意的话,严谨想到了三一四连环杀人案的一号死者,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正是2005年5-6月,与韦任意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基本吻合。严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的手术是肝脏移植,对吧?”

“没错。”韦任意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每天熬夜,喝酒,抽烟。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挣钱。没想到钱挣到了,身体却垮了。”韦任意看着眼前的金蟾说道:“年轻的时候拿命挣钱,等年纪大了又用钱买命。”他抬头看着严谨,说教般的说道:“所以啊,严队长,工作有时候没必要那么拼,没有什么事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候过于追求完美,反而是过犹不及。所以我们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就是这个到了。”

“中庸之道?”严谨笑着说道,“对你们这些商人来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警察来说真相大于一切。”严谨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些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能放下仇恨的话,我倒不介意中庸一下。”

“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真相。”韦任意说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严谨说道。

“哼,你还是太年轻啊,经历的风雨还不够。”韦任意说道。

“就是经历了再多风雨,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严谨说道。

“你的初心是什么?”韦任意不屑地问道。

“用尽一切手段,送那些人渣下地狱。”严谨说道。

“嗯?”韦任意直视着严谨的双眼,不由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哈哈哈……”严谨也看着韦任意笑了起来。“小丁到底是什么人?”严谨突然收住笑声问道。

韦任意没有想到严谨会突然问到小丁。“小丁?”他愣了一下,深呼吸后缓缓得说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多么优秀?”严谨追问道。

“能够跟年轻时的唐朗媲美。”韦任意赞叹道,“不,他比唐朗更优秀。”韦任意说到这里,眉毛自然的上扬,脸上满是喜悦,这是一种长辈对自家晚辈的赞扬。

“哦?看来韦董事长对他的评价很高啊。”严谨说道。

“不算高,只是实事求是。”韦任意说道。

“能跟我说说,你跟小丁接触的过程中,对他的印象吗?”严谨问道。

韦任意仰起头,笑着看着窗外云层中漏出的缕缕阳光说道:“小丁,他……”突然他收起了笑容,片刻以后,他转头看向严谨,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了唐朗对他的一些评价。”

“是吗?”严谨笑着说道。虽然韦任意矢口否认,但是严谨还是确信,他一定见过小丁。“仁义医疗中心停业,唐朗死亡,不知道你下次肝脏移植该找谁?”严谨说道。

“我的肝脏很好……哦咳咳咳……咳咳,不需要再移植。”韦任意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不知道,您现在的病是什么?”严谨问道。

“只是普通感冒,最近集团是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去看。”韦任意说道。

“董事长。”刚刚的女秘书再次打开了门,“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韦任意说完,看向严谨。

“那我就不打扰了。”严谨起身,转头看向窗外,雨已停,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外面的江面上。“看来今天下午是个好天气。”说完严谨转身向外走去。

车外刑侦支队一队的警员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严队不会让韦任意扣了吧?”刘阳急躁的说道。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韦任意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一个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长给害了。”老刘说道。

“那怎么这么久啊?”刘阳,盯着韦氏大厦的大门说道。

“兴许严队发现了指控韦任意的证据。”汪洋说道。

“啊?那不更危险,万一韦任意铤而走险?”刘阳转头看向车内的其他三人,“要不咱们冲进去吧?”

“你歇会吧。”沈晨看着刘阳无奈的说道。

“你们知道韦任意是怎么认识唐朗的吗?”老刘看着三人,明知故问道。

“不是因为做手术,唐朗是他的医生吗?”沈晨说道。

“嗯——”老刘摇摇头,“他跟唐朗是情敌,唐朗的老婆是韦任意的前女友。”

“什么!”三人惊呼道,“这么狗血啊?”

“啊!我也是听他们在酒桌上说的,原本……”说到八卦,老刘又兴奋了起来。

“严队出来了。”汪洋说着打开了车门,其他几人也没有心情听刘老讲八卦,也开门下了车。

“严队,怎么样?”贺磊迎在前面说道。

“回去再说。”严谨说道。严谨走到车前,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对贺磊说道:“留下两个人。”

贺磊看着严谨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道:“明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