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都市 > 我在地府打狂工 > 第82章 坠落忘川

忘川只有渡船可行,掠过水面的一切都会被水下浸没的爱恨情仇拉下,就连地府预警的咕咕鸟也不例外。

寻常阴魂落入忘川会被立马噬灭,无一例外。

而强大的魂灵,比如地府职员,除了灵魂摆渡者外很少来忘川。

他们坠落忘川虽不会立马被噬灭,但也逃不过水底鬼手的拖曳。

侥幸逃出忘川也会成为忘却一切的游魂孤鬼,最后身形猝灭。

显然灵魂摆渡者李秋云引带教鬼差来忘川就是要让他饱尝被复仇的滋味。

变故却出在了女帝转世的千墨身上,她怎么会又回来了?

扁舟中的绿灯还脱了固着,这是命运开的玩笑吗?

李秋云瞅着又被鬼手拽住的千墨,她虽惊恐却没那么慌乱,已抓起小舟中的摇橹朝攀上来的鬼手打去。

李秋云无意伤害女帝转世后的千墨,他剑气扫向带教鬼差后,立刻唤来了另一只扁舟,上面绿灯闪烁。

千墨被他一提就被甩向了舟中。

带教鬼差见状突破缠身的鬼手就朝被甩在半空中的千墨冲去。

他以为李秋云在拿千墨威胁他。

千墨身下无数的鬼手窜出,试图掖住她拖她落水。

偏偏这个时候,李秋云提起长剑朝踩着鬼手跃来的带教鬼差挥去。

一道剑气震闪了带教鬼差,他狂怒地吼道:“看到了吧?你做下的恶果来反噬你了。”

这寻常时间只在忘川水底冒头的鬼手,今日全都跑出了水面。

看着那一只只诡异的鬼手,被剑气震闪的带教鬼差朝李秋云看去。

李秋云提剑,冷然又道:“苍天有眼,那战场上无数亡魂的恨终于等来了复仇的机会。”

带教鬼差眉头紧蹙,他看到鬼手的那刻耳边就充溢了无数的喊杀声,他早就猜到若他坠落忘川会遭遇什么了。

他不懊悔,只是愧疚。

当初若是早一刻,本可避免两军数以万计的将士死去。

可世间没有如果,他要承受一切,可他看不得女帝转世的千墨牵连其中。

弯刀已无法从忘川水底唤出,他朝前甩出魂珠,魂珠一扫,千墨身下冒出的鬼手迅速退去,他也猝然越过了李秋云所在的小舟。

他刚要触及千墨,一道恍然闪过的剑气又冲来。

千墨被带教鬼差一推,稳稳落在了固有绿灯的扁舟中。

带教鬼差收回魂珠恍然转身,箭头般的长剑瞬间刺穿了他的胸膛,刺地一下又被抽出。

李秋云目色坚定,带教鬼差胸口处的衣物立刻洇出了血。

那是千墨阴魂的心脏,它被长剑穿刺而过。

“不要!我的心!”

千墨扒着船沿叫喊,带教鬼差迅速捂住了洇血的胸口,他没去看伤他的李秋云,却注视着千墨,断续地道出了句,“对不起,没护佑好……”

李秋云又是一道剑气甩来,带教鬼差魂珠脱手,咚的一声也掉进了忘川。

他人也被剑气压身,猛地触到了忘川的水。

呲呲的一阵热气蒸腾后,无数的鬼手窜出水面抓住了带教鬼差,拖掖着使他完全无法脱身。

还一次次地将他往更深的水下拖去。

就在旁边立着的李秋云丝毫没有收起长剑的意思,他甚至再次举起了长剑。

千墨已无法阻止。

李秋云的长剑再次直直地朝下戳进了被鬼手拖住的带教鬼差的心口里。

呲的一声,血染忘川。

腾腾而起的水汽迅速弥漫,许是因了那心脏是融了阳间烈火与龙脉,浸出在水面洇沄而开的血逼退了抓掖带教鬼差的鬼手。

李秋云长剑回抽,带教鬼差身体迅速坠向了水底。

他周身突然冒出呲呲的水泡。

随着身体越坠越深,不见的鬼手又冒了出来,它们再次束住了他。

扒着船沿的千墨震惊,她朝李秋云看去,他冷然地狂笑着,不多时又泪流满面。

她不懂他的表情变化是何意,可她看到了她那融了阳间烈火与龙脉的血有何用处。

她什么都没想,摸出手机甩在舟中,握住魂珠就跳入了忘川。

李秋云一惊,他伸手去拽却晚了一步。

千墨心念笃定,一下就完全没入了忘川。

她根本不会水,是魂珠助了她。

让她哐哐往下踢踏了几下就靠近了被鬼手拖向水底的带教鬼差。

她心下毫无畏惧,双眸紧盯着往川底沉去的带教鬼差。

他的身体正被窜冒出的摧伤他的乱流和鬼手拖曳着。

那呲呲冒出的水泡掠过千墨不断冲向水面。

千墨脑中冒出的竟是化成人的人鱼公主只有得到了王子的真爱才能不化成泡沫在海底消失。

她不愿也不要带教鬼差被忘川噬灭。

她明明不会水却甩动四肢拼了命朝带教鬼差游去,摸出魂珠后伸长手臂环住带教鬼差吻了上去。

她眼边有泪混入了水里,心中却只祈愿着能同带教鬼差一起往上逃脱忘川。

她双唇还贴着,双眸却圆溜溜地睁开紧盯住带教鬼差。

魂珠闪动,它追应了千墨的心念,一点点拖曳着环抱住带教鬼差的千墨往水面冲去。

闭眼的带教鬼差恍然睁开了眼,四目相对的瞬间,他意识到了唇边的温热,眼神微颤后,猛然一退伸手托住了千墨的双肩。

魂珠突然就灭了。

水底冰冷刺骨的鬼手触到了千墨的腿,她颤缩一阵后看向带教鬼差。

带教鬼差将她猛地往上一推,她的手就从带教鬼差腰间脱开了。

她只看到了带教鬼差心疼地摇头和微笑,突然无数冲冒出的鬼手更猛烈地扯着他往川底而去。

千墨身下也有无数鬼手冲来。

她的魂珠灭了,带教鬼差托她朝上的那一下已用尽了力,却不足以送她脱出忘川。

千墨心下无念。

她摸向心口,那里剧痛无比。

她朝看不见带教鬼差的川底看去,心想若实在不行,她就得孤注一掷了。

哗哗,川底突然传出水被拨动的声音。

砰呲砰呲,千墨脚底下有东西斩断了抓掖她腿脚的鬼手,还猛地托着她直冲出了水面。

跃出忘川水面那刻,李秋云伸手拉住千墨将她拖放到了小舟中。

千墨神魂错乱,却看到了托她出水的弯刀。

它暗沉的刀体哐地也落入了舟中。

李秋云手朝后一挥,小舟如风般飞速移动,哗地一下就触了岸。

“表哥!表嫂子!”

含心正在岸上,她看到了飞速而来的小舟,兴奋地冲来,却只见了恍然失神的千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我表哥呢?他人呢?是你灭了他,我要灭了你!”

含心恍出锅勺拎着就朝刚靠岸的李秋云冲去,却哐地一下,她手握的锅勺被甩落在地。

“他被我挑落坠了忘川,生死看命。这女帝的转世我送回来了,你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退回黄泉路。”

千墨被托起缓落到了岸上,弯刀也被甩落了出去。

李秋云转身乘着小舟倏忽间没入了忘川的迷雾中。

“不会的,表哥不会被灭的,这女帝还在这呢!”

含心捡起弯刀抱在怀里,回头去看千墨,千墨手里的魂珠猝然一闪,她身影蓦地就消失了。

“不——”

千墨耳边只留下了含心不甘而痛苦的声音,她晃过神时又已在阎罗殿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