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科幻 > 港片:枭雄的诞生 > 第208章 赌神正试图偷鸡

地上撒满了绿油油的美元,大多数人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巨额的钞票堆。

地面的现金额度超过了两千多万,还没算上那份价值三千多万的银行本票。第四轮出牌已逼近千万级别,这一局真能突破五千多万美元的记录?

荷官眼神紧锁,他洗牌的动作并无任何特技,纯粹是随机洗牌。

然而没想到的是,洗出来的结果竟然是这般惊人。

五张牌已经全部发出,赌桌上赫然呈现出三张a与三张k针锋相对的局面。

荷官略微思考了一下,镇定地说:“三张a先发言。”

袁浩云轻轻一笑,朝陈金城撇了撇嘴,语气平淡地说道:“看来这把我是赢定了。”

陈金城面色严肃地回应:“年轻人,你不明白在底牌未翻开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的道理吗?”

“哈哈,三张a对抗三张k,明面上我的赢面明显比你大!”

袁浩云嗤笑一声,拿起底牌,慢慢地搓动。

李一鸣悄悄转头瞥了一眼身后伸长脖子张望的保安。

保安仿佛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事物,呆立在那里,愣住了。

陈金城时不时地朝保安望去,却见他站在那儿像睡着了一样,毫无反应。

他气得咬牙切齿,真是个废物,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白白浪费了他一百万美元。

“赌神的底牌究竟是什么呢?”

陈金城心中暗自琢磨,赌神说得没错,从概率上看,他的确比自己更有优势获胜。

但在赌场上,可以只凭概率做决定吗?

他也抓起了自己的底牌,缓缓地转动起来。

突然间,陈金城感觉到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因为眼前的一幕关乎他的命运。

无论是赌桌上的几千万元输赢,他都将全部身家押注在自己身上。

一旦输掉这一局,他就将倾家荡产,还会背上一身高利贷债务。

届时,他在赌场上的风云人物地位也将毁于一旦,生活堪忧!

因此,他必须赢得这场赌局!

李一鸣瞳孔骤缩,他的视力极佳,看得更远更清晰。

“系统,兑换80点积分,全部用于提升技能‘夜视’等级。”

升级的过程并无痛苦,反而带来一阵清爽舒适的体验。

夜视技能并不仅仅适用于夜晚观察事物,它还能赋予使用者类似猫头鹰般的超远视距能力。

他之前的夜视技能仅有一级,此后未曾提升,现在则一口气升到了九级。

他紧紧盯着陈金城的眼镜,发现自己的瞳孔收缩至针尖般大小。

陈金城查看底牌后,嘴角微微上扬,旋即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

他放下底牌,笑容满面地看着对面的“赌神”。

“赌神,该你叫牌了。”

袁浩云放下底牌,并未言语,而是摩挲着手指上的翡翠戒指。

他对陈金城说道:“我还有两千多万,而你看上去似乎没那么多钱了吧。”

陈金城内心冷笑:“我是四条老k,高进想赢我,除非底牌是老a。”

“但他拿到老a的概率只有几分之一,四张老a齐聚一堂的可能性更是低至千分之一。”

所谓的“偷鸡”,就是在对手面前装模作样的表现得慌张恐惧,以吓退对方。

高进显然是打算偷鸡,身为赌术高手,自然也是偷鸡的好手。

而在高手之间施展偷鸡之计,需要坚毅的心理素质、雄厚的资金实力以及影帝级别的演技。

陈金城朝坐在一旁的南哥点了点头,南哥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片刻。

不久之后,南哥等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进来,上面堆放着几个黑色的大麻袋。

“哗啦——”

南哥解开一个麻袋,里头散落出一堆美元。

陈金城笑着对袁浩云说:“这里有五千万元美元,你想玩多大的?我陪你玩啊!”

“不过,你的钱够不够呢?”

袁浩云收敛笑意,目光坚定地盯着陈金城,沉声问道:“你似乎信心满满?”

“那是当然!”

陈金城笑了笑,接着又抬眼看了看背后的保安。

他先前之所以让南哥去取钱,当然不只是为了与赌神斗气或是心理战术那么简单。

他是想拖延时间,给那位笨拙的保安争取机会。

此刻,那个保安终于清醒过来,迷茫地歪着头,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恶魔在地狱中狂吼,将他的灵魂拽入地狱。

“莫非是我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神?”

“这是对我个人的警告吗?”

保安在心中琢磨着,紧接着他看向赌神桌面上的牌,三条a外加一张10。

“那么底牌是a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随后,他看向对面的陈金城,按特定规律眨眼传达信息。

陈金城察觉到了他的信号,用自己的食指在膝上敲击,同时接收到来自安保人员的密码信息。

袁浩云瞥了李一鸣一眼,后者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跟你赌五千万元美元!”

陈金城接收到情报后,心中的胜算更大,胸有成竹地认为赌神正试图偷鸡。

他淡笑着对赌神说:“赌神,你只有两千万元,现在是你钱不够了!”

袁浩云向李一鸣点头示意,李一鸣从手提包内抽出一叠资料。

“我这里有纽约、东京、港岛的几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800万美元,暂且就算3000万美元吧!”

他看向陈金城,笑着说:“老爷子,您还要赌吗?”

一旁的兴叔挥了挥手,立刻有专人上前核验资料的真实性。

众人暂停赌博,等待审核结果。

观众席上瞬间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精彩绝伦,果然是神仙打架!”

“太刺激了,我们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赌神、赌魔,有称号的人果然都不简单!”

“我的天哪,这局赌资已经超过一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

“可未必,我觉得他们在互相试探,以此施加心理压力!”

“这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赌局!精彩绝伦啊!”

片刻过后,专业人士确认道:“没问题,这些房产资料可以折合为3000万美元。”

陈金城搁下手中的雪茄,他死死地盯着赌神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呵呵!”

他笑着道:“按照规矩,该你叫牌了,你觉得我会跟进吗?”

陈金城朝坐在一旁的南哥点了点头,南哥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片刻。

不久之后,南哥等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进来,上面堆放着几个黑色的大麻袋。

“哗啦——”

南哥解开一个麻袋,里头散落出一堆美元。

陈金城笑着对袁浩云说:“这里有五千万元美元,你想玩多大的?我陪你玩啊!”

“不过,你的钱够不够呢?”

袁浩云收敛笑意,目光坚定地盯着陈金城,沉声问道:“你似乎信心满满?”

“那是当然!”

陈金城笑了笑,接着又抬眼看了看背后的保安。

他先前之所以让南哥去取钱,当然不只是为了与赌神斗气或是心理战术那么简单。

他是想拖延时间,给那位笨拙的保安争取机会。

此刻,那个保安终于清醒过来,迷茫地歪着头,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恶魔在地狱中狂吼,将他的灵魂拽入地狱。

“莫非是我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神?”

“这是对我个人的警告吗?”

保安在心中琢磨着,紧接着他看向赌神桌面上的牌,三条a外加一张10。

“那么底牌是a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随后,他看向对面的陈金城,按特定规律眨眼传达信息。

陈金城察觉到了他的信号,用自己的食指在膝上敲击,同时接收到来自安保人员的密码信息。

袁浩云瞥了李一鸣一眼,后者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跟你赌五千万元美元!”

陈金城接收到情报后,心中的胜算更大,胸有成竹地认为赌神正试图偷鸡。

他淡笑着对赌神说:“赌神,你只有两千万元,现在是你钱不够了!”

袁浩云向李一鸣点头示意,李一鸣从手提包内抽出一叠资料。

“我这里有纽约、东京、港岛的几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800万美元,暂且就算3000万美元吧!”

他看向陈金城,笑着说:“老爷子,您还要赌吗?”

一旁的兴叔挥了挥手,立刻有专人上前核验资料的真实性。

众人暂停赌博,等待审核结果。

观众席上瞬间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精彩绝伦,果然是神仙打架!”

“太刺激了,我们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赌神、赌魔,有称号的人果然都不简单!”

“我的天哪,这局赌资已经超过一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

“可未必,我觉得他们在互相试探,以此施加心理压力!”

“这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赌局!精彩绝伦啊!”

片刻过后,专业人士确认道:“没问题,这些房产资料可以折合为3000万美元。”

陈金城搁下手中的雪茄,他死死地盯着赌神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呵呵!”

他笑着道:“按照规矩,该你叫牌了,你觉得我会跟进吗?”

陈金城朝坐在一旁的南哥点了点头,南哥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片刻。

不久之后,南哥等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进来,上面堆放着几个黑色的大麻袋。

“哗啦——”

南哥解开一个麻袋,里头散落出一堆美元。

陈金城笑着对袁浩云说:“这里有五千万元美元,你想玩多大的?我陪你玩啊!”

“不过,你的钱够不够呢?”

袁浩云收敛笑意,目光坚定地盯着陈金城,沉声问道:“你似乎信心满满?”

“那是当然!”

陈金城笑了笑,接着又抬眼看了看背后的保安。

他先前之所以让南哥去取钱,当然不只是为了与赌神斗气或是心理战术那么简单。

他是想拖延时间,给那位笨拙的保安争取机会。

此刻,那个保安终于清醒过来,迷茫地歪着头,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恶魔在地狱中狂吼,将他的灵魂拽入地狱。

“莫非是我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神?”

“这是对我个人的警告吗?”

保安在心中琢磨着,紧接着他看向赌神桌面上的牌,三条a外加一张10。

“那么底牌是a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随后,他看向对面的陈金城,按特定规律眨眼传达信息。

陈金城察觉到了他的信号,用自己的食指在膝上敲击,同时接收到来自安保人员的密码信息。

袁浩云瞥了李一鸣一眼,后者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跟你赌五千万元美元!”

陈金城接收到情报后,心中的胜算更大,胸有成竹地认为赌神正试图偷鸡。

他淡笑着对赌神说:“赌神,你只有两千万元,现在是你钱不够了!”

袁浩云向李一鸣点头示意,李一鸣从手提包内抽出一叠资料。

“我这里有纽约、东京、港岛的几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800万美元,暂且就算3000万美元吧!”

他看向陈金城,笑着说:“老爷子,您还要赌吗?”

一旁的兴叔挥了挥手,立刻有专人上前核验资料的真实性。

众人暂停赌博,等待审核结果。

观众席上瞬间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精彩绝伦,果然是神仙打架!”

“太刺激了,我们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赌神、赌魔,有称号的人果然都不简单!”

“我的天哪,这局赌资已经超过一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

“可未必,我觉得他们在互相试探,以此施加心理压力!”

“这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赌局!精彩绝伦啊!”

片刻过后,专业人士确认道:“没问题,这些房产资料可以折合为3000万美元。”

陈金城搁下手中的雪茄,他死死地盯着赌神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呵呵!”

他笑着道:“按照规矩,该你叫牌了,你觉得我会跟进吗?”

陈金城朝坐在一旁的南哥点了点头,南哥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片刻。

不久之后,南哥等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进来,上面堆放着几个黑色的大麻袋。

“哗啦——”

南哥解开一个麻袋,里头散落出一堆美元。

陈金城笑着对袁浩云说:“这里有五千万元美元,你想玩多大的?我陪你玩啊!”

“不过,你的钱够不够呢?”

袁浩云收敛笑意,目光坚定地盯着陈金城,沉声问道:“你似乎信心满满?”

“那是当然!”

陈金城笑了笑,接着又抬眼看了看背后的保安。

他先前之所以让南哥去取钱,当然不只是为了与赌神斗气或是心理战术那么简单。

他是想拖延时间,给那位笨拙的保安争取机会。

此刻,那个保安终于清醒过来,迷茫地歪着头,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恶魔在地狱中狂吼,将他的灵魂拽入地狱。

“莫非是我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神?”

“这是对我个人的警告吗?”

保安在心中琢磨着,紧接着他看向赌神桌面上的牌,三条a外加一张10。

“那么底牌是a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随后,他看向对面的陈金城,按特定规律眨眼传达信息。

陈金城察觉到了他的信号,用自己的食指在膝上敲击,同时接收到来自安保人员的密码信息。

袁浩云瞥了李一鸣一眼,后者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跟你赌五千万元美元!”

陈金城接收到情报后,心中的胜算更大,胸有成竹地认为赌神正试图偷鸡。

他淡笑着对赌神说:“赌神,你只有两千万元,现在是你钱不够了!”

袁浩云向李一鸣点头示意,李一鸣从手提包内抽出一叠资料。

“我这里有纽约、东京、港岛的几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800万美元,暂且就算3000万美元吧!”

他看向陈金城,笑着说:“老爷子,您还要赌吗?”

一旁的兴叔挥了挥手,立刻有专人上前核验资料的真实性。

众人暂停赌博,等待审核结果。

观众席上瞬间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精彩绝伦,果然是神仙打架!”

“太刺激了,我们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赌神、赌魔,有称号的人果然都不简单!”

“我的天哪,这局赌资已经超过一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

“可未必,我觉得他们在互相试探,以此施加心理压力!”

“这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赌局!精彩绝伦啊!”

片刻过后,专业人士确认道:“没问题,这些房产资料可以折合为3000万美元。”

陈金城搁下手中的雪茄,他死死地盯着赌神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呵呵!”

他笑着道:“按照规矩,该你叫牌了,你觉得我会跟进吗?”

陈金城朝坐在一旁的南哥点了点头,南哥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片刻。

不久之后,南哥等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进来,上面堆放着几个黑色的大麻袋。

“哗啦——”

南哥解开一个麻袋,里头散落出一堆美元。

陈金城笑着对袁浩云说:“这里有五千万元美元,你想玩多大的?我陪你玩啊!”

“不过,你的钱够不够呢?”

袁浩云收敛笑意,目光坚定地盯着陈金城,沉声问道:“你似乎信心满满?”

“那是当然!”

陈金城笑了笑,接着又抬眼看了看背后的保安。

他先前之所以让南哥去取钱,当然不只是为了与赌神斗气或是心理战术那么简单。

他是想拖延时间,给那位笨拙的保安争取机会。

此刻,那个保安终于清醒过来,迷茫地歪着头,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恶魔在地狱中狂吼,将他的灵魂拽入地狱。

“莫非是我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神?”

“这是对我个人的警告吗?”

保安在心中琢磨着,紧接着他看向赌神桌面上的牌,三条a外加一张10。

“那么底牌是a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随后,他看向对面的陈金城,按特定规律眨眼传达信息。

陈金城察觉到了他的信号,用自己的食指在膝上敲击,同时接收到来自安保人员的密码信息。

袁浩云瞥了李一鸣一眼,后者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跟你赌五千万元美元!”

陈金城接收到情报后,心中的胜算更大,胸有成竹地认为赌神正试图偷鸡。

他淡笑着对赌神说:“赌神,你只有两千万元,现在是你钱不够了!”

袁浩云向李一鸣点头示意,李一鸣从手提包内抽出一叠资料。

“我这里有纽约、东京、港岛的几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800万美元,暂且就算3000万美元吧!”

他看向陈金城,笑着说:“老爷子,您还要赌吗?”

一旁的兴叔挥了挥手,立刻有专人上前核验资料的真实性。

众人暂停赌博,等待审核结果。

观众席上瞬间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精彩绝伦,果然是神仙打架!”

“太刺激了,我们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赌神、赌魔,有称号的人果然都不简单!”

“我的天哪,这局赌资已经超过一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

“可未必,我觉得他们在互相试探,以此施加心理压力!”

“这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赌局!精彩绝伦啊!”

片刻过后,专业人士确认道:“没问题,这些房产资料可以折合为3000万美元。”

陈金城搁下手中的雪茄,他死死地盯着赌神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呵呵!”

他笑着道:“按照规矩,该你叫牌了,你觉得我会跟进吗?”

陈金城朝坐在一旁的南哥点了点头,南哥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片刻。

不久之后,南哥等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进来,上面堆放着几个黑色的大麻袋。

“哗啦——”

南哥解开一个麻袋,里头散落出一堆美元。

陈金城笑着对袁浩云说:“这里有五千万元美元,你想玩多大的?我陪你玩啊!”

“不过,你的钱够不够呢?”

袁浩云收敛笑意,目光坚定地盯着陈金城,沉声问道:“你似乎信心满满?”

“那是当然!”

陈金城笑了笑,接着又抬眼看了看背后的保安。

他先前之所以让南哥去取钱,当然不只是为了与赌神斗气或是心理战术那么简单。

他是想拖延时间,给那位笨拙的保安争取机会。

此刻,那个保安终于清醒过来,迷茫地歪着头,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恶魔在地狱中狂吼,将他的灵魂拽入地狱。

“莫非是我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神?”

“这是对我个人的警告吗?”

保安在心中琢磨着,紧接着他看向赌神桌面上的牌,三条a外加一张10。

“那么底牌是a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随后,他看向对面的陈金城,按特定规律眨眼传达信息。

陈金城察觉到了他的信号,用自己的食指在膝上敲击,同时接收到来自安保人员的密码信息。

袁浩云瞥了李一鸣一眼,后者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跟你赌五千万元美元!”

陈金城接收到情报后,心中的胜算更大,胸有成竹地认为赌神正试图偷鸡。

他淡笑着对赌神说:“赌神,你只有两千万元,现在是你钱不够了!”

袁浩云向李一鸣点头示意,李一鸣从手提包内抽出一叠资料。

“我这里有纽约、东京、港岛的几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800万美元,暂且就算3000万美元吧!”

他看向陈金城,笑着说:“老爷子,您还要赌吗?”

一旁的兴叔挥了挥手,立刻有专人上前核验资料的真实性。

众人暂停赌博,等待审核结果。

观众席上瞬间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精彩绝伦,果然是神仙打架!”

“太刺激了,我们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赌神、赌魔,有称号的人果然都不简单!”

“我的天哪,这局赌资已经超过一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

“可未必,我觉得他们在互相试探,以此施加心理压力!”

“这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赌局!精彩绝伦啊!”

片刻过后,专业人士确认道:“没问题,这些房产资料可以折合为3000万美元。”

陈金城搁下手中的雪茄,他死死地盯着赌神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呵呵!”

他笑着道:“按照规矩,该你叫牌了,你觉得我会跟进吗?”

陈金城朝坐在一旁的南哥点了点头,南哥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片刻。

不久之后,南哥等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进来,上面堆放着几个黑色的大麻袋。

“哗啦——”

南哥解开一个麻袋,里头散落出一堆美元。

陈金城笑着对袁浩云说:“这里有五千万元美元,你想玩多大的?我陪你玩啊!”

“不过,你的钱够不够呢?”

袁浩云收敛笑意,目光坚定地盯着陈金城,沉声问道:“你似乎信心满满?”

“那是当然!”

陈金城笑了笑,接着又抬眼看了看背后的保安。

他先前之所以让南哥去取钱,当然不只是为了与赌神斗气或是心理战术那么简单。

他是想拖延时间,给那位笨拙的保安争取机会。

此刻,那个保安终于清醒过来,迷茫地歪着头,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恶魔在地狱中狂吼,将他的灵魂拽入地狱。

“莫非是我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神?”

“这是对我个人的警告吗?”

保安在心中琢磨着,紧接着他看向赌神桌面上的牌,三条a外加一张10。

“那么底牌是a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随后,他看向对面的陈金城,按特定规律眨眼传达信息。

陈金城察觉到了他的信号,用自己的食指在膝上敲击,同时接收到来自安保人员的密码信息。

袁浩云瞥了李一鸣一眼,后者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跟你赌五千万元美元!”

陈金城接收到情报后,心中的胜算更大,胸有成竹地认为赌神正试图偷鸡。

他淡笑着对赌神说:“赌神,你只有两千万元,现在是你钱不够了!”

袁浩云向李一鸣点头示意,李一鸣从手提包内抽出一叠资料。

“我这里有纽约、东京、港岛的几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800万美元,暂且就算3000万美元吧!”

他看向陈金城,笑着说:“老爷子,您还要赌吗?”

一旁的兴叔挥了挥手,立刻有专人上前核验资料的真实性。

众人暂停赌博,等待审核结果。

观众席上瞬间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精彩绝伦,果然是神仙打架!”

“太刺激了,我们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赌神、赌魔,有称号的人果然都不简单!”

“我的天哪,这局赌资已经超过一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

“可未必,我觉得他们在互相试探,以此施加心理压力!”

“这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赌局!精彩绝伦啊!”

片刻过后,专业人士确认道:“没问题,这些房产资料可以折合为3000万美元。”

陈金城搁下手中的雪茄,他死死地盯着赌神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呵呵!”

他笑着道:“按照规矩,该你叫牌了,你觉得我会跟进吗?”

陈金城朝坐在一旁的南哥点了点头,南哥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片刻。

不久之后,南哥等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进来,上面堆放着几个黑色的大麻袋。

“哗啦——”

南哥解开一个麻袋,里头散落出一堆美元。

陈金城笑着对袁浩云说:“这里有五千万元美元,你想玩多大的?我陪你玩啊!”

“不过,你的钱够不够呢?”

袁浩云收敛笑意,目光坚定地盯着陈金城,沉声问道:“你似乎信心满满?”

“那是当然!”

陈金城笑了笑,接着又抬眼看了看背后的保安。

他先前之所以让南哥去取钱,当然不只是为了与赌神斗气或是心理战术那么简单。

他是想拖延时间,给那位笨拙的保安争取机会。

此刻,那个保安终于清醒过来,迷茫地歪着头,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恶魔在地狱中狂吼,将他的灵魂拽入地狱。

“莫非是我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神?”

“这是对我个人的警告吗?”

保安在心中琢磨着,紧接着他看向赌神桌面上的牌,三条a外加一张10。

“那么底牌是a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随后,他看向对面的陈金城,按特定规律眨眼传达信息。

陈金城察觉到了他的信号,用自己的食指在膝上敲击,同时接收到来自安保人员的密码信息。

袁浩云瞥了李一鸣一眼,后者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跟你赌五千万元美元!”

陈金城接收到情报后,心中的胜算更大,胸有成竹地认为赌神正试图偷鸡。

他淡笑着对赌神说:“赌神,你只有两千万元,现在是你钱不够了!”

袁浩云向李一鸣点头示意,李一鸣从手提包内抽出一叠资料。

“我这里有纽约、东京、港岛的几处房产,总价值超过3800万美元,暂且就算3000万美元吧!”

他看向陈金城,笑着说:“老爷子,您还要赌吗?”

一旁的兴叔挥了挥手,立刻有专人上前核验资料的真实性。

众人暂停赌博,等待审核结果。

观众席上瞬间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精彩绝伦,果然是神仙打架!”

“太刺激了,我们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赌神、赌魔,有称号的人果然都不简单!”

“我的天哪,这局赌资已经超过一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

“可未必,我觉得他们在互相试探,以此施加心理压力!”

“这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赌局!精彩绝伦啊!”

片刻过后,专业人士确认道:“没问题,这些房产资料可以折合为3000万美元。”

陈金城搁下手中的雪茄,他死死地盯着赌神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呵呵!”

他笑着道:“按照规矩,该你叫牌了,你觉得我会跟进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