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科幻空间 > 危险游戏,开局寻找爱丽丝的爱人 > 第64章 副本九:百鬼夜行(2)

刚才陈曦还兴致勃勃地说着两个人的坏话,等到正主出现,陈曦又像以往那样,转过头闭口不言。

仿佛刚才自己什么都没说过,又仿佛一点都不想看到这装腔作势的两个人。

让人觉得晨曦的话有理的还属林瀚宇,他看到里面的人,重重哼了一声,甚至咳了一口浓痰。

九歌有一瞬间犯恶心,再一个,她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修罗场,何况陈曦还一脸无所谓,倒是让九歌有一种说别人坏话被人听见的错觉。

等那两人消失了,陈曦才屈尊把她的脑袋拧回来:“哼,你瞧见了吧,就那么粗俗的一个人,两人可真是破锅配烂盖,尊重祝福锁死!”

“那个,”九歌摸摸鼻子,“要么我们也出去看看吧。”

虽然现在玩家们还没有摸清楚游戏规则,但核心一定是七天之后的百鬼夜行,是要活到百鬼夜行还是怎么回事,需要进一步探索。

但每一次副本都不简单,提前摸好线路图——哪怕是逃跑线路,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两个人在走廊门口遇见陈嘉彦,于是顺理成章变成了三人行。

陈曦苦笑:“你们俩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

“还行吧。”陈嘉彦不疑有他,很轻松地吹着口哨走在前面,“我和九歌也算是老搭档了,就像你听到的那样,大佬带飞我。”

“那你们要小心,”陈曦接下来的话却让九歌和陈嘉彦都始料未及,“婉儿不是个省心的,她专门喜欢抢别人男朋友。”

陈嘉彦的口哨带了个重重的拐弯:“首先,我俩不是什么男女朋友,我俩是革命友谊,说爱情我觉得有点肤浅了。

第二,怎么抢?”

“她总有手段的。”

“有手段抢男人没用,有手段通关,不用她抢,我就去叭叭舔着她了。”

九歌忍着没笑出声,想陈嘉彦还真是话糙理不糙。

前面有一个鬼屋。

游乐园嘛,有鬼屋很正常,两人正准备往里走,就看见婉儿和林瀚宇慌慌张张从入口处跑出来:“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见到九歌三人,婉儿很自来熟地摆手:“我的天你们可千万别进去,这里面特别吓人,我怀疑百鬼夜行的那些鬼全都在这里面了。”

她这么一说,陈嘉彦来了兴趣,抬脚就往里走:“你这么说我可得看看,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刺激。”

“别进去!”婉儿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看起来可真是个美人儿,让九歌想起林黛玉,而且因为陈曦做的铺垫,现在九歌看婉儿总觉得怪怪的,透着一股茶气。

先入为主可真的太可怕了。

婉儿扭头,看到九歌身后的陈曦,倒不是陈曦存在感低,而是因为一见到这俩人,陈曦就往后躲,仿佛俩人身上沾着什么致命的病毒一样,才导致婉儿看不到她。

婉儿见到她,又见到她和九歌在一起,脸上露出微微诧异的神情,那眼神很深仿佛有故事,仿佛想要告诉九歌什么,但碍于陈曦在,却没有办法说出口。

“哎呦!”里面传来陈嘉彦惊叫的声音,感觉像是摔倒了。

鬼屋么,就算是平时也会很害怕的,何况还是在恐怖副本里,所以婉儿一听,仿佛回过神来,脸色煞白:“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一定要小心,总感觉这鬼屋怪怪的,充满邪气。”

百鬼夜行总不能真的是这些“鬼”活过来然后对玩家大开杀戒吧?

九歌觉得要是副本这么好猜,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难以通关。

里面很黑,幸好九歌早有准备,她准备了一个小型的强光手电,每次进副本的时候带上,这是子孙娘娘那个副本之后留下来的后遗症。

黑暗真的太可怕了。

但是强光手电比较小,而且因为里面空间也很狭窄,这个鬼屋依山而建,所以整个内部建筑就是一条长长的隧道,内部空间很有限,加上拐弯很多,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往里走就看到陈嘉彦摔倒在地,地上有一排模型,模型上的一只手大概是因为年久失修,铁丝钻出来了,挂在了陈嘉彦的衣服上,而且刚好挂在后背上。

导致陈嘉彦不管怎么努力都够不着,急得原地转圈。

见到九歌,他好像看到了救世主:“九歌,帮帮我!帮帮我!”

九歌三步并作两步,过去正准备摘下这只手,忽然听见了山洞外面,传来渺远的钟声,紧接着是防空警报的声音。

长长的鸣笛声在空中呜呜作响,盘旋在整个小镇上空。

天色已经晚了,太阳也收敛了最后一丝余晖,整个小镇落在一片静谧安详之中,这时候那些沉静的雕塑在暗夜中就显得格外诡异。

这种鸣笛声叫人不安。

九歌正准备加快速度,忽然听见了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后她看到陈嘉彦屁股后面挂着的那只手动了一下,挣脱了她的掌控。

九歌以为是陈嘉彦故意捣乱:“别乱动,我摘不下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嘉彦几乎哭出来:“我一动都不敢动,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添了一个拍人屁股的坏毛病。”

这下轮到九歌愣住,她没有伸手去拿那节胳膊,因为她看到那节胳膊在陈嘉彦的屁股上一跳一跳的,仿佛也在极力挣脱束缚。

与此同时,山洞身处,耳边,几乎无处不在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九歌看到地上的模型好像有了生命地站起来,缓缓朝九歌和陈嘉彦的方向逼近。

“我靠快跑!”

九歌喊完,陈曦扭头就跑,陈嘉彦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我屁股上到底怎么回事,是摘不下来了吗?”

“先别说废话了,快跑!”

无数声音由远及近,窸窸窣窣的声音震得人头皮发麻,九歌拽着陈嘉彦从入口处跑出去,她看到不远处的天幕下奔腾而来的骏马——确切地说是鬼马。

跑得很快,毫无情感,让九歌不敢停留,这要是被追上踩一脚,估计肠子都得给你踩出来。

身后的各种鬼模型也跑了出来,明显是朝着三人的方向来的。

九歌拉着陈嘉彦,身后跟着陈曦——她上了大学之后就很少运动,体力早就跟不上了,所以最先跑出来,但是现在却被远远落在后头——一路狂奔。

“快快快,跑回旅馆。”

旅馆就在眼前,正当九歌还差十米就到了的时候,旅馆前面放着的两个模型: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忽然活动活动筋骨,眼睛转了转,最后定格在飞驰而来的三人身上,特别是陈嘉彦。

当然,离得这么远,九歌也看不清白雪公主到底瞄准了谁,总之在看到三人跑过来的时候,白雪公主忽然像个反派一样眯着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多得的猎物。

前有猛虎,后有追兵。

九歌当下拐了个弯,往草丛深处跑过去,陈嘉彦屁股后面还吊着那节手臂,随着他跑步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屁股,吓得陈嘉彦也不知道是那节手还是被抓住了,一路上不停回头,把自己吓得鬼哭狼嚎的。

陈曦真的跑不动了,九歌前面拉着陈嘉彦,后面发现陈曦没跟上,还不忘了折返回来拉上陈曦,三个人跌跌撞撞一起。

最累的应该是陈嘉彦。

如果说陈曦和九歌虽然长久没有运动过,但是好歹大学还有体育课,正常八百米还是要跑的,该经历的毒打一个也不会少。

但是陈嘉彦,可就完全不行了。

出身于小少爷的他完全就没有干过体力活。

上大学的时候体育测验,他跑不动从来都是找代跑。

那时候他爸是校董,谁也不敢说什么。

陈嘉彦一直以自己养尊处优为自豪,头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出身。

有几个瞬间,他都觉得要不然就这么放弃了,可要是刚进副本就死掉,又总觉得不甘心。

就这么一跑,分神了,脚底下一滑直接滑倒在地上。

那一瞬间,陈嘉彦狠下心来想,要是那些“鬼”要对自己下手,那她也要拼个你死我活,绝对不能就这样认输了。

“陈嘉彦!”九歌一声惊呼,准备回身去救人,但是那些鬼可不是吃素的,速度那么快,哄着眼睛冲过来。

你可能见过红眼睛小兔子,但是一定没见过红眼睛露着尖牙的白雪公主,真是怎么看怎么吓人。

“快走,别管我,快走!九歌你要是赢了还能分我一点积分,你要是和我一起死了那就是真的完了!”

陈嘉彦脑子快,到这节骨眼上也没忘了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

倒是让九歌清醒了不少。

何况还有一个陈曦,努力抓着九歌的胳膊:“快走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快走啊他们追上来了!”

陈嘉彦可能是扭了脚,九歌不想走,扶了好几下都没能把他从地上拽起来,而那些鬼已经近在眼前。

“快走!”

九歌被陈曦连拖带拽带走了。

陈嘉彦跌跌撞撞站起来往反方向跑,结果一不小心又摔倒了。

但——“哎呦!啊!哎呦!”那些鬼见到她摔倒,并没有当回事,甚至没有人去抓他,反而纷纷从她身上踩过去,全追着九歌和陈曦的方向去了。

这倒是怎么回事?

被追上难道也没事吗?

陈曦和九歌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她们被鬼追得呜哩哇啦的。

终于,前面出现两棵树,一棵是杨树,另一棵还是杨树,这两棵树都长得很高大,而且因为保护,树根部都缠着厚厚的麻绳。

九歌和陈曦对视一眼,一人一棵树,踩着树根部的麻绳,像猴子一样灵活地爬了上去。

坐在粗壮的树杈上,九歌才松了一口气,感觉那些鬼应该不会过来了,而她也确实感觉追着自己的鬼变少了很多。

但陈曦那边就没那么幸运了。

她都要哭出来,坐在九歌对面的树杈上:“九歌,九歌,你看这可怎么办,怎么感觉他们全都是冲着我来的!”

一看,可不是吗,那些鬼全都聚集到陈曦那棵树下去了,而且还在努力地往上爬。

那些鬼马嘶吼着用身体去撞树干,而其他的骷髅头,清朝僵尸,以及白雪公主,甚至还有兔八哥、小熊维尼以及七个小矮人都在努力往上爬。

这一幕真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些鬼虽然是鬼,但也是有基本判断能力的,在追逐的过程中,它们已经感觉到,陈曦的体能相比九歌来说要更加薄弱,在树上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比如体力耗尽,比如困倦,都有可能让她们从树上掉下来。

那最有可能先掉下来的就是陈曦。

所以它们对陈曦这棵树趋之若鹜。

九歌其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她甚至尝试着大喊大叫吸引鬼们的注意力,不过鬼们完全不为所动。

正当她一筹莫展之时,对面楼上的窗户忽然打开一条缝隙,陈嘉彦探出一个脑袋来:“九歌,我在这里!”

浓重的夜幕,能见度不是很好,九歌一下子就听出来是陈嘉彦的声音,又惊又喜:“陈嘉彦,你还活着,你在哪?”

“往上,往上看,窗户这里!”

看了很久,九歌才从一片黑夜当中看到那个努力探出来的小脑袋。

“你居然还活着,你小子可以啊!”九歌看到陈嘉彦活着,一颗一直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差点激动得哭出来,“我以前小看你了。”

“你俩也不赖,居然可以爬这么高,我把绳子给你甩过去,你到时候可以爬上来。”

九歌点点头,陈嘉彦低头四下看了看,他所在的房间是一个仓库,仓库里堆满了废旧杂物,其中就有很多模型半成品,大部分都是脑袋,只有脑袋没有身子。

看起来很奇怪。

不过此刻也顾不得,而且自从发现那些鬼并不抓自己之后,陈嘉彦俨然以为自己打开了任督二脉,成为了天选之子,美中不足就是挂在屁股后面的那只手,一直蹦蹦跳跳地想要逃走。

拍得他屁股疼,陈嘉彦很烦躁:“别动了!再动我就打你!你以为我愿意挂着你呢?哈不是因为我自己够不着?等我把人拉上来,把你摘下来,就扔得远远的。”

那手好像真的听懂了,居然不再乱动。

陈嘉彦找到一捆绳子,另一头拴上一个人头模型就朝着九歌的方向扔了过去。

九歌也很精准地接住了,就是接的时候太用力,差点从树上栽下去。

九歌把绳子的一头拴在树上,陈嘉彦则把另一端牢牢拴在门把手上,两方绷直,九歌仗着自己功夫好体重轻,居然真的爬了上去。

紧接着二人如法炮制,把陈曦也拽了上来。

惊魂未定的陈曦一上来就哭了,九歌问陈嘉彦:“你小子怎么没事?吓死我了!”

陈嘉彦嘿嘿一笑:“咱也不知道,就知道我摔倒之后,那些鬼最后没有来追我,反而是追着你们去了,我这一路上都想救你们,但总不能肉搏,他们只是不抓我,并不是怕我,好在让我抓住机会了。”

说话间,陈嘉彦屁股后面的手仿佛又有了感知,不停地蹦蹦跳跳起来:“别乱动!”

陈嘉彦皱眉:“我真是服了,我这屁股都要被它给打肿了,能不能帮我把它摘下来。”

九歌不疑有他,想着摘下来也行,这一次不慌不忙,很容易就摘下来了,那只手力大无穷,虽然九歌还想好好研究一下,她甚至有了一个模糊的念头。

陈嘉彦没有被追,是不是跟这只手有关系。

但是还没等她想出头绪,这只力大无穷又滑不溜丢的手居然从她手里蹦出去,然后用五根手指头当腿,飞快朝着窗外跑。

陈嘉彦眼疾手快扑过去把它压在怀里,结果这只手居然把他顶起来并且扔出去,然后跳出窗子,不见了。

“可能是去找他的主人了吧。”九歌说。

三个人趴在窗口,三个小脑袋挤在窗户边上。

忽然,鬼群开始躁动起来,明明方才谁都没有关注这栋楼,但此时此刻就像闻到血腥味的狼群,一窝蜂涌到墙根底下。

陈曦打了个哆嗦,说出了九歌一直想说的话:“你说,是不是刚才那只手的功劳,所以它们没有闻到我们的味道,现在那只手不见了,他们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