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玄幻 > 开局圣地师叔祖,女帝为徒仙为奴 > 第293章 紫微破七曜(2章合一)

平复下心情,千秋又恢复了那副女帝模样。

身穿九羽甲,昂首挺胸地走到了广场之上。

四月二十八日,大渊女帝千秋御驾亲征,自大渊出兵,一路往北打去。

同日,君傲之他们自青龙关一路向东杀去。

度厄圣地见状,无条件支援沿路小国,只为了让大渊扩充的脚步慢下来。

只是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君傲之五人个个骁勇善战,度厄天骄在他们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再加上,自从反渊联盟被灭之后,这些小国早就被吓破了胆,多数还没等大渊的兵攻来,便主动投降。

六月底,便赶到楚国,与瑶池弟子会合,与魏国隔岸相望。

六月初六,千秋也扫除了度厄圣地路上布置的一切路障,一路北下,与君傲之他们一左一右,将魏国包夹其中。

度厄之人不敢大意,兵分两路去拦。

次日,大楚有消息传出,大楚皇帝自愿向大渊称臣,自此之后,再无楚国,只有大渊!

至此,大渊已先大陈一步,占据了东洲半壁江山!

最重要的是,这不单单是凡俗界的半壁江山。

在扶龙庭的过程中,和太上唱反调的势力也悉数被灭。

所留下来的,要么是道盟中人,要么是不敢反抗的。

可以说,东洲的半个修真界,尽归太上!

这让不少人都咂摸出味来,暗道谷梁渊野心不小。

六月初九,千秋和君傲之同时出动。

千秋率九千六阶妖兽,一路横推,连拔十三城。

君傲之五人领兵,横渡大江,连推九城。

其他人能看出谷梁渊的目的,墨帝当然也能看出来。

他有意使出大乘境傀儡直接横推,却被齐太师的一番话拦下:

“不谋千秋者,不足以谋一世,不谋一世者,不足以谋一时!”

“陛下此时若祭出如此重宝,免不得让谷梁渊起防范之心。”

“就是扶龙庭之争赢了,陛下也不能因此覆灭太上。”

“依老臣之见,应该命车大人按兵不动,在关键时刻再给太上众弟子致命一击。”

“务必要诱敌深入,乘其不备,将太上瑶池,乃至道盟弟子全歼!”

“只要优秀弟子都死了,那么太上瑶池两教便如无根之萍,随着老一辈强者寿终正寝,太上教后继无力……”

“说句陛下不爱听的话,哪怕陛下谋取东洲不成,只要太上衰败,陛下的子嗣,依然有机会。”

墨帝听完,觉得有理。

于是命车宏洲(孙暗箭)不要轻易出手。

并派兵五十万,布三阶大阵,镇守大魏镇北关。

核心目的,就是想以此将大渊的所有弟子都吸引到关外,来个一网打尽!

而墨帝却不知道,真正的车宏洲早就已经死了,死在了杨一甲的搜魂术下。

……

镇北关外,五百万大军结成战阵。

大渊旗帜迎风招展!

千秋跨坐龙驹之上,手持宝剑,遥望镇北关。

君傲之、宋仙儿、墨尘、灾惜月、东方恒、姜无病、岳婉、女金刚等一众亲传站在千秋身后。

其中,也包括吕轻眉的亲传弟子,金钟儿。

这金钟儿,便是和宋仙儿她们一起入门,曾质问谷梁渊的那名弟子。

苦心修行良久,多次被千秋坏了道心。

如今看着这一幕,她感觉自己的道心再次受损。

上次万宗会一战之后,她认识到了自己和千秋的差距。

于是进入禁地苦修。

前些时日成功结丹,她这才出关。

出关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千秋的现状,得知在扶龙庭之后,她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主战场。

她本以为,这一次她和千秋就是有所差距,应该也不是很大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经过她的不懈努力,她和千秋的差距,反而越来越大了。

而且看着谷梁渊收的这些徒弟,确实个个都比她强。

可这一次,她并没有想象中的失落。

反而是释然了。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比人与狗还大。

超越不了,或许才是常态……

亲传弟子之后,御兽峰弟子领着六千黑虎军,九万裂地军、三千黑鹰军。

此地,已聚集了大渊三分之二的兵力!

丹峰弟子领着百万大军驾着战舰,无败峰弟子穿插在凡人大军之中,组成战阵,布置有序。

君傲之看了看镇北关,抱怨了一句:“又是大阵。”

言罢,又扭头看向千秋:“大师姐,现在要硬攻吗?”

千秋自然知道,君傲之口中的硬攻,就是祭出大乘傀儡。

千秋没有回话,而是看向一旁的姜无病:

“八师弟,你怎么看?”

姜无病早有腹稿,张嘴就来:

“此阵必须破,但不能破这么痛快。”

千秋随手布置了个隔音阵:

“此话怎讲?”

姜无病微微一笑:“我们虽有破敌手段,但一旦祭出,对方定然心生警惕,下一次再用,可能就不这么灵了。”

“以我之见,我们能和度厄拼个两败俱伤最好。”

“墨帝得见胜利之机,必定派兵支援。”

“届时再使雷霆手段,可将其一网打尽。”

“如此,此关一破,古墨便如冢中枯骨,任凭拿捏。”

只能说,不愧是聪明人,齐太师和姜无病想到一起去了。

只是谷梁渊早就在墨帝身边安排了卧底,而大渊这边,谷梁渊一眼就能看透任何人的忠诚值,断不可能有卧底。

虽然想法相同,但姜无病对齐太师,有着信息差的打击!

千秋还没回话,君傲之便学着谷梁渊的模样,上前拍了拍姜无病的肩膀:

“老八啊,要说损,我谁都不服,就服你。”

“你不是要灭什么姜家吗,交给哥哥,哥哥回头一封信,就能叫姜家鸡犬不留。”

姜无病笑了笑:“四师兄有心了,大丈夫之仇何须他人,我自己能解决。”

君傲之摊了摊手,没再相劝。

千秋当即拍板:“就依八师弟之计行事!”

……

镇北关之上,度厄圣主看着大渊的五百万大军,眉头紧皱:

“大人,你确定这七曜大阵能拦住他们?”

“当初大吕的河图大阵可是没能立功啊。”

度厄圣主是在跟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在说话。

这青年乃是墨帝派来的特派使,所以度厄圣主口尊大人。

特派使闻言,轻抚胡须:

“河图大阵自然有用,你没见谷梁渊的几个徒弟进去差点出不来吗?”

“河图大阵之所以会破,是因为谷梁渊出手了。”

“这一次,只要谷梁渊不出手,他们绝无破关的可能!”

“这七曜大阵,虽然和那河图大阵同为三阶,却是三阶大阵之中的极品。”

“以七七四十九万结丹布阵,借七曜星斗之力,以阴阳奇石为阵眼,可化作星神虚影!”

“与河图大阵不同的是,河图主守,七曜主杀!”

“这星神虚影,可战合体巅峰!”

“就是弱点的大乘,也不见得能闯过。”

见度厄圣主面上愁容不减,特派使又道:

“圣主不必担心,就算真拦不住对方,车大人也会替你兜底的。”

对于这特派使说的车大人,度厄圣主自然不陌生。

度厄之所以会投靠墨帝,正是这车宏洲一手促成的。

说起来,也许久没见这车大人了。

特派使的话还在继续:

“陛下已经告知于我,已经将一批傀儡交到车大人的手中……”

傀儡!

听到这两个字,度厄圣主顿时眼前一亮。

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有大人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二人正谈笑之际,大渊的五百万大军动了。

只见宋仙儿腾空而起,悬浮在五百万大军正中间。

手中两杆阵旗,左右挥舞。

玄都峰三千弟子,领着众将,随旗而动。

不多时,五百万大军便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列成了一方大阵。

宋仙儿清冷的声音传出:

“七曜者,古星辰也!”

“然群星拜紫微,紫微者,星之帝王!”

“今日,吾便以紫微破七曜!”

“众星之主,万象之宗!”

随着宋仙儿最后的一声大喝,五百万大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

此巨人,一身紫袍,法相庄严。

紫袍之上,星云涌动,宛若自成天地!

头戴冕冠,目秀无髯!

仔细看去,竟和千秋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不错,虽是宋仙儿布阵,主阵者,却是千秋!

原因无他,是因为此阵需要帝王命格之人主阵,才能布成。

若是强行主阵,一般人受不得紫微星神的帝王之气,折损福禄寿命。

这星神一出现,天上紫微星竟然在青天白日光芒大作,与大日争辉!

道道紫气垂落,使整个镇北关,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好胆!”

镇北关内一声大喝,也出现了一个巨人虚影。

七曜者:木火土金水日月,此七星也!

这星神,比之紫微星神也只矮半头。

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胸前五个光团旋转不止,宛若天上五星,五行交替。

双目炯炯,闪烁日月之光!

镇北关有雄兵五十万。

在场的大渊两教弟子,加上道盟众人,和一路收下的投降势力,也能凑出二十余万结丹。

而且宋仙儿布阵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得多,不单单引结丹入阵。

更是连八万七阶妖兽,九千六阶妖兽,也纳入阵中。

九千六阶妖兽,这可是堪比九千元婴!

这些妖兽的入阵,便使得紫微大阵的威力,比七曜大阵的威力要强横三分!

更何况,还有人族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加持!

一个人的气血之力可能渺小,但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所发挥出的能量绝对不小。

种种原因的加持之下,导致大渊的紫微星神,比之对方的七曜星神在气势上明显要强上不少。

见七曜星神出现,紫微星神缓缓开口。

声音浩大空灵,却是千秋的声音:

“朕,大渊女帝,今日对战外敌,天下子民,速速助朕一臂之力!”

千秋此言一出,大渊百姓,下到贩夫走卒,上到王侯将相,尽是心生所感,齐齐高举左手。

举手的那一瞬间,百姓只感觉体内灵气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扶龙庭时收复的各国,没来得及修行凡人法的普通百姓,则是感觉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似乎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被抽走了大半。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可百万、千万、数十亿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则极为庞大!

无尽灵气卷着气血之力,化作灵气风暴,疯狂往紫微星神方向涌去。

只是这股力量紫微星神刚吸收一半,便隐隐有崩坏之意,吓得千秋连忙停止了吸收。

千秋所用之法,正是谷梁渊传给她的帝经之中的法门。

千秋知道,之所以紫微星辰有崩坏的意思,是因为根基太浅,不足以支撑他发挥出过高的战力,合体大圆满已经是三阶大阵所能承载的极限。

千秋忍着心痛,挥散了多余的法力之后,忽然抬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帝剑,来!”

此话一落,大渊境内的大地微微颤抖。

紧接着,地脉之力上浮,凝成一个剑形虚影。

此剑,以楚赵二国为柄!

孙齐二国为鄂!

北孔、苏、潘、闻人、鲁、元、齐七国为剑身!

剑峡关为剑尖!

山川为剑脊,大河作剑面!

正在此时,一缕紫微星气灌入其中,使此剑更添威仪!

此为帝剑!

帝剑成形,缓缓悬空。

千秋伸手一探,便被她握于手中!

正面看,剑上有日月星辰,闪烁光芒。

反面瞧,背面有山川河流,气势恢宏!

帝剑入手,千秋周身气势一变,煌煌帝王之气弥漫开来,万类臣服!

双方还未开战,仅仅是感受着这帝剑的威压,镇北关弟子在气势上,便弱了三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一剑,名曰君臣!”

千秋说话间,动作未停。

帝王剑气疯狂涌动,灌入帝剑之中!

天子剑周身金光大作,剑刃破空对着七曜星神,当头削去!

感受着劈来的这一剑,镇北关主阵弟子心神一阵恍惚,忽地生出一种臣服之意。

关键时刻,胸前五星闪烁,使他的灵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反应过来时,帝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之下,他双手握枪,置于胸前,企图以此来挡住千秋的这一击。

当!

刚做完这一切,帝剑便横削而来!

帝剑与长枪都是虚影。

二者相撞,却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这星神虚影,可战合体巅峰!”

“就是弱点的大乘,也不见得能闯过。”

见度厄圣主面上愁容不减,特派使又道:

“圣主不必担心,就算真拦不住对方,车大人也会替你兜底的。”

对于这特派使说的车大人,度厄圣主自然不陌生。

度厄之所以会投靠墨帝,正是这车宏洲一手促成的。

说起来,也许久没见这车大人了。

特派使的话还在继续:

“陛下已经告知于我,已经将一批傀儡交到车大人的手中……”

傀儡!

听到这两个字,度厄圣主顿时眼前一亮。

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有大人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二人正谈笑之际,大渊的五百万大军动了。

只见宋仙儿腾空而起,悬浮在五百万大军正中间。

手中两杆阵旗,左右挥舞。

玄都峰三千弟子,领着众将,随旗而动。

不多时,五百万大军便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列成了一方大阵。

宋仙儿清冷的声音传出:

“七曜者,古星辰也!”

“然群星拜紫微,紫微者,星之帝王!”

“今日,吾便以紫微破七曜!”

“众星之主,万象之宗!”

随着宋仙儿最后的一声大喝,五百万大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

此巨人,一身紫袍,法相庄严。

紫袍之上,星云涌动,宛若自成天地!

头戴冕冠,目秀无髯!

仔细看去,竟和千秋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不错,虽是宋仙儿布阵,主阵者,却是千秋!

原因无他,是因为此阵需要帝王命格之人主阵,才能布成。

若是强行主阵,一般人受不得紫微星神的帝王之气,折损福禄寿命。

这星神一出现,天上紫微星竟然在青天白日光芒大作,与大日争辉!

道道紫气垂落,使整个镇北关,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好胆!”

镇北关内一声大喝,也出现了一个巨人虚影。

七曜者:木火土金水日月,此七星也!

这星神,比之紫微星神也只矮半头。

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胸前五个光团旋转不止,宛若天上五星,五行交替。

双目炯炯,闪烁日月之光!

镇北关有雄兵五十万。

在场的大渊两教弟子,加上道盟众人,和一路收下的投降势力,也能凑出二十余万结丹。

而且宋仙儿布阵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得多,不单单引结丹入阵。

更是连八万七阶妖兽,九千六阶妖兽,也纳入阵中。

九千六阶妖兽,这可是堪比九千元婴!

这些妖兽的入阵,便使得紫微大阵的威力,比七曜大阵的威力要强横三分!

更何况,还有人族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加持!

一个人的气血之力可能渺小,但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所发挥出的能量绝对不小。

种种原因的加持之下,导致大渊的紫微星神,比之对方的七曜星神在气势上明显要强上不少。

见七曜星神出现,紫微星神缓缓开口。

声音浩大空灵,却是千秋的声音:

“朕,大渊女帝,今日对战外敌,天下子民,速速助朕一臂之力!”

千秋此言一出,大渊百姓,下到贩夫走卒,上到王侯将相,尽是心生所感,齐齐高举左手。

举手的那一瞬间,百姓只感觉体内灵气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扶龙庭时收复的各国,没来得及修行凡人法的普通百姓,则是感觉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似乎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被抽走了大半。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可百万、千万、数十亿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则极为庞大!

无尽灵气卷着气血之力,化作灵气风暴,疯狂往紫微星神方向涌去。

只是这股力量紫微星神刚吸收一半,便隐隐有崩坏之意,吓得千秋连忙停止了吸收。

千秋所用之法,正是谷梁渊传给她的帝经之中的法门。

千秋知道,之所以紫微星辰有崩坏的意思,是因为根基太浅,不足以支撑他发挥出过高的战力,合体大圆满已经是三阶大阵所能承载的极限。

千秋忍着心痛,挥散了多余的法力之后,忽然抬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帝剑,来!”

此话一落,大渊境内的大地微微颤抖。

紧接着,地脉之力上浮,凝成一个剑形虚影。

此剑,以楚赵二国为柄!

孙齐二国为鄂!

北孔、苏、潘、闻人、鲁、元、齐七国为剑身!

剑峡关为剑尖!

山川为剑脊,大河作剑面!

正在此时,一缕紫微星气灌入其中,使此剑更添威仪!

此为帝剑!

帝剑成形,缓缓悬空。

千秋伸手一探,便被她握于手中!

正面看,剑上有日月星辰,闪烁光芒。

反面瞧,背面有山川河流,气势恢宏!

帝剑入手,千秋周身气势一变,煌煌帝王之气弥漫开来,万类臣服!

双方还未开战,仅仅是感受着这帝剑的威压,镇北关弟子在气势上,便弱了三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一剑,名曰君臣!”

千秋说话间,动作未停。

帝王剑气疯狂涌动,灌入帝剑之中!

天子剑周身金光大作,剑刃破空对着七曜星神,当头削去!

感受着劈来的这一剑,镇北关主阵弟子心神一阵恍惚,忽地生出一种臣服之意。

关键时刻,胸前五星闪烁,使他的灵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反应过来时,帝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之下,他双手握枪,置于胸前,企图以此来挡住千秋的这一击。

当!

刚做完这一切,帝剑便横削而来!

帝剑与长枪都是虚影。

二者相撞,却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这星神虚影,可战合体巅峰!”

“就是弱点的大乘,也不见得能闯过。”

见度厄圣主面上愁容不减,特派使又道:

“圣主不必担心,就算真拦不住对方,车大人也会替你兜底的。”

对于这特派使说的车大人,度厄圣主自然不陌生。

度厄之所以会投靠墨帝,正是这车宏洲一手促成的。

说起来,也许久没见这车大人了。

特派使的话还在继续:

“陛下已经告知于我,已经将一批傀儡交到车大人的手中……”

傀儡!

听到这两个字,度厄圣主顿时眼前一亮。

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有大人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二人正谈笑之际,大渊的五百万大军动了。

只见宋仙儿腾空而起,悬浮在五百万大军正中间。

手中两杆阵旗,左右挥舞。

玄都峰三千弟子,领着众将,随旗而动。

不多时,五百万大军便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列成了一方大阵。

宋仙儿清冷的声音传出:

“七曜者,古星辰也!”

“然群星拜紫微,紫微者,星之帝王!”

“今日,吾便以紫微破七曜!”

“众星之主,万象之宗!”

随着宋仙儿最后的一声大喝,五百万大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

此巨人,一身紫袍,法相庄严。

紫袍之上,星云涌动,宛若自成天地!

头戴冕冠,目秀无髯!

仔细看去,竟和千秋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不错,虽是宋仙儿布阵,主阵者,却是千秋!

原因无他,是因为此阵需要帝王命格之人主阵,才能布成。

若是强行主阵,一般人受不得紫微星神的帝王之气,折损福禄寿命。

这星神一出现,天上紫微星竟然在青天白日光芒大作,与大日争辉!

道道紫气垂落,使整个镇北关,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好胆!”

镇北关内一声大喝,也出现了一个巨人虚影。

七曜者:木火土金水日月,此七星也!

这星神,比之紫微星神也只矮半头。

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胸前五个光团旋转不止,宛若天上五星,五行交替。

双目炯炯,闪烁日月之光!

镇北关有雄兵五十万。

在场的大渊两教弟子,加上道盟众人,和一路收下的投降势力,也能凑出二十余万结丹。

而且宋仙儿布阵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得多,不单单引结丹入阵。

更是连八万七阶妖兽,九千六阶妖兽,也纳入阵中。

九千六阶妖兽,这可是堪比九千元婴!

这些妖兽的入阵,便使得紫微大阵的威力,比七曜大阵的威力要强横三分!

更何况,还有人族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加持!

一个人的气血之力可能渺小,但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所发挥出的能量绝对不小。

种种原因的加持之下,导致大渊的紫微星神,比之对方的七曜星神在气势上明显要强上不少。

见七曜星神出现,紫微星神缓缓开口。

声音浩大空灵,却是千秋的声音:

“朕,大渊女帝,今日对战外敌,天下子民,速速助朕一臂之力!”

千秋此言一出,大渊百姓,下到贩夫走卒,上到王侯将相,尽是心生所感,齐齐高举左手。

举手的那一瞬间,百姓只感觉体内灵气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扶龙庭时收复的各国,没来得及修行凡人法的普通百姓,则是感觉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似乎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被抽走了大半。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可百万、千万、数十亿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则极为庞大!

无尽灵气卷着气血之力,化作灵气风暴,疯狂往紫微星神方向涌去。

只是这股力量紫微星神刚吸收一半,便隐隐有崩坏之意,吓得千秋连忙停止了吸收。

千秋所用之法,正是谷梁渊传给她的帝经之中的法门。

千秋知道,之所以紫微星辰有崩坏的意思,是因为根基太浅,不足以支撑他发挥出过高的战力,合体大圆满已经是三阶大阵所能承载的极限。

千秋忍着心痛,挥散了多余的法力之后,忽然抬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帝剑,来!”

此话一落,大渊境内的大地微微颤抖。

紧接着,地脉之力上浮,凝成一个剑形虚影。

此剑,以楚赵二国为柄!

孙齐二国为鄂!

北孔、苏、潘、闻人、鲁、元、齐七国为剑身!

剑峡关为剑尖!

山川为剑脊,大河作剑面!

正在此时,一缕紫微星气灌入其中,使此剑更添威仪!

此为帝剑!

帝剑成形,缓缓悬空。

千秋伸手一探,便被她握于手中!

正面看,剑上有日月星辰,闪烁光芒。

反面瞧,背面有山川河流,气势恢宏!

帝剑入手,千秋周身气势一变,煌煌帝王之气弥漫开来,万类臣服!

双方还未开战,仅仅是感受着这帝剑的威压,镇北关弟子在气势上,便弱了三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一剑,名曰君臣!”

千秋说话间,动作未停。

帝王剑气疯狂涌动,灌入帝剑之中!

天子剑周身金光大作,剑刃破空对着七曜星神,当头削去!

感受着劈来的这一剑,镇北关主阵弟子心神一阵恍惚,忽地生出一种臣服之意。

关键时刻,胸前五星闪烁,使他的灵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反应过来时,帝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之下,他双手握枪,置于胸前,企图以此来挡住千秋的这一击。

当!

刚做完这一切,帝剑便横削而来!

帝剑与长枪都是虚影。

二者相撞,却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这星神虚影,可战合体巅峰!”

“就是弱点的大乘,也不见得能闯过。”

见度厄圣主面上愁容不减,特派使又道:

“圣主不必担心,就算真拦不住对方,车大人也会替你兜底的。”

对于这特派使说的车大人,度厄圣主自然不陌生。

度厄之所以会投靠墨帝,正是这车宏洲一手促成的。

说起来,也许久没见这车大人了。

特派使的话还在继续:

“陛下已经告知于我,已经将一批傀儡交到车大人的手中……”

傀儡!

听到这两个字,度厄圣主顿时眼前一亮。

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有大人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二人正谈笑之际,大渊的五百万大军动了。

只见宋仙儿腾空而起,悬浮在五百万大军正中间。

手中两杆阵旗,左右挥舞。

玄都峰三千弟子,领着众将,随旗而动。

不多时,五百万大军便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列成了一方大阵。

宋仙儿清冷的声音传出:

“七曜者,古星辰也!”

“然群星拜紫微,紫微者,星之帝王!”

“今日,吾便以紫微破七曜!”

“众星之主,万象之宗!”

随着宋仙儿最后的一声大喝,五百万大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

此巨人,一身紫袍,法相庄严。

紫袍之上,星云涌动,宛若自成天地!

头戴冕冠,目秀无髯!

仔细看去,竟和千秋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不错,虽是宋仙儿布阵,主阵者,却是千秋!

原因无他,是因为此阵需要帝王命格之人主阵,才能布成。

若是强行主阵,一般人受不得紫微星神的帝王之气,折损福禄寿命。

这星神一出现,天上紫微星竟然在青天白日光芒大作,与大日争辉!

道道紫气垂落,使整个镇北关,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好胆!”

镇北关内一声大喝,也出现了一个巨人虚影。

七曜者:木火土金水日月,此七星也!

这星神,比之紫微星神也只矮半头。

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胸前五个光团旋转不止,宛若天上五星,五行交替。

双目炯炯,闪烁日月之光!

镇北关有雄兵五十万。

在场的大渊两教弟子,加上道盟众人,和一路收下的投降势力,也能凑出二十余万结丹。

而且宋仙儿布阵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得多,不单单引结丹入阵。

更是连八万七阶妖兽,九千六阶妖兽,也纳入阵中。

九千六阶妖兽,这可是堪比九千元婴!

这些妖兽的入阵,便使得紫微大阵的威力,比七曜大阵的威力要强横三分!

更何况,还有人族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加持!

一个人的气血之力可能渺小,但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所发挥出的能量绝对不小。

种种原因的加持之下,导致大渊的紫微星神,比之对方的七曜星神在气势上明显要强上不少。

见七曜星神出现,紫微星神缓缓开口。

声音浩大空灵,却是千秋的声音:

“朕,大渊女帝,今日对战外敌,天下子民,速速助朕一臂之力!”

千秋此言一出,大渊百姓,下到贩夫走卒,上到王侯将相,尽是心生所感,齐齐高举左手。

举手的那一瞬间,百姓只感觉体内灵气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扶龙庭时收复的各国,没来得及修行凡人法的普通百姓,则是感觉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似乎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被抽走了大半。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可百万、千万、数十亿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则极为庞大!

无尽灵气卷着气血之力,化作灵气风暴,疯狂往紫微星神方向涌去。

只是这股力量紫微星神刚吸收一半,便隐隐有崩坏之意,吓得千秋连忙停止了吸收。

千秋所用之法,正是谷梁渊传给她的帝经之中的法门。

千秋知道,之所以紫微星辰有崩坏的意思,是因为根基太浅,不足以支撑他发挥出过高的战力,合体大圆满已经是三阶大阵所能承载的极限。

千秋忍着心痛,挥散了多余的法力之后,忽然抬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帝剑,来!”

此话一落,大渊境内的大地微微颤抖。

紧接着,地脉之力上浮,凝成一个剑形虚影。

此剑,以楚赵二国为柄!

孙齐二国为鄂!

北孔、苏、潘、闻人、鲁、元、齐七国为剑身!

剑峡关为剑尖!

山川为剑脊,大河作剑面!

正在此时,一缕紫微星气灌入其中,使此剑更添威仪!

此为帝剑!

帝剑成形,缓缓悬空。

千秋伸手一探,便被她握于手中!

正面看,剑上有日月星辰,闪烁光芒。

反面瞧,背面有山川河流,气势恢宏!

帝剑入手,千秋周身气势一变,煌煌帝王之气弥漫开来,万类臣服!

双方还未开战,仅仅是感受着这帝剑的威压,镇北关弟子在气势上,便弱了三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一剑,名曰君臣!”

千秋说话间,动作未停。

帝王剑气疯狂涌动,灌入帝剑之中!

天子剑周身金光大作,剑刃破空对着七曜星神,当头削去!

感受着劈来的这一剑,镇北关主阵弟子心神一阵恍惚,忽地生出一种臣服之意。

关键时刻,胸前五星闪烁,使他的灵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反应过来时,帝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之下,他双手握枪,置于胸前,企图以此来挡住千秋的这一击。

当!

刚做完这一切,帝剑便横削而来!

帝剑与长枪都是虚影。

二者相撞,却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这星神虚影,可战合体巅峰!”

“就是弱点的大乘,也不见得能闯过。”

见度厄圣主面上愁容不减,特派使又道:

“圣主不必担心,就算真拦不住对方,车大人也会替你兜底的。”

对于这特派使说的车大人,度厄圣主自然不陌生。

度厄之所以会投靠墨帝,正是这车宏洲一手促成的。

说起来,也许久没见这车大人了。

特派使的话还在继续:

“陛下已经告知于我,已经将一批傀儡交到车大人的手中……”

傀儡!

听到这两个字,度厄圣主顿时眼前一亮。

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有大人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二人正谈笑之际,大渊的五百万大军动了。

只见宋仙儿腾空而起,悬浮在五百万大军正中间。

手中两杆阵旗,左右挥舞。

玄都峰三千弟子,领着众将,随旗而动。

不多时,五百万大军便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列成了一方大阵。

宋仙儿清冷的声音传出:

“七曜者,古星辰也!”

“然群星拜紫微,紫微者,星之帝王!”

“今日,吾便以紫微破七曜!”

“众星之主,万象之宗!”

随着宋仙儿最后的一声大喝,五百万大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

此巨人,一身紫袍,法相庄严。

紫袍之上,星云涌动,宛若自成天地!

头戴冕冠,目秀无髯!

仔细看去,竟和千秋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不错,虽是宋仙儿布阵,主阵者,却是千秋!

原因无他,是因为此阵需要帝王命格之人主阵,才能布成。

若是强行主阵,一般人受不得紫微星神的帝王之气,折损福禄寿命。

这星神一出现,天上紫微星竟然在青天白日光芒大作,与大日争辉!

道道紫气垂落,使整个镇北关,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好胆!”

镇北关内一声大喝,也出现了一个巨人虚影。

七曜者:木火土金水日月,此七星也!

这星神,比之紫微星神也只矮半头。

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胸前五个光团旋转不止,宛若天上五星,五行交替。

双目炯炯,闪烁日月之光!

镇北关有雄兵五十万。

在场的大渊两教弟子,加上道盟众人,和一路收下的投降势力,也能凑出二十余万结丹。

而且宋仙儿布阵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得多,不单单引结丹入阵。

更是连八万七阶妖兽,九千六阶妖兽,也纳入阵中。

九千六阶妖兽,这可是堪比九千元婴!

这些妖兽的入阵,便使得紫微大阵的威力,比七曜大阵的威力要强横三分!

更何况,还有人族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加持!

一个人的气血之力可能渺小,但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所发挥出的能量绝对不小。

种种原因的加持之下,导致大渊的紫微星神,比之对方的七曜星神在气势上明显要强上不少。

见七曜星神出现,紫微星神缓缓开口。

声音浩大空灵,却是千秋的声音:

“朕,大渊女帝,今日对战外敌,天下子民,速速助朕一臂之力!”

千秋此言一出,大渊百姓,下到贩夫走卒,上到王侯将相,尽是心生所感,齐齐高举左手。

举手的那一瞬间,百姓只感觉体内灵气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扶龙庭时收复的各国,没来得及修行凡人法的普通百姓,则是感觉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似乎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被抽走了大半。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可百万、千万、数十亿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则极为庞大!

无尽灵气卷着气血之力,化作灵气风暴,疯狂往紫微星神方向涌去。

只是这股力量紫微星神刚吸收一半,便隐隐有崩坏之意,吓得千秋连忙停止了吸收。

千秋所用之法,正是谷梁渊传给她的帝经之中的法门。

千秋知道,之所以紫微星辰有崩坏的意思,是因为根基太浅,不足以支撑他发挥出过高的战力,合体大圆满已经是三阶大阵所能承载的极限。

千秋忍着心痛,挥散了多余的法力之后,忽然抬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帝剑,来!”

此话一落,大渊境内的大地微微颤抖。

紧接着,地脉之力上浮,凝成一个剑形虚影。

此剑,以楚赵二国为柄!

孙齐二国为鄂!

北孔、苏、潘、闻人、鲁、元、齐七国为剑身!

剑峡关为剑尖!

山川为剑脊,大河作剑面!

正在此时,一缕紫微星气灌入其中,使此剑更添威仪!

此为帝剑!

帝剑成形,缓缓悬空。

千秋伸手一探,便被她握于手中!

正面看,剑上有日月星辰,闪烁光芒。

反面瞧,背面有山川河流,气势恢宏!

帝剑入手,千秋周身气势一变,煌煌帝王之气弥漫开来,万类臣服!

双方还未开战,仅仅是感受着这帝剑的威压,镇北关弟子在气势上,便弱了三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一剑,名曰君臣!”

千秋说话间,动作未停。

帝王剑气疯狂涌动,灌入帝剑之中!

天子剑周身金光大作,剑刃破空对着七曜星神,当头削去!

感受着劈来的这一剑,镇北关主阵弟子心神一阵恍惚,忽地生出一种臣服之意。

关键时刻,胸前五星闪烁,使他的灵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反应过来时,帝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之下,他双手握枪,置于胸前,企图以此来挡住千秋的这一击。

当!

刚做完这一切,帝剑便横削而来!

帝剑与长枪都是虚影。

二者相撞,却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这星神虚影,可战合体巅峰!”

“就是弱点的大乘,也不见得能闯过。”

见度厄圣主面上愁容不减,特派使又道:

“圣主不必担心,就算真拦不住对方,车大人也会替你兜底的。”

对于这特派使说的车大人,度厄圣主自然不陌生。

度厄之所以会投靠墨帝,正是这车宏洲一手促成的。

说起来,也许久没见这车大人了。

特派使的话还在继续:

“陛下已经告知于我,已经将一批傀儡交到车大人的手中……”

傀儡!

听到这两个字,度厄圣主顿时眼前一亮。

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有大人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二人正谈笑之际,大渊的五百万大军动了。

只见宋仙儿腾空而起,悬浮在五百万大军正中间。

手中两杆阵旗,左右挥舞。

玄都峰三千弟子,领着众将,随旗而动。

不多时,五百万大军便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列成了一方大阵。

宋仙儿清冷的声音传出:

“七曜者,古星辰也!”

“然群星拜紫微,紫微者,星之帝王!”

“今日,吾便以紫微破七曜!”

“众星之主,万象之宗!”

随着宋仙儿最后的一声大喝,五百万大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

此巨人,一身紫袍,法相庄严。

紫袍之上,星云涌动,宛若自成天地!

头戴冕冠,目秀无髯!

仔细看去,竟和千秋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不错,虽是宋仙儿布阵,主阵者,却是千秋!

原因无他,是因为此阵需要帝王命格之人主阵,才能布成。

若是强行主阵,一般人受不得紫微星神的帝王之气,折损福禄寿命。

这星神一出现,天上紫微星竟然在青天白日光芒大作,与大日争辉!

道道紫气垂落,使整个镇北关,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好胆!”

镇北关内一声大喝,也出现了一个巨人虚影。

七曜者:木火土金水日月,此七星也!

这星神,比之紫微星神也只矮半头。

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胸前五个光团旋转不止,宛若天上五星,五行交替。

双目炯炯,闪烁日月之光!

镇北关有雄兵五十万。

在场的大渊两教弟子,加上道盟众人,和一路收下的投降势力,也能凑出二十余万结丹。

而且宋仙儿布阵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得多,不单单引结丹入阵。

更是连八万七阶妖兽,九千六阶妖兽,也纳入阵中。

九千六阶妖兽,这可是堪比九千元婴!

这些妖兽的入阵,便使得紫微大阵的威力,比七曜大阵的威力要强横三分!

更何况,还有人族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加持!

一个人的气血之力可能渺小,但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所发挥出的能量绝对不小。

种种原因的加持之下,导致大渊的紫微星神,比之对方的七曜星神在气势上明显要强上不少。

见七曜星神出现,紫微星神缓缓开口。

声音浩大空灵,却是千秋的声音:

“朕,大渊女帝,今日对战外敌,天下子民,速速助朕一臂之力!”

千秋此言一出,大渊百姓,下到贩夫走卒,上到王侯将相,尽是心生所感,齐齐高举左手。

举手的那一瞬间,百姓只感觉体内灵气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扶龙庭时收复的各国,没来得及修行凡人法的普通百姓,则是感觉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似乎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被抽走了大半。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可百万、千万、数十亿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则极为庞大!

无尽灵气卷着气血之力,化作灵气风暴,疯狂往紫微星神方向涌去。

只是这股力量紫微星神刚吸收一半,便隐隐有崩坏之意,吓得千秋连忙停止了吸收。

千秋所用之法,正是谷梁渊传给她的帝经之中的法门。

千秋知道,之所以紫微星辰有崩坏的意思,是因为根基太浅,不足以支撑他发挥出过高的战力,合体大圆满已经是三阶大阵所能承载的极限。

千秋忍着心痛,挥散了多余的法力之后,忽然抬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帝剑,来!”

此话一落,大渊境内的大地微微颤抖。

紧接着,地脉之力上浮,凝成一个剑形虚影。

此剑,以楚赵二国为柄!

孙齐二国为鄂!

北孔、苏、潘、闻人、鲁、元、齐七国为剑身!

剑峡关为剑尖!

山川为剑脊,大河作剑面!

正在此时,一缕紫微星气灌入其中,使此剑更添威仪!

此为帝剑!

帝剑成形,缓缓悬空。

千秋伸手一探,便被她握于手中!

正面看,剑上有日月星辰,闪烁光芒。

反面瞧,背面有山川河流,气势恢宏!

帝剑入手,千秋周身气势一变,煌煌帝王之气弥漫开来,万类臣服!

双方还未开战,仅仅是感受着这帝剑的威压,镇北关弟子在气势上,便弱了三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一剑,名曰君臣!”

千秋说话间,动作未停。

帝王剑气疯狂涌动,灌入帝剑之中!

天子剑周身金光大作,剑刃破空对着七曜星神,当头削去!

感受着劈来的这一剑,镇北关主阵弟子心神一阵恍惚,忽地生出一种臣服之意。

关键时刻,胸前五星闪烁,使他的灵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反应过来时,帝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之下,他双手握枪,置于胸前,企图以此来挡住千秋的这一击。

当!

刚做完这一切,帝剑便横削而来!

帝剑与长枪都是虚影。

二者相撞,却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这星神虚影,可战合体巅峰!”

“就是弱点的大乘,也不见得能闯过。”

见度厄圣主面上愁容不减,特派使又道:

“圣主不必担心,就算真拦不住对方,车大人也会替你兜底的。”

对于这特派使说的车大人,度厄圣主自然不陌生。

度厄之所以会投靠墨帝,正是这车宏洲一手促成的。

说起来,也许久没见这车大人了。

特派使的话还在继续:

“陛下已经告知于我,已经将一批傀儡交到车大人的手中……”

傀儡!

听到这两个字,度厄圣主顿时眼前一亮。

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有大人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二人正谈笑之际,大渊的五百万大军动了。

只见宋仙儿腾空而起,悬浮在五百万大军正中间。

手中两杆阵旗,左右挥舞。

玄都峰三千弟子,领着众将,随旗而动。

不多时,五百万大军便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列成了一方大阵。

宋仙儿清冷的声音传出:

“七曜者,古星辰也!”

“然群星拜紫微,紫微者,星之帝王!”

“今日,吾便以紫微破七曜!”

“众星之主,万象之宗!”

随着宋仙儿最后的一声大喝,五百万大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

此巨人,一身紫袍,法相庄严。

紫袍之上,星云涌动,宛若自成天地!

头戴冕冠,目秀无髯!

仔细看去,竟和千秋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不错,虽是宋仙儿布阵,主阵者,却是千秋!

原因无他,是因为此阵需要帝王命格之人主阵,才能布成。

若是强行主阵,一般人受不得紫微星神的帝王之气,折损福禄寿命。

这星神一出现,天上紫微星竟然在青天白日光芒大作,与大日争辉!

道道紫气垂落,使整个镇北关,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好胆!”

镇北关内一声大喝,也出现了一个巨人虚影。

七曜者:木火土金水日月,此七星也!

这星神,比之紫微星神也只矮半头。

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胸前五个光团旋转不止,宛若天上五星,五行交替。

双目炯炯,闪烁日月之光!

镇北关有雄兵五十万。

在场的大渊两教弟子,加上道盟众人,和一路收下的投降势力,也能凑出二十余万结丹。

而且宋仙儿布阵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得多,不单单引结丹入阵。

更是连八万七阶妖兽,九千六阶妖兽,也纳入阵中。

九千六阶妖兽,这可是堪比九千元婴!

这些妖兽的入阵,便使得紫微大阵的威力,比七曜大阵的威力要强横三分!

更何况,还有人族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加持!

一个人的气血之力可能渺小,但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所发挥出的能量绝对不小。

种种原因的加持之下,导致大渊的紫微星神,比之对方的七曜星神在气势上明显要强上不少。

见七曜星神出现,紫微星神缓缓开口。

声音浩大空灵,却是千秋的声音:

“朕,大渊女帝,今日对战外敌,天下子民,速速助朕一臂之力!”

千秋此言一出,大渊百姓,下到贩夫走卒,上到王侯将相,尽是心生所感,齐齐高举左手。

举手的那一瞬间,百姓只感觉体内灵气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扶龙庭时收复的各国,没来得及修行凡人法的普通百姓,则是感觉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似乎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被抽走了大半。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可百万、千万、数十亿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则极为庞大!

无尽灵气卷着气血之力,化作灵气风暴,疯狂往紫微星神方向涌去。

只是这股力量紫微星神刚吸收一半,便隐隐有崩坏之意,吓得千秋连忙停止了吸收。

千秋所用之法,正是谷梁渊传给她的帝经之中的法门。

千秋知道,之所以紫微星辰有崩坏的意思,是因为根基太浅,不足以支撑他发挥出过高的战力,合体大圆满已经是三阶大阵所能承载的极限。

千秋忍着心痛,挥散了多余的法力之后,忽然抬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帝剑,来!”

此话一落,大渊境内的大地微微颤抖。

紧接着,地脉之力上浮,凝成一个剑形虚影。

此剑,以楚赵二国为柄!

孙齐二国为鄂!

北孔、苏、潘、闻人、鲁、元、齐七国为剑身!

剑峡关为剑尖!

山川为剑脊,大河作剑面!

正在此时,一缕紫微星气灌入其中,使此剑更添威仪!

此为帝剑!

帝剑成形,缓缓悬空。

千秋伸手一探,便被她握于手中!

正面看,剑上有日月星辰,闪烁光芒。

反面瞧,背面有山川河流,气势恢宏!

帝剑入手,千秋周身气势一变,煌煌帝王之气弥漫开来,万类臣服!

双方还未开战,仅仅是感受着这帝剑的威压,镇北关弟子在气势上,便弱了三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一剑,名曰君臣!”

千秋说话间,动作未停。

帝王剑气疯狂涌动,灌入帝剑之中!

天子剑周身金光大作,剑刃破空对着七曜星神,当头削去!

感受着劈来的这一剑,镇北关主阵弟子心神一阵恍惚,忽地生出一种臣服之意。

关键时刻,胸前五星闪烁,使他的灵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反应过来时,帝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之下,他双手握枪,置于胸前,企图以此来挡住千秋的这一击。

当!

刚做完这一切,帝剑便横削而来!

帝剑与长枪都是虚影。

二者相撞,却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这星神虚影,可战合体巅峰!”

“就是弱点的大乘,也不见得能闯过。”

见度厄圣主面上愁容不减,特派使又道:

“圣主不必担心,就算真拦不住对方,车大人也会替你兜底的。”

对于这特派使说的车大人,度厄圣主自然不陌生。

度厄之所以会投靠墨帝,正是这车宏洲一手促成的。

说起来,也许久没见这车大人了。

特派使的话还在继续:

“陛下已经告知于我,已经将一批傀儡交到车大人的手中……”

傀儡!

听到这两个字,度厄圣主顿时眼前一亮。

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有大人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二人正谈笑之际,大渊的五百万大军动了。

只见宋仙儿腾空而起,悬浮在五百万大军正中间。

手中两杆阵旗,左右挥舞。

玄都峰三千弟子,领着众将,随旗而动。

不多时,五百万大军便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列成了一方大阵。

宋仙儿清冷的声音传出:

“七曜者,古星辰也!”

“然群星拜紫微,紫微者,星之帝王!”

“今日,吾便以紫微破七曜!”

“众星之主,万象之宗!”

随着宋仙儿最后的一声大喝,五百万大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

此巨人,一身紫袍,法相庄严。

紫袍之上,星云涌动,宛若自成天地!

头戴冕冠,目秀无髯!

仔细看去,竟和千秋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不错,虽是宋仙儿布阵,主阵者,却是千秋!

原因无他,是因为此阵需要帝王命格之人主阵,才能布成。

若是强行主阵,一般人受不得紫微星神的帝王之气,折损福禄寿命。

这星神一出现,天上紫微星竟然在青天白日光芒大作,与大日争辉!

道道紫气垂落,使整个镇北关,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好胆!”

镇北关内一声大喝,也出现了一个巨人虚影。

七曜者:木火土金水日月,此七星也!

这星神,比之紫微星神也只矮半头。

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胸前五个光团旋转不止,宛若天上五星,五行交替。

双目炯炯,闪烁日月之光!

镇北关有雄兵五十万。

在场的大渊两教弟子,加上道盟众人,和一路收下的投降势力,也能凑出二十余万结丹。

而且宋仙儿布阵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得多,不单单引结丹入阵。

更是连八万七阶妖兽,九千六阶妖兽,也纳入阵中。

九千六阶妖兽,这可是堪比九千元婴!

这些妖兽的入阵,便使得紫微大阵的威力,比七曜大阵的威力要强横三分!

更何况,还有人族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加持!

一个人的气血之力可能渺小,但五百万大军的气血之力,所发挥出的能量绝对不小。

种种原因的加持之下,导致大渊的紫微星神,比之对方的七曜星神在气势上明显要强上不少。

见七曜星神出现,紫微星神缓缓开口。

声音浩大空灵,却是千秋的声音:

“朕,大渊女帝,今日对战外敌,天下子民,速速助朕一臂之力!”

千秋此言一出,大渊百姓,下到贩夫走卒,上到王侯将相,尽是心生所感,齐齐高举左手。

举手的那一瞬间,百姓只感觉体内灵气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扶龙庭时收复的各国,没来得及修行凡人法的普通百姓,则是感觉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似乎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被抽走了大半。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可百万、千万、数十亿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则极为庞大!

无尽灵气卷着气血之力,化作灵气风暴,疯狂往紫微星神方向涌去。

只是这股力量紫微星神刚吸收一半,便隐隐有崩坏之意,吓得千秋连忙停止了吸收。

千秋所用之法,正是谷梁渊传给她的帝经之中的法门。

千秋知道,之所以紫微星辰有崩坏的意思,是因为根基太浅,不足以支撑他发挥出过高的战力,合体大圆满已经是三阶大阵所能承载的极限。

千秋忍着心痛,挥散了多余的法力之后,忽然抬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帝剑,来!”

此话一落,大渊境内的大地微微颤抖。

紧接着,地脉之力上浮,凝成一个剑形虚影。

此剑,以楚赵二国为柄!

孙齐二国为鄂!

北孔、苏、潘、闻人、鲁、元、齐七国为剑身!

剑峡关为剑尖!

山川为剑脊,大河作剑面!

正在此时,一缕紫微星气灌入其中,使此剑更添威仪!

此为帝剑!

帝剑成形,缓缓悬空。

千秋伸手一探,便被她握于手中!

正面看,剑上有日月星辰,闪烁光芒。

反面瞧,背面有山川河流,气势恢宏!

帝剑入手,千秋周身气势一变,煌煌帝王之气弥漫开来,万类臣服!

双方还未开战,仅仅是感受着这帝剑的威压,镇北关弟子在气势上,便弱了三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一剑,名曰君臣!”

千秋说话间,动作未停。

帝王剑气疯狂涌动,灌入帝剑之中!

天子剑周身金光大作,剑刃破空对着七曜星神,当头削去!

感受着劈来的这一剑,镇北关主阵弟子心神一阵恍惚,忽地生出一种臣服之意。

关键时刻,胸前五星闪烁,使他的灵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反应过来时,帝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

躲无可躲之下,他双手握枪,置于胸前,企图以此来挡住千秋的这一击。

当!

刚做完这一切,帝剑便横削而来!

帝剑与长枪都是虚影。

二者相撞,却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