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科幻空间 > 我?平平无奇手艺人罢了 > 第91章

主人在上面等我们?他知道我们要来?

女人似乎看出了众人心中所想,她浅浅一笑,脸上的笑容和之前的小柔极为相似。

郁蓝眨眨眼,凑到小柔身边,低声询问道:“你姐?”

小柔嘴角微动,露出和女人如出一辙的笑容,反问道:“你说呢?”

“……”郁蓝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

他的直觉告诉他,小柔的笑容远没有看上去那般无害。仿佛柔软的棉花枕头中夹着一根长而尖的银针,下一刻就要从他的太阳穴刺入大脑。

再问下去,小柔就要变成本体张口咬他了。

女人轻声道:“主人吩咐我在这里等候你们的到来,诸位客人请跟我来。”

女人转身走上楼梯,步履缓慢而又坚定,似乎料定了他们一定会跟上。

十一偏头看向日十,道:“要去吗?”前方明显是一个圈套,他们前期所有的准备工作,所有通宵熬出来的作战计划都成了铺垫,一个敌人计划的铺垫,一个引诱他们前往圈套内的铺垫。

这种努力了许久却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不爽。

啧。

但现下他们并没有选择的权利和余地。他们要救出叶梓,不只是为了叶梓,更是为了真相,为了那些因为污染区流离失所的人们能够不再颠沛流离,为了今后的希望与和平,他们不得不继续向前,即使知道那是个圈套,他们依旧得向前。

命运的齿轮缓缓转动,此刻十一突然理解了邹烨的那番关于命运的说辞。

所有人的命运轨迹终将汇聚成为一条银河驶向命定的结局。

这一刻,福至心灵,十一突然想到了几十年前的那则预言。

“老大,你还记得那个预言吗?星际的末日即将降临的那个。”

日十眼皮微颤。

他明白了十一的意思。

“别说了。”日十听到了自己颤抖的声音,“什么预言,什么命运,我通通都不信!我只相信人定胜天!”

十一皱起眉头,十分意外的看了日十一眼。

猜猜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止不住颤抖的日十中将。

这一刻十一明白,日十一定知道了什么!

十一:“邹烨的预言,他说了什么?”

日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抬脚跟在女人后面上了楼梯。

其他人跟着走了上去。

看着他的背影,十一给穆星发了个信息:速来。然后跟了上去。

白塔二层依旧是一排排摆放着机密文件的书架。

郁蓝瞥了一眼,问:“我们能看这些文件吗?”

女人头也不回道:“可以,但是你们必须先见到主人。”

郁蓝‘哦’了一声。

如果穆星在这儿的话就好了,他根本不用征求他人的意见,直接瞬移过去将所有感兴趣的机密统统装进手环里。

等这里的警卫发现并找到他时,他们早就将这些机密文件看完并放回原处了。

这就是速度快的好处啊。

通往白塔三层的楼梯尽头是一个白色的大门,女人推开大门后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大门外左侧,转身面对他们,微微躬身抬手,摆出‘请进’的姿势。

“主人在里面等你们。”

走进大门,是一个刺眼的纯白房间,一条由白色滑亮的石头组成的笔直通道直直通向房间尽头,通道两旁是一排一排的培养皿,培养皿的大小不一,有的高约8米,里面装有丑陋刺眼的合成异兽,有的只有不到一米,里面装着一个婴儿。大大小小的培养皿大咧咧的摆在房间里,里面陈列的实验品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合成实验的产物似的,每一只都有缝合的印记,没有全然的异兽,也没有全然的人类。

道路尽头是一个纯白的,由金子勾边的王座,王座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女人,王座旁边站着一个男人,有着一头卷曲的白发,每一缕头发都有着精美的弧度,一看就有精心打理过。

十位异兽自进入这座房间后就被王座上的女人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他们不由自主的向前,宛若被海中女妖的歌声勾了魂魄般直愣愣的向前走去。

小黑口中喃喃道:“神明大人!那是神明大人!”

小柔:“是神明大人!”

“是神!”

“是神明!”

“是我们的神!”

他们走到王座前,单膝跪地,右手捂住心脏,这是来之前他们商讨过的,最能表达对神明大人情感的动作。

在各自领地称霸一方、令所有人无比头痛的3s级污染区的王兽们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向神明俯首称臣,而他们的神明却一动不动,一直保持一个姿势,看上去向未开智的机器人般呆愣。

而这个女人长着和叶梓一模一样的脸。

她可能就是叶梓!

日十非常警惕的看向王座旁的男人,道:“你是马博士。”

男人缓缓开口,看向日十的目光是满意,却抬起下颌是一副不屑的模样,“猜的不错,我是马博士。不过也对,如果你到这儿都猜不到我是谁的话,你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毕竟……即使拥有强的异能,智商不过也是白搭。”

马博士的目光移向十一,“预测?不错的异能,但是比起预言还是差了些。”

日十:“叶梓在哪儿?!”

“叶梓?谁?”马博士看上去十分疑惑,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你是说零号试验品,你说她叫叶梓?不错的名字,是你起的吗?”

零号试验品?

十一敏锐的捕捉到这句话中透露的信息。

大部分的科学家对于自己作品的起名方式都会选择从1号开始。

叶梓为什么会是零号?她不是创神组织创造出来的神吗?

除非……

十一:“创神是你的组织,信徒也是你的组织,你故意给我们留下记录错误信息的记录仪,就是为了让我们认为创神和信徒是两个不同的组织,对吗?”

所以记录仪中没有创神组织者的姓名。因为姓名在星际中意味着编号,意味着他们能够通过星际庞大且详细的数据库中调取到那人的信息,从而确定这则消息的虚实。

马博士的目光中透露出一丝欣赏,道:“继续。”

十一:“驾驶飞船发现异星的是你,将异兽带回星际的人是你,创造出第一个神的是你,将神偷走的人是你,创造信徒的人是你,对外宣称神丢失的人也是你。但是我想不清楚你的目的是什么?你为什么会偷走神却又说是叛徒做的这一切?”

将脏水泼在别人身上对他有什么好处?独自占有神吗?可他现在身处白塔之中,一举一动都在军区的监视下,岂不是自相矛盾?

“啪啪。”马博士鼓掌,道:“能够想到这一层,你已经展现出超过异能应该有的实力了。你非常有潜力,要不要加入到我的我的组织?”

“?”

十一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拒绝。

用穆星的一句话来说:她倒要看看这个老登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马博士:“刚才的分析中,你只说错了一件事,我没有偷走零号,他的确是凭空消失的,关于这一点我没有撒谎的必要,0号确实是我最完美的作品,即便我尚未见证过她的苏醒,没有对她的实力进行精确的测量和认定,我仍然坚信这一点。如果神的定义是无所不能,那么我想,0号就是神。”

“或许是神的本能也有趋利避害的一面存在,她知晓了自己的命运,在我正准备将控制芯片放入她体内时,她消失了,就那么凭空消失了。我立刻派人去找,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将星际大大小小,有编号的、没有编号的、繁华的、甚至是垃圾星……我找遍了所有的星球,几乎将所有的星球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她的踪影,于是我想,星际中既然有异星的存在,肯定还有其他没有进入星际时代的未开化星球的存在,我找遍了宇宙,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了那几个原始星球中。于是,纯净星球计划开始了,这才有了你们——9号小队。你们应该感谢我,若不是我,你们也不会相遇,更不会建立如此深厚的情感,尽管是无用的。”说完,他抬手,手指轻轻滑过王座上的女人的脸旁,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

日十握紧拳头。

“在飞船进入到地星的瞬间我便锁定了她的方位,但是很模糊。只能是她真的是一件完美的作品,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也能隐藏自己的行踪,但是,知道一个大致的方位就够了,我当然有法子知道她是谁。于是,我的人悄悄改变了她所在地区的基因雨的浓度,这样的浓度只有她能承受,当然也只有她活了下来。”

十一:“你为什么不直接将她带走?而是让她继续参加接下来的试炼?”

马博士将食指放在嘴边,“嘘,听我说完,好孩子是不会在别人回忆过去的时候打岔的,你是一个好孩子,对吗?”

十一闭上嘴巴。

在男人情绪发生变化的时候,周围所有的培养皿都发生了剧烈的颤抖,仿佛在回应男人的情绪一般。

十一警惕的看向四周,思索能够在男人眼皮子底下动手的办法。

这些培养皿一定会成为他们最大的威胁!

马博士当然注意到了十一的眼神,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经过几十年的实验,我发现生物体的意志能够影响实验的结果,为了能够获得真正的零号,我只能忍耐,等待零号自愿回到我的身边,这可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啊……”

“地星的线索是我让一号留下的。一号是我在信徒时期的时候的产品,她虽然没有0号那么完美,但勉强也称得上是一件趁手的兵器,和你们不一样的是,一号是一个非常听话的乖孩子。我让她在地星留下线索,指引你们一步一步发现我设定好的真相,知道了真相,你们一定会来,你们这种天真的、热血的青年总会抱有天真的妄图拯救世界的梦想,我非常欣赏这种天真的热血,真的,但我不得不承认,它非常愚蠢,简直愚蠢至极。”

“下面再说说零号吧,虽然我一直在说它是我最完美的作品,但是在它离家出走的时候它还不是最完美的形态。我封印了它的力量,毕竟你们知道的,刚出生的孩子都是魔鬼,你必须将它们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再换上新羽毛,它才会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创造0号时我使用了9种完美异兽的基因,没错,是9种。我使用了一种非常特殊的办法将9只异兽的基因一分为二,分别设置了钥匙和锁,钥匙在我这里,而锁在她的体内。刚开始我只给她解开了两把锁,仅仅只开了两把锁,她就能在我面前消失,可想而知当她全部的力量觉醒后会有多么强大。红色石头是锁,一颗石头是一把锁,至于剩下的锁……我没有必要给你们说这么多。”

马博士摸了摸女人毛茸茸的脑袋,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其实有了0号之后,我已经不需要你们这些失败品了,但是孩子需要玩伴,如果我将你们全部杀死,0号会不开心的,对吗?对吗0号?”

“让我想想啊,我该拿你们这群不听话的坏孩子们怎么办呢?”

马博士想了想,打了个响指,两个身着白色长袍带着面具的人出现在他身前。

马博士:“将他们带进实验室。”

不听话的孩子总是会玩坏自己的项圈,但是这不怪他们,之前的项圈已经旧了,是时候该换新项圈了。

马博士:“哦,对,还有3个不听话的孩子正在外面玩耍,你们去把他们带回来,当然,还有0号的玩伴,也一并带回来,0号醒后看到自己的玩伴在身边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还不等几人反抗,下一瞬他们便失去了意识,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昏迷前,郁蓝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坏了,我成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