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玄幻 > 福星到萌娃不发飙你当我是病猫 > 第172章 别再活受罪了!

“娘,娘对不起你!”

又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张皇着一双手。

“你等等,你等等,娘有东西给你!”

她捧出一个木头匣子,直往赵基怀里塞。

“拿着,这些,都给你。”

“基儿,娘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你要相信娘!”

赵基此时也已经满脸是泪。

这就是自己的命!

身为皇长子曾经受尽宠爱,可终究摆脱不了卑贱的出身。

如今,十数年繁华梦碎,自己不过是罪人之子。

真是讽刺!

“王爷,该走了!”

门外的曹爽又低声提醒了一句。

赵基抬头眨了眨眼,把眼眶里的泪逼了回去。

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泪,抱起盒子就往外走。

“基儿——”

钱氏不舍地喊了一句。

赵基回头看着他娘。

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把一个小瓶子往钱氏手里一塞。

“娘,别再活受罪了!”

扔下这句话,赵基头也不回走了。

钱氏背过身摊开手掌。

看清手心里是一个小瓷瓶,她浑身如筛糠般抖了起来。

眼泪再次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整个人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死,她想过。

比起现在的屈辱,也许死对她来说反而是福报。

可皇上没让她死,她不敢死。

这样活着,才是皇上对她的惩罚。

然而现在,看着手心里的瓷瓶,钱丽淑心如刀绞。

当死亡以这种形式赤裸裸地来到她的面前,她反而犹豫了。

她想再最后看儿子一眼,哪怕是背影。

转过身,他已经走出了殿门。

初夏的风吹起他的袍角,一片浅蓝的颜色,倏忽消失在门口。

钱丽淑想起儿子刚出生的那天,襁褓也是浅蓝色的。

她终究不是个好母亲。

如果这是他要的,那自己就成全他。

钱丽淑的死讯是第二天天刚亮传到紫宸殿的。

来报信的小太监面如死灰,吓得站都站不稳了。

一见随喜,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喜公公,喜公公,奴才们日夜盯得紧,就是怕钱氏上吊、撞墙。”

“可怎么也没想到她藏了毒,奴才们发现的时候,钱氏七窍流血,身子都凉了。”

“喜公公,求求您救救奴才们。”

“奴才们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毒啊!”

那小太监头在地上磕得砰砰响。

皇上下旨不让死的人就这么死了,他们可不想跟着陪葬啊!

随喜眉心跳了跳,十分为难。

小太监肯定不敢撒谎,但钱氏确实是死了。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给她送了毒药。

“昨天可有什么人去过丽华宫?”

小太监支支吾吾半天方道:“恭,恭王殿下昨日来过。”

“奴,奴才们不敢拦着。”

随喜嘴角吸溜了一口气,踹了那小太监一脚。

“说这话就是放屁,难道恭王会害死自己的娘?”

吓得小太监不敢再说话了。

“跪着吧!”

“你们项子上的头能不能保得住,就看皇上圣裁。

不中用的奴才,连个人都看不住!”

随喜趁着伺候昭帝洗漱的功夫,说了钱氏的死讯。

昭帝一口青盐含在嘴里忘了喝水漱口。

半晌,才要了水漱了口。

“人是怎么死的?”

随喜小心翼翼道:“说是七窍流血,看着像是中毒死的。”

“中毒?”

“姜统领不是搜过宫了吗?丽华宫哪里来的毒?”

随喜捧着痰盂,接着昭帝的漱口水。

只管低着头,不敢说话。

“给朕查!”

“看看还有哪些人偷偷接近丽华宫。”

随喜嗫嚅了半天,捏着嗓子道:“来报的小太监说,说,恭王殿下昨儿去过丽华宫。”

“荒唐!”

昭帝盛怒之下打翻了痰盂。

吓得随喜赶紧拿起来一块大毛巾跪在地上擦洒在地上的水渍。

“这些狗奴才,自己看人看不住就信口雌黄。”

“传朕旨意,看管丽华宫的奴才不论男女,罚入辛者库!”

“若再敢胡说八道,朕就割了他们的舌头,摘了他们的脑袋!”

随喜跪着一一应下。

“至于钱氏,抬出去化了吧!”

昭帝顿了顿,随喜以为旨意完了,于是答应着就要去传旨。

刚一起身,昭帝又叫住了他。

“还有金珠那个贱婢,她主子都不在了,让她跟着一起去吧!”

“这些事你亲自盯着去办,去吧!”

随喜这才退身出殿。

看守丽华宫来报信的小太监还在原地跪着。

见随喜出来,苦着一张脸等着自己的生死。

“别苦着一张脸跪着了,起来吧!”

“喜公公,皇上怎么说?”

“怎么说?”

“皇上说要割了你们的舌头呢!”

那小太监吓得面如死灰,死死捂住自己的嘴。

那架势仿佛已经有人要来割他的舌头似的。

随喜斜睨了他一眼:“瞧你那个怂样!”

“皇上仁慈,放心吧,没人割你们的舌头,只是让你们都去信者库当差。”

那小太监一瞬间似乎从地狱走了一圈,这下子又回到了人间。

不可置信地看了看随喜,旋即一头碰地,结结实实磕了好几个响头。

“谢谢喜公公,谢谢喜公公!”

随喜朝那小太监作势踢了一脚:“兔崽子,谢我做什么?”

“你们能保住脖子上的脑袋应该谢的是皇上!”

“是,是,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小太监朝着紫宸殿的方向又磕了几个响头。

两人这才向丽华宫行去。

随喜到的时候,钱氏的尸体还没人敢动。

果然如那小太监所说,七窍流血。

随喜见钱氏右手握拳,拳头握得死紧。

他大着胆子掰开钱氏的手,拿走了她手心里的一个小瓷瓶,偷偷藏在袖子里。

昭帝所谓的“化了”,就是将人带到皇宫南边的一个火场烧了。

这个火场主要是用于给一些枉死或者寿终正寝的宫女太监化尸的地方。

很多太监卖断自身进宫,到老也就是一把灰。

死了也不能出宫。

有些宫女是自愿不出宫,老死宫中。

这些人若在宫中有些关系不错的朋友,化后还能有朋友收走一捧骨灰供奉。

最不济的也有个牌位,放在集体供奉的香堂。

随喜让一众小太监将钱氏和金珠裹了裹抬到火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