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虎 > 历史 > 佣兵1929 > 第1499章 好事成双

这段时间还有个好消息是,赵晓金和张晓平陪着王晓澜等武当同门回武当山时,终于说服了武当其他三派的掌门人。等他们师兄弟俩在武当山过完年回来时,却是带着王晓澜、何明奇等12个气生劲中期以上的精英弟子来到山西向周文报到。

这可喜坏了我们周大公子,提前接到消息的他赶紧带着老吴叔驱车从离石赶到太原,亲自到火车站迎接这些武当弟子的到来。

你想想,不说别的,单是王晓澜这个气劲境高手的加入就已经让周文喜不自胜了,何况还有何明奇这个不输于左明青的天才,更有其他10个气生劲中期的年轻弟子。可说是将武当派大半的精英弟子和高手全带来了。

只要这些新加入的武当弟子经过新兵训练和考核,就等于是为佣兵团增添了12个妥妥的兵王,一分队包括周文在内原有的59人就会增加到71人,让一分队本就强悍的实力和底蕴更加雄厚,完全可以傲视世界上任何一国的特种部队。

而且这些武当弟子只要经过周文般若之气的改造和辅助,将来进入气劲境的可能性都非常大。

嘿嘿,未来的佣兵团很有可能拥有二三十个气劲境兼战术高手,简直就是飞天遁地不在话下。

而且等到年底,一分队的所有队员都成型后,周文就要用后世特种兵战术小组的模式对一分队进行改组。以后的一分队将不再分为长枪组、突击组、机枪组和炮兵组,而是将各兵种进行混编,每个战术小队都拥有狙击手、精确射手、机枪手、迫击炮手及战场救护人员。

每个小队都将具备独自完成一个战术目标的能力。将来甚至可以在多个战场上分别投入数个战术小队进行作战。

但是人手增加也带来了一个幸福的苦恼,就是一分队将来可以编成七八个战术小队,但目前能够胜任小队指挥官的人选还不多,而且新加入的队员还需要进一步考察和实战演练。

但问题是,这两年可基本没有什么打仗的机会,去哪里找对手来锻炼队伍呢?

所谓好事成双,也证明周文的佛门气运真不是虚的。就是原东北军空军人才的招揽竟然非常顺利,甚至可以说是出乎周文的预料。

高小山在完成了对赵澄宇132师侦查连的初步培训后,只是用了不到1个月时间,就招揽到了原东北空军飞行员6人,地勤人员也有近二十人,而且几乎都是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老手。

其实周文还是低估了中央党部教导总队在全国的影响力,这些本就心怀报国之志的空军人才,一听说高小山的身份和来意,在得知佣教导总队有完善的安排家属亲人生活的制度和福利后,几乎都不假思索就答应下来。

而且他们虽然已经脱离了军队,但人在异乡却是异常抱团,所以大家都有联系方式,在互相串联通知和劝说下,高小山还找到了几个名单上遗漏的人才。其中就有一个叫做徐有贵的中年汉子,竟然是沈阳东塔机场专门负责机修和飞机维护的地勤副主管。

要知道,这个东塔机场在九一八事变前有素有民国第一军用机场之称。最多时曾经有三百多架各型军用飞机停放在这里,每天起飞架次和维护保养的数量都堪称民国第一。

而这个年近四十的徐有贵就是这个机场的少校地勤副主管。要知道民国时期的一些重要官职可不会是任人唯贤,比如负责整个机场的地勤可是一个重要岗位,那么担任主管的人对机场司令官来说,首先必须是根红苗正的自己人。

但这样的人业务能力不一定很强,所以就需要有专业能力强的副主管来辅佐他。这个徐有贵就是这样的专业人士。

这个徐有贵说来也不简单,在张少帅在建立东北空军初期就参加过由法国专家开办的地勤机修培训班,而且后来就一直在沈阳东塔军用机场服役到九一八爆发。

九一八时,他是跟着空军大部队一起连夜撤离的。

当然,他们只是人员撤离,三百多架飞机是一架也没开走,全便宜了小日本。

好在他们东北空军的装备还是很好的,撤退逃跑却都是乘坐汽车,比起那些可怜的步兵兄弟少受了很多罪。

等他跟着大部队好不容易跑到锦州后,还没等大伙儿好好喘上几口气,却又接到了从锦州撤退到关内的命令,整个东北军空军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空军飞行员都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有的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识之士,跑的有些狼狈,但是起码还保持着一些清醒,而对整体局势也有些判断。

之前守着几百架飞机被小鬼子打了措手不及,你还能说是情况特殊,意外来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大伙儿心里虽然觉得窝囊,但还抱着一丝希望。

东北大半都没了,大伙儿也退到了关外最后的重镇锦州,可谓是再退一步就是彻底将东北的父老乡亲抛弃了。你总不能一枪不放就真跑了吧?

而且空军好歹在北平机场还有少部分飞机,之前也派出飞机去侦查日军的动向。那些飞行员自然有各种办法互通消息,最后得知进攻东北的日军不过1万多人,而此时退到锦州的东北军各部加一起都有小十万人。

何况关内的北平和天津还有东北军一半以上的主力部队,完全有实力打退小鬼子的进攻甚至反攻夺回沈阳。

当时那些空军飞行员都纷纷向少帅请战,哪怕当步兵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战场,也好歹是尽了自己军人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等来等去却是等到了从锦州撤退的命令。

当夜,空军的很多飞行员以及跟他们相熟的技术人员就悄悄脱离了部队不知所踪。

而徐有贵当时则是想着偷偷溜回家去看看,没有及时走脱,第二天就发现空军驻扎地被步兵包围了起来,监管他们一起向关内撤退。

但这样的人业务能力不一定很强,所以就需要有专业能力强的副主管来辅佐他。这个徐有贵就是这样的专业人士。

这个徐有贵说来也不简单,在张少帅在建立东北空军初期就参加过由法国专家开办的地勤机修培训班,而且后来就一直在沈阳东塔军用机场服役到九一八爆发。

九一八时,他是跟着空军大部队一起连夜撤离的。

当然,他们只是人员撤离,三百多架飞机是一架也没开走,全便宜了小日本。

好在他们东北空军的装备还是很好的,撤退逃跑却都是乘坐汽车,比起那些可怜的步兵兄弟少受了很多罪。

等他跟着大部队好不容易跑到锦州后,还没等大伙儿好好喘上几口气,却又接到了从锦州撤退到关内的命令,整个东北军空军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空军飞行员都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有的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识之士,跑的有些狼狈,但是起码还保持着一些清醒,而对整体局势也有些判断。

之前守着几百架飞机被小鬼子打了措手不及,你还能说是情况特殊,意外来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大伙儿心里虽然觉得窝囊,但还抱着一丝希望。

东北大半都没了,大伙儿也退到了关外最后的重镇锦州,可谓是再退一步就是彻底将东北的父老乡亲抛弃了。你总不能一枪不放就真跑了吧?

而且空军好歹在北平机场还有少部分飞机,之前也派出飞机去侦查日军的动向。那些飞行员自然有各种办法互通消息,最后得知进攻东北的日军不过1万多人,而此时退到锦州的东北军各部加一起都有小十万人。

何况关内的北平和天津还有东北军一半以上的主力部队,完全有实力打退小鬼子的进攻甚至反攻夺回沈阳。

当时那些空军飞行员都纷纷向少帅请战,哪怕当步兵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战场,也好歹是尽了自己军人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等来等去却是等到了从锦州撤退的命令。

当夜,空军的很多飞行员以及跟他们相熟的技术人员就悄悄脱离了部队不知所踪。

而徐有贵当时则是想着偷偷溜回家去看看,没有及时走脱,第二天就发现空军驻扎地被步兵包围了起来,监管他们一起向关内撤退。

但这样的人业务能力不一定很强,所以就需要有专业能力强的副主管来辅佐他。这个徐有贵就是这样的专业人士。

这个徐有贵说来也不简单,在张少帅在建立东北空军初期就参加过由法国专家开办的地勤机修培训班,而且后来就一直在沈阳东塔军用机场服役到九一八爆发。

九一八时,他是跟着空军大部队一起连夜撤离的。

当然,他们只是人员撤离,三百多架飞机是一架也没开走,全便宜了小日本。

好在他们东北空军的装备还是很好的,撤退逃跑却都是乘坐汽车,比起那些可怜的步兵兄弟少受了很多罪。

等他跟着大部队好不容易跑到锦州后,还没等大伙儿好好喘上几口气,却又接到了从锦州撤退到关内的命令,整个东北军空军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空军飞行员都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有的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识之士,跑的有些狼狈,但是起码还保持着一些清醒,而对整体局势也有些判断。

之前守着几百架飞机被小鬼子打了措手不及,你还能说是情况特殊,意外来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大伙儿心里虽然觉得窝囊,但还抱着一丝希望。

东北大半都没了,大伙儿也退到了关外最后的重镇锦州,可谓是再退一步就是彻底将东北的父老乡亲抛弃了。你总不能一枪不放就真跑了吧?

而且空军好歹在北平机场还有少部分飞机,之前也派出飞机去侦查日军的动向。那些飞行员自然有各种办法互通消息,最后得知进攻东北的日军不过1万多人,而此时退到锦州的东北军各部加一起都有小十万人。

何况关内的北平和天津还有东北军一半以上的主力部队,完全有实力打退小鬼子的进攻甚至反攻夺回沈阳。

当时那些空军飞行员都纷纷向少帅请战,哪怕当步兵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战场,也好歹是尽了自己军人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等来等去却是等到了从锦州撤退的命令。

当夜,空军的很多飞行员以及跟他们相熟的技术人员就悄悄脱离了部队不知所踪。

而徐有贵当时则是想着偷偷溜回家去看看,没有及时走脱,第二天就发现空军驻扎地被步兵包围了起来,监管他们一起向关内撤退。

但这样的人业务能力不一定很强,所以就需要有专业能力强的副主管来辅佐他。这个徐有贵就是这样的专业人士。

这个徐有贵说来也不简单,在张少帅在建立东北空军初期就参加过由法国专家开办的地勤机修培训班,而且后来就一直在沈阳东塔军用机场服役到九一八爆发。

九一八时,他是跟着空军大部队一起连夜撤离的。

当然,他们只是人员撤离,三百多架飞机是一架也没开走,全便宜了小日本。

好在他们东北空军的装备还是很好的,撤退逃跑却都是乘坐汽车,比起那些可怜的步兵兄弟少受了很多罪。

等他跟着大部队好不容易跑到锦州后,还没等大伙儿好好喘上几口气,却又接到了从锦州撤退到关内的命令,整个东北军空军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空军飞行员都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有的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识之士,跑的有些狼狈,但是起码还保持着一些清醒,而对整体局势也有些判断。

之前守着几百架飞机被小鬼子打了措手不及,你还能说是情况特殊,意外来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大伙儿心里虽然觉得窝囊,但还抱着一丝希望。

东北大半都没了,大伙儿也退到了关外最后的重镇锦州,可谓是再退一步就是彻底将东北的父老乡亲抛弃了。你总不能一枪不放就真跑了吧?

而且空军好歹在北平机场还有少部分飞机,之前也派出飞机去侦查日军的动向。那些飞行员自然有各种办法互通消息,最后得知进攻东北的日军不过1万多人,而此时退到锦州的东北军各部加一起都有小十万人。

何况关内的北平和天津还有东北军一半以上的主力部队,完全有实力打退小鬼子的进攻甚至反攻夺回沈阳。

当时那些空军飞行员都纷纷向少帅请战,哪怕当步兵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战场,也好歹是尽了自己军人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等来等去却是等到了从锦州撤退的命令。

当夜,空军的很多飞行员以及跟他们相熟的技术人员就悄悄脱离了部队不知所踪。

而徐有贵当时则是想着偷偷溜回家去看看,没有及时走脱,第二天就发现空军驻扎地被步兵包围了起来,监管他们一起向关内撤退。

但这样的人业务能力不一定很强,所以就需要有专业能力强的副主管来辅佐他。这个徐有贵就是这样的专业人士。

这个徐有贵说来也不简单,在张少帅在建立东北空军初期就参加过由法国专家开办的地勤机修培训班,而且后来就一直在沈阳东塔军用机场服役到九一八爆发。

九一八时,他是跟着空军大部队一起连夜撤离的。

当然,他们只是人员撤离,三百多架飞机是一架也没开走,全便宜了小日本。

好在他们东北空军的装备还是很好的,撤退逃跑却都是乘坐汽车,比起那些可怜的步兵兄弟少受了很多罪。

等他跟着大部队好不容易跑到锦州后,还没等大伙儿好好喘上几口气,却又接到了从锦州撤退到关内的命令,整个东北军空军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空军飞行员都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有的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识之士,跑的有些狼狈,但是起码还保持着一些清醒,而对整体局势也有些判断。

之前守着几百架飞机被小鬼子打了措手不及,你还能说是情况特殊,意外来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大伙儿心里虽然觉得窝囊,但还抱着一丝希望。

东北大半都没了,大伙儿也退到了关外最后的重镇锦州,可谓是再退一步就是彻底将东北的父老乡亲抛弃了。你总不能一枪不放就真跑了吧?

而且空军好歹在北平机场还有少部分飞机,之前也派出飞机去侦查日军的动向。那些飞行员自然有各种办法互通消息,最后得知进攻东北的日军不过1万多人,而此时退到锦州的东北军各部加一起都有小十万人。

何况关内的北平和天津还有东北军一半以上的主力部队,完全有实力打退小鬼子的进攻甚至反攻夺回沈阳。

当时那些空军飞行员都纷纷向少帅请战,哪怕当步兵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战场,也好歹是尽了自己军人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等来等去却是等到了从锦州撤退的命令。

当夜,空军的很多飞行员以及跟他们相熟的技术人员就悄悄脱离了部队不知所踪。

而徐有贵当时则是想着偷偷溜回家去看看,没有及时走脱,第二天就发现空军驻扎地被步兵包围了起来,监管他们一起向关内撤退。

但这样的人业务能力不一定很强,所以就需要有专业能力强的副主管来辅佐他。这个徐有贵就是这样的专业人士。

这个徐有贵说来也不简单,在张少帅在建立东北空军初期就参加过由法国专家开办的地勤机修培训班,而且后来就一直在沈阳东塔军用机场服役到九一八爆发。

九一八时,他是跟着空军大部队一起连夜撤离的。

当然,他们只是人员撤离,三百多架飞机是一架也没开走,全便宜了小日本。

好在他们东北空军的装备还是很好的,撤退逃跑却都是乘坐汽车,比起那些可怜的步兵兄弟少受了很多罪。

等他跟着大部队好不容易跑到锦州后,还没等大伙儿好好喘上几口气,却又接到了从锦州撤退到关内的命令,整个东北军空军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空军飞行员都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有的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识之士,跑的有些狼狈,但是起码还保持着一些清醒,而对整体局势也有些判断。

之前守着几百架飞机被小鬼子打了措手不及,你还能说是情况特殊,意外来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大伙儿心里虽然觉得窝囊,但还抱着一丝希望。

东北大半都没了,大伙儿也退到了关外最后的重镇锦州,可谓是再退一步就是彻底将东北的父老乡亲抛弃了。你总不能一枪不放就真跑了吧?

而且空军好歹在北平机场还有少部分飞机,之前也派出飞机去侦查日军的动向。那些飞行员自然有各种办法互通消息,最后得知进攻东北的日军不过1万多人,而此时退到锦州的东北军各部加一起都有小十万人。

何况关内的北平和天津还有东北军一半以上的主力部队,完全有实力打退小鬼子的进攻甚至反攻夺回沈阳。

当时那些空军飞行员都纷纷向少帅请战,哪怕当步兵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战场,也好歹是尽了自己军人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等来等去却是等到了从锦州撤退的命令。

当夜,空军的很多飞行员以及跟他们相熟的技术人员就悄悄脱离了部队不知所踪。

而徐有贵当时则是想着偷偷溜回家去看看,没有及时走脱,第二天就发现空军驻扎地被步兵包围了起来,监管他们一起向关内撤退。

但这样的人业务能力不一定很强,所以就需要有专业能力强的副主管来辅佐他。这个徐有贵就是这样的专业人士。

这个徐有贵说来也不简单,在张少帅在建立东北空军初期就参加过由法国专家开办的地勤机修培训班,而且后来就一直在沈阳东塔军用机场服役到九一八爆发。

九一八时,他是跟着空军大部队一起连夜撤离的。

当然,他们只是人员撤离,三百多架飞机是一架也没开走,全便宜了小日本。

好在他们东北空军的装备还是很好的,撤退逃跑却都是乘坐汽车,比起那些可怜的步兵兄弟少受了很多罪。

等他跟着大部队好不容易跑到锦州后,还没等大伙儿好好喘上几口气,却又接到了从锦州撤退到关内的命令,整个东北军空军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空军飞行员都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有的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识之士,跑的有些狼狈,但是起码还保持着一些清醒,而对整体局势也有些判断。

之前守着几百架飞机被小鬼子打了措手不及,你还能说是情况特殊,意外来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大伙儿心里虽然觉得窝囊,但还抱着一丝希望。

东北大半都没了,大伙儿也退到了关外最后的重镇锦州,可谓是再退一步就是彻底将东北的父老乡亲抛弃了。你总不能一枪不放就真跑了吧?

而且空军好歹在北平机场还有少部分飞机,之前也派出飞机去侦查日军的动向。那些飞行员自然有各种办法互通消息,最后得知进攻东北的日军不过1万多人,而此时退到锦州的东北军各部加一起都有小十万人。

何况关内的北平和天津还有东北军一半以上的主力部队,完全有实力打退小鬼子的进攻甚至反攻夺回沈阳。

当时那些空军飞行员都纷纷向少帅请战,哪怕当步兵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战场,也好歹是尽了自己军人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等来等去却是等到了从锦州撤退的命令。

当夜,空军的很多飞行员以及跟他们相熟的技术人员就悄悄脱离了部队不知所踪。

而徐有贵当时则是想着偷偷溜回家去看看,没有及时走脱,第二天就发现空军驻扎地被步兵包围了起来,监管他们一起向关内撤退。

但这样的人业务能力不一定很强,所以就需要有专业能力强的副主管来辅佐他。这个徐有贵就是这样的专业人士。

这个徐有贵说来也不简单,在张少帅在建立东北空军初期就参加过由法国专家开办的地勤机修培训班,而且后来就一直在沈阳东塔军用机场服役到九一八爆发。

九一八时,他是跟着空军大部队一起连夜撤离的。

当然,他们只是人员撤离,三百多架飞机是一架也没开走,全便宜了小日本。

好在他们东北空军的装备还是很好的,撤退逃跑却都是乘坐汽车,比起那些可怜的步兵兄弟少受了很多罪。

等他跟着大部队好不容易跑到锦州后,还没等大伙儿好好喘上几口气,却又接到了从锦州撤退到关内的命令,整个东北军空军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空军飞行员都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有的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识之士,跑的有些狼狈,但是起码还保持着一些清醒,而对整体局势也有些判断。

之前守着几百架飞机被小鬼子打了措手不及,你还能说是情况特殊,意外来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大伙儿心里虽然觉得窝囊,但还抱着一丝希望。

东北大半都没了,大伙儿也退到了关外最后的重镇锦州,可谓是再退一步就是彻底将东北的父老乡亲抛弃了。你总不能一枪不放就真跑了吧?

而且空军好歹在北平机场还有少部分飞机,之前也派出飞机去侦查日军的动向。那些飞行员自然有各种办法互通消息,最后得知进攻东北的日军不过1万多人,而此时退到锦州的东北军各部加一起都有小十万人。

何况关内的北平和天津还有东北军一半以上的主力部队,完全有实力打退小鬼子的进攻甚至反攻夺回沈阳。

当时那些空军飞行员都纷纷向少帅请战,哪怕当步兵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战场,也好歹是尽了自己军人的责任和义务。

但是,等来等去却是等到了从锦州撤退的命令。

当夜,空军的很多飞行员以及跟他们相熟的技术人员就悄悄脱离了部队不知所踪。

而徐有贵当时则是想着偷偷溜回家去看看,没有及时走脱,第二天就发现空军驻扎地被步兵包围了起来,监管他们一起向关内撤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